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88章 惨剧

    爆炸在一刻钟后,终于停止了,锻造场已经毁于一旦,观众席也是满目疮痍。

    大量的青石爆裂开,数十口炼器鼎完全碎裂,还有多人在爆炸中重伤身亡。

    耳边是各种哭声,叶凌月看到了木家兄妹中的木爽,她的哥哥木武在炼器鼎爆炸开时,就在叶凌月身后不远处。

    他的那口炼器鼎也炸开了,他没有叶凌月那么幸运,被一片刀刃般锋利的鼎片刺中了心脏,当场血崩而亡。

    木爽的情况虽然好一些,可她那张娇艳的脸,也被炼制的灵器的碎片划伤,容颜尽毁,这对于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而言,无疑是一种最残酷的打击。

    “哥哥”木爽哭晕在了木英的怀里。

    俩姑侄俩怎么也没想到,她们熬过了千难万难的试炼环节,谁又会想到,会在终选赛上,不幸遇难。

    和木家兄妹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不少选手,这时,他们的亲人朋友也全都在锻造场内,全力施救,抢治重伤的伤员。

    看到了这一幕幕,四方城主凝着脸。

    他也是炼器师,锻造场的这些炼器鼎绝不可能无端端爆炸,而且还是一起爆炸。

    天下第一锻上,并非是没有发生过爆炸事件。

    印象中,几百年的第一锻上,有过四五次爆炸事件,但那大部分是因为炼器师自身操作失误,才会引发爆炸,也从未出现过这么重大的伤亡。

    这么多人在天下第一锻造上出事,他必须给这些人的家族一个交代。

    “不错,不能放走一个人,我怀疑,制造遮藏爆炸事件的元凶,就在这些人中。四方城主,你必须给我们大伙一个交代。”

    木英将昏迷的侄女交给了一名前来救治的医师后,也愤怒地走了过来。

    不仅仅是木英,其他遇难者的家属也盛怒着,围住了四方城主和三名裁判。

    “诸位,还请冷静些,城主一定会调查清楚这件事,四方城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几名四方使竭力维持着秩序,可盛怒的人群哪里控制得了情绪。

    “安静,封闭城主府的大门,任何人不准进出。老夫今日,必定会给大伙一个解释。”四方城主也是一方强者,又坐守妖醒之门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见四方城主真要彻查这件事,混迹在伤员中的烈旭阳有些焦急地瞄了眼洪明月。

    后者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洪明月……叶凌月看了眼洪明月,眼中怒色翻腾。

    这件事,果然和她脱不了关系。

    在爆炸停止后没多久,叶凌月就看清了四周的形势,她留意到,所有爆炸的炼器鼎大部分都密集地聚集在她身旁。

    唯有烈旭阳的那口鼎,虽然也炸开了,但没有完全爆炸,还保留着大半个鼎体。

    烈旭阳也受了伤,但只是手臂受了些皮肉伤,一看就是苦肉计。

    好个洪明月,当真是歹毒到了泯灭人性的地步。

    想起了凤莘的伤和支离破碎的木武,叶凌月心中怒火更盛,洪明月为了炸死她,居然勾结烈旭阳炸死了这么多人。

    尽管心中早已有了定论,可叶凌月没有立刻指责洪明月,一来,一切都是她的推测,没有确切的证据,二来,三生谷的人是四方城主请来的贵客,除非证据确凿,否则,四方城主和洛三生都不会相信洪明月就是真凶。

    叶凌月眼珠子一转,心中酝酿着,怎样才能让洪明月露出狐狸尾巴来。

    四方城主雷厉风行,当场就关闭了城主府。

    夜晚来临了,锻造场被清理一空,四周点起了明亮的松油灯,将每个人照得一清二楚。

    所有的人,除了重伤需要救治的,全都被叫到了锻造场上。

    四方城主和几位四方使,分别询问了每一个人。

    足足过了一个晚上,众人都强打着精神,接受审问,排除嫌隙。

    一直到了鸡鸣三声,每个人都盘问过了,可是没有找到任何和爆炸相关的线索。

    “城主,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爆炸刚过,伤员都需要治疗,其他人也都受了惊吓,大伙都已经精疲力尽,不如先让众人回去休息。”秦总管一脸忧心,提醒着四方城主。

    四方城主又何尝不在发愁,没有任何线索。

    可他不能放人,若是一放,线索就更没了。

    就在四方城主一筹莫展之时,叶凌月忽然开口说道。

    “城主,我有一个法子,也许可以找到幕后真凶。”

    叶凌月这般一说,秦总管还有烈旭阳两人,都是紧张了起来,不由就看向了洪明月。

    洪明月面色不变,她最清楚叶凌月这个人,此女心思狡猾,不下于她自己。

    她和秦总管合作,只有龙四玄知道,龙四玄是不可能出卖她们的。

    至于烈旭阳动的那些手脚,也只有她、秦总管和烈旭阳三人知道,叶凌月那会儿,根本不在锻造场内,对方又怎会知道。

    见洪明月神情自若,烈旭阳和秦总管也稍放心了些,可两人还是提心吊胆着,盯着叶凌月,生怕她真的想出什么好计谋来。

    “有什么法子,但说无妨,只要能找到真凶,有什么责任,老夫一并承担了。”四方城主也想快点找到真凶。

    “很简单,我听说,南无山的南九大师有一条绝世神虫,最擅长辨认各种气息。那凶手一定在每口爆炸的炼器鼎上动过手脚,它的气味,也必定留了下来,只要让神虫嗅一嗅炸毁的炼器鼎,在根据上面残留的气味,必定能找到那名凶手。”叶凌月说罢,手指往了南九和尚腰上的酒葫芦一指。

    神虫?

    这可不是嘛,南九和尚的葫芦上,果然趴着一头懒洋洋的虫子。

    这劳子的天下第一锻也太无赖了,三十六个时辰,虫宝光是打瞌睡就打了好几轮。

    这会儿,正做梦梦到了一大坛的美酒。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小家伙撑开了眼皮子,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个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