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80章 她的火种?

    原来,就在烈旭阳卖弄自己的火种时,叶凌月身旁的龙四玄也凝聚除了自己的本命精神火种。

    龙四玄的掌心,多了一簇青中带红的火种,色泽通透,带着一股逼人的热量,竟是比烈阳宗的烈旭阳还要高出一筹的青红火。

    龙四玄的火种是青红火?

    叶凌月不由愣了愣,这不就意味着,龙四玄的火种比龙包包还要高出很多,这对于接下来的比试,无疑是很不利的。

    这样一来,龙包包的压力无疑会更大。

    叶凌月向龙包包投去了鼓励的眼神。

    可让叶凌月更加大跌眼镜的还在后头。

    龙包包在接收到她的眼神的同时,挥了挥小拳头,他的手上,蹿出了一道纯净的青火。

    这小家伙,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火种等级也从蓝青火提升到了青火?

    可就在叶凌月惊喜的目光下,龙包包手上的火焰忽又发生了变化,竟是从青火在慢慢变成了青红色。

    龙包包同样也是青红火!

    龙包包祭出了青红火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着叶凌月比了比口形。

    看嘴型,这小家伙是在说“对不起。”

    其实龙包包很小的时候,就被测出了拥有本命青火,龙槐家主担心他天赋太过外露,招惹来不必要的祸害,就让龙包包发下重誓,轻易不可对外宣布这个真相。

    而龙槐家主事后,还对外宣布龙包包拥有的是蓝火。

    经过了数年的修炼,龙包包的本命火也提升到了青红火。

    这一隐瞒,就是数年,就连身为龙包包叔叔的龙四玄都是直到今日才知情。

    龙家家变之后,龙包包更加小心谨慎,只是面对叶凌月对自己的关怀,他也是好几次都想坦白真相,但碍于重誓,一直无法开口。

    龙包包心存愧疚,都不敢正眼看叶凌月了。

    叶凌月顿悟,感情这小家伙早前隐藏了自己的真正实力啊。

    她有种被愚弄的感觉,可转念再想,叶凌月也就释然了,龙包包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一旁的龙四玄铁青着脸,早前的傲色荡然无存。

    “哗,这黑家的小娃居然是个青红火,小小年纪就如此了的,真不知黑家的另外一人,会是什么火?”眼看只有几岁的龙包包,居然就拥有青红火,满场一片哗然。

    连四方城主看向龙包包的眼色,也不由多了几分赞许之色。

    不过是一刻钟,整个锻造场内,几乎所有选手都祭出了火种。

    唯独一人例外,这一人,也旋即就成了众人的焦点所在。

    叶凌月郁闷的发现,所有人都盯着她一个人,除了因为她还没祭出火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是龙包包名义上的姐姐。

    年纪比她小一大截的龙包包都是青红火,所有人都理所当然以为,身为姐姐的“黑月”,拥有比青红火更高级别的本命火。

    叶凌月尴尬地环顾四周,发现最差的也是淡蓝色的本命火。

    最后,她只能硬着头皮,在所有人的关注下,祭出了自己的本命火。

    指间,冒出了一抹火种来,叶凌月的的灰火,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之下,颤巍巍的,如同小蝌蚪似的,出现了。

    看颜色,看大小,怎么看怎么是白色的火种。

    “居然是最低级的白火,这就是四方榜第三名的实力?”

    “开玩笑,白火能炼制出什么高级灵器?”

    “弟弟那么小年纪就是青红火,姐姐却是个白火,真是丢脸啊。”

    场内,完全是一边倒的喝倒彩声。

    没有惊艳的红火或者更高级别的本命火,而是可怜兮兮的白火,这个落差,让观众们很是不满。

    四方城主也有些意外,他原本还以为,叶凌月的火种会更高级一些。

    在场所有人中,唯独一人,在看到叶凌月的灰火时,眸底微微一闪。

    观众席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喊声。

    “老大加油!”

    只见穿着一身五彩衣裙的小乌丫抱着小吱哟,挥舞着小手,旁若无人地替自家老大大声喝彩叫加油。

    她的身旁,站着凤莘。

    面对那些起哄的观众,凤莘那双墨黑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愠色,目光徐徐扫过了四周的那些看客们。

    一股难以言喻的森寒之气,扩散开。

    早前还胡说八道的那些观众们顿觉头皮一麻,脖子上凉飕飕的,似乎有一把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个个都鸦雀无声。

    凤莘将有几个起哄的最凶的人的脸记在了心里,盘算着过几日出去后,再一个个找他们和他们的家族算账。

    直到看客席上变成了死一般的沉寂,凤莘才缓缓收回了视线,目光一柔,落到了场中叶凌月的身上。

    那变脸速度,让人叹为观止啊。

    场内平静后,又各自祭出了厚重,所有的选手都开始了炼器。

    只见每名选手,都是手掌一翻,火种沾上了炭薪,火焰熊熊燃烧。

    叶凌月也不例外,她五指一挥,灰火燃起。

    前方的那个鼎炉在瞬息之间,就烧得通红。

    炼器和炼丹说起来,也是异曲同工,最初都是材料的提纯,再是融合,控制火候,再就是成形,但炼器比炼丹还多了一步锻造。

    五个步骤,需要在三十六个时辰里完成,时间上还是很紧张的。

    叶凌月身旁的其他选手,都取出了自己早前准备好的材料,纷纷提纯,投入了炼器鼎中。

    矿石和天材地宝化为了红色的矿石水,所有人都神情凝重,没有半丝松懈。

    “她在干什么?”

    由于使用的是白火的缘故,叶凌月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一众使用高级火的选手中。

    没有人留意她接下来的举动。

    可看台上,却有一人始终留意着叶凌月,那就是岳梅。

    岳梅因陈沐和叶凌月生了嫌隙,这会儿更是千方百计想找叶凌月的不是。

    她留意到,在开始炼器后不久和其他人不同,叶凌月没有立刻开始炼化矿石,她居然拿出了一把断剑,投入了炼器鼎中。

    “四方城主,天下第一锻上允许二次锻造,这样算不算违规?”岳梅指着叶凌月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