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81章 引人关注

    被岳梅这么一指出,早前关注其他选手的四方城主等人,也都留意到了叶凌月。

    当四方城主看清了叶凌月丢尽了炼器鼎力的九龙吟时,目光一凝。

    那是九龙吟的断剑?那小丫头,居然选了那把剑?

    库房被搬空,九龙吟断剑出现在叶凌月手中并不稀奇,可奇的是,她居然直接用短剑炼剑。

    四方城主主持天下第一锻那么多次,真正能让他有印象的方士和灵器并不多,叶无名和九龙吟算是一件。

    更甚于,若是当年叶无名没有在最后关头炼器失败,四方城主很可能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收了他为关门弟子了。

    当年叶无名功败垂成,四方城主还曾惋惜过,没想到,他在有生之年,还会再看到炼制九龙吟的人。

    四方城主心中,百感交集,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岳姑娘,二次锻造和一次锻造在天下第一锻上都是允许的,毕竟二次锻造比一次锻造需要耗费更多的气力。”

    不待四方城主发话,一旁的南九和尚就帮腔说道,和尚已经嗅到了岳梅言语间对叶凌月的敌意。

    “南九大师,她都拒绝了当你的弟子,你居然还要偏袒她?”岳梅不悦道。

    “岳姑娘,和尚为人一向公道,二次锻造算不算违规,你大可以问问四方城主和紫堂尊上。”南九和尚阿弥陀佛了一声。

    和尚心中暗道,为女人和小人难养也,这比试结果还没出来,岳梅就开始针锋相对,这要是最后评选时,还不是要闹翻天了。

    四方城主再看了看紫堂宿,只见他身如玉树,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对于两人的争论,紫堂宿半晌才动了动唇,突出了一个字。

    “吵。”

    一个字,顿时把岳梅给震住了。

    言下之意,就是嫌她太吵了。

    岳梅虽没把四方城主和南九和尚看在眼里,可对于紫堂宿,她却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其实,她也不知道紫堂宿到底是什么身份,只是在离开瑶池仙榭时,师傅曾反复告诫过,不能得罪紫堂宿。

    至于对方在孤月海到底是什么地方,连瑶池榭主本人,都是三灭其口。

    见岳梅乖乖闭了嘴,四方城主是干笑了几声,任由比试继续下去。

    看台上,又安静了下来。

    只说了一个字的紫堂宿,目光微微一恍,落到了叶凌月和她的灰火上。

    看到了那小小一簇,看上去随时要熄灭的灰火,紫堂宿的眼底,也多了丝疑惑,似乎他也不确定,那火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上去,那并不是普通的白火。

    紫堂宿没有留意到,在他看向锻造场时,还有一双目光,一直黏在了他的身上。

    这些日子,千方百计,想要吸引紫堂宿注意力都没有得逞的洪明月,今日还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没想到,紫堂宿依旧没有留意到她。

    反倒是叶凌月那微不足道的劣等火,一上来,就吸引了紫堂尊上的目光。

    “叶凌月那小贱人,果然就喜欢哗众取宠。”

    观众席上,洪明月眸间阴沉,冷嗤了一声。

    她获得了陈鸿儒的部分修为,也获得了他的记忆。

    关于陈鸿儒和叶无名的恩怨,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当年叶无名在炼器时,使用的火是地心陨火,炼器鼎则是五行灵鼎中的水之鼎。

    而今日叶凌月用的却是白火,使用的鼎是城主府提供的炼器鼎。

    地心陨火的品阶,介乎于蓝色精神本命火和青色精神本命火之间,叶凌月用白火来代替地心陨火,用普通鼎来代替五行水鼎,如此的做法,在洪明月看来,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叶凌月,这一次,你输定了,不仅会输,你还会经历一次,比叶无名当年,凄惨百倍的下场,谁让你害我家破人亡,还吸引了紫堂尊上的注意。

    阴毒之色,浮动在洪明月脸上。

    观众席和看台上的暗潮汹涌,此刻的叶凌月全然不觉。

    尽管早前也有了心理准备,可叶凌月直到开始了二次锻造后,才意识到,二次锻造是一件多么艰巨的事,难怪早前龙包包会反复劝告她,谨慎行事。

    众所周知,方士,分为炼器方士和炼丹方士。

    青洲大陆上的方士,大多专攻其中的一种,而叶凌月却相反。

    她出身叶家,叶家虽是炼器世家,但那也是过去式,叶家完全没有系统的锻造训练。

    至于炼丹,那是因为叶凌月拥有了鸿蒙手札和乾鼎。

    再到后来,遇到了太祖叶无名,她一路莫名其妙,就成了大陆上罕见的两者兼修的全能方士。

    不过在外人看来,叶凌月却是完全的不入流,尤其是发现了她使用的是最下等的“白火”。

    所以对于龙四玄、烈旭阳那样出身正统,自小就按部就班的方士们而言,她就是个半路出家的,根本不足为惧,也没人把她真正当成了竞争对手。

    大部分的人,都留意着龙包包和龙四玄、烈旭阳那几个使用高级火种的。

    如此一来,反倒让叶凌月落了个轻松。

    她完全造着自己的想法,开始了二次锻造。

    与炼丹失败,丹药就报废不同,炼器之中,有一次锻造和二次锻造之说。

    一次锻造,顾名思义,就是第一次锻造,直接用各种天材地宝炼制。

    二次锻造,就是叶凌月眼下进行的这一种,对炼制失败的灵器,进行二次炼制。

    大部分方士都认为,二次锻造的失败率很高,不宜进行。

    可叶凌月却偏偏那么做了,而且还是在天下第一锻那么重要的炼器比试上。

    叶凌月在太祖叶无名的基础上,重新炼器,整个过程,比她早前任何一次炼器都要困难。

    一次锻造,最先的步骤是提纯,融合材料。

    而二次锻造,却在反其道而行,将九龙吟断剑上的全部材料,重新提取出来。

    毕竟五百多年前,叶太祖炼制失败,必定是有原因的。

    叶凌月眼下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太祖炼器失败的原因,再纠正过来。

    灰火很不起眼,它缓缓燃烧着。

    足足烧了一个晚上,到了天明时分,那一截不过手掌大小的九龙吟的断剑,才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