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89章 真凶,就是你

    “这玩意是神虫,开什么玩笑。”

    烈旭阳原本还担心叶凌月会说出什么法子来。

    结果一看,居然是要靠一头小虫子辨认气味。

    他顿时心神大定,不屑道。

    虫子能辨认气味?还不如找头灵兽更妥当,再说了他方才在多口炼器鼎上动手脚,都是带了特制的蚕丝手套的,他可不信,这拇指大小的东西,会嗅到什么残余的气味。

    发现有人敢小瞧自己,虫宝一个激灵,额头的那根天线似的触角立刻竖了起来。

    “你个大猩猩男,你敢嘲笑本神虫,谁说本神虫没用的,本神虫的嗅觉可灵敏了,就连埋藏在地下三千尺的美酒我都能一滴不落找出来。”虫宝嗷嗷叫了起来。

    虫宝喜欢花美男,烈旭阳个头高,人长得粗犷,一看就不是虫宝喜欢的类型。

    它毒舌起来,自是毫不留情。

    叶凌月可没猜错。

    虫宝的嗅觉,那的确是独一无二的。

    酒神虫一族,除了能酿造出世上无数的美酒,还能分辨多达上万种气味。

    否则,虫宝也不可能隔着大老远,就能发现四方酒斋里的美酒,而且无论老板怎么藏,都瞒不过它。

    若是烈旭阳没说话,虫宝也许还不乐意帮忙,可他这么一说,虫宝不乐意了,为了证明自己,它是绝对要表现一番的。

    “南九大师,你的神虫真的有如此神奇的嗅觉?”四方城主还有几分半疑半信。

    不过虫宝是南九和尚的兽宠,应该还是可靠的。

    “咳咳,这个应该是真的,虫宝曾经清楚地辨认出掌门师兄炼制的解毒丹里含着的八十多种丹药的成分。”南九和尚也没想到,叶凌月说的法子,就是靠虫宝的嗅觉。

    连历来公正不阿的南九和尚都这么说了,想来不会有假。

    四方城主顿时又来了信心。

    “那就劳烦四方城主,把锻造场内破损的鼎片收集过来,让虫宝辨认一番,再让它分别辨别在场所有人的气味,相信很快就能找出真凶。”叶凌月冷笑着,看了洪明月一眼。

    烈旭阳面上有些发僵。

    “那人能混入锻造场,在多口炼器鼎上动手脚,一定不止一个人,必定还有其他的同伙。”

    叶凌月又加了一句。

    这下子,秦总管也不淡定了。

    他甚至数次想要张口,可一看到那些闹事的人和沉着脸的四方城主,秦总管又不敢说了。

    秦总管这会儿可是悔死了,他只是提早放了烈旭阳进场,说好了的,只是在个别炼器鼎上动手,谁知道烈旭阳和洪明月这对歹毒的男女,居然会在那么多炼器鼎上动手,落到了如今的地步,他也是骑虎难下了。

    四方城主已经命人收集了几个损毁最严重的炼器鼎的碎片,逐一送到了虫宝的面前。

    虫宝爬到了那些鼎片上,头顶的那根天线触角晃了晃。

    “不错,这些鼎片上面,都有一个相同的气息,应该是属于某个人的。本神虫记住这个味道了。让这些人全都排排站,本神虫拍胸脯保证,很快就能找到真凶了。”虫宝极其傲娇地说道。

    虫宝这么一说,烈旭阳心底最后一丝防线也崩溃了。

    他惊恐地望着洪明月。

    如果被发现了,不仅是他完了,连他的师门烈阳宗也要跟着祸殃鱼池。

    他心如油煎,说不出的恐惧,早知道会如此,他真不该被洪明月的美色所惑。

    烈旭阳脚下如同踩棉花似的,举步维艰。

    直到洪明月瞪了他一记,他才嗫嚅着,挪着步伐,走到了人群中。

    “神虫,你看先从谁开始?”四方城主好声好气地询问着虫宝。

    “先从他开始,还有他。”虫宝颤了颤触角,双眼冒着粉红色的大桃心,要是虫宝又翅膀的话,它一定是飞扑向凤莘和紫堂宿。

    虫宝的逻辑很简单。

    大帅哥优先,中等帅的和小帅哥其次,女人再次,丑男最后。

    虫宝在凤莘和紫堂宿勉强晃来晃去,盯着犯花痴了半天,才依依不舍地确认了两人,不是元凶。

    再接着,虫宝又陆陆续续开始检测其他人。

    比起两大帅哥来,虫宝对其他人没啥兴趣,检查起来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被检查的队伍人数,越来越短。

    烈旭阳的双腿,已经止不住打颤了起来。

    他趁着众人不留神,走到了洪明月身旁,低声威胁着。

    “洪明月,你必须保住我,我是为了你,才落到这个下场的。若是我的事被揭穿了,你与我的奸情还有你才是幕后指使者的事,我全都会说出去。”

    没用的贱男人。

    洪明月也没想到,叶凌月会找到一只能够辨认气味的神虫。

    要是烈旭阳被识破,她也跟着完了。

    眼看虫宝就要检查到她们了,洪明月咬了咬牙。

    洪明月,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看到了洪明月和烈旭阳咬耳朵的情形,叶凌月暗忖着。

    可就在虫宝即将检查到洪明月和烈旭阳时,一直陪在了洛三生身旁的洛宋忽的说道。

    “不用再找了,我就是凶手,是我在那些炼器鼎上动了手脚。

    洛宋这一打岔,四方城主以及洛三生在内的全部人,都是一震。

    尤其是洛三生,他一脸震撼地抓着洛宋。

    “死小子,你说什么!”

    怎么会是洛宋?

    四方城主和其他人也都是惊骇不已。

    “爹,孩儿知错了。叶凌月那女儿,早前在星宿洞时,曾经为难过孩儿和明月,她和跟她一起的那小子,还害得孩儿身受内伤。孩儿一时糊涂,就打算在炼器鼎上动手脚炸死她。谁知道会阴差阳错,炸死了在场的其他人。”

    洛宋双喜一软,跪在了洛三生和四方城主面前。

    “混账,你这小子,真是疯了不成,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洛三生气得身子止不住发抖,他举起了手,一掌扇在了洛宋的脸上。

    洛宋也不还手,只是垂着头。

    “这……这。”四方城主也气得不轻。

    不是洛宋,绝对不可能是洛宋。

    叶凌月也没想到,真凶洪明月和烈旭阳即将落网时,洛宋会突然横生枝节,难道就这样看着洪明月她们逃脱了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