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91章 智除狗男女

    洛宋不惜背上罪名,又能为了谁?

    这阵子,洛宋为了洪明月神魂颠倒,对她的话也言听计从,这些洛三生都是看在眼底的。

    洛三生愤然转头,看向了洪明月。

    洛三生痛失爱子,悲悸之余,也忘记了考虑前因后果。

    经叶凌月这么一说,他幡然大悟,洛宋和烈旭阳没什么交情,自然不可能替烈旭阳顶包。

    洪明月和叶凌月有仇,为了报复叶凌月,她不惜联合烈旭阳,在锻造场内制造爆炸事件。

    “师傅,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徒儿怎么会那么做。师傅,你不要听信叶凌月那小贱人的话,洛师兄是我的未婚夫,我与烈旭阳没有任何关系。”洪明月粉脸刷白,急忙否定了起来,可她越是否定,洛三生越是不信,加上方才,洛三生也留意到了烈旭阳和洪明月在窃窃私语。

    “明月,你怎么能那么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在炼器鼎上动手脚。”烈旭阳也慌了,洪明月这么一说,可是要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他身上。

    “闭嘴,烈旭阳,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洪明月也是个心思敏捷的,她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已经被烈旭阳那个蠢货给毁了。

    多说多错,若是烈旭阳再把其他人也抖出来,她们就绝没有活路了。

    洪明月喝止烈旭阳的同时,暗暗递了个眼色给四方城主身后的秦总管。

    眼神之间,却是警告秦总管,这次爆炸,他也参与其中,若是想让她们保守这个秘密,秦总管就必须想法子保住她们。

    烈旭阳这些日子,早已被洪明月的合欢功劳所惑,洪明月一暗示,他立马就闭了嘴,垂头丧气着。

    “一对狗男女,杀人偿命,还我侄儿的命来。”

    “杀了他们,不知廉耻。”

    见洪明月等人没有把自己给供出来,秦总管提着的心,松了些,可看到了洪明月阴毒的眼神,他的心又沉了沉。

    “城主,这件事要谨慎处理,不如先把他们俩关起来,等到安抚好了一切后,再做处理。”秦总管趁机在四方城主身边献计。

    四方城主看了眼满地的尸体和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的洛三生,叹了一声,命人将洪明月和烈旭阳押了下去。

    “叶凌月,今晚的事还没完。”洪明月被押解下去时,不怒反笑,冲着叶凌月露出了蛇蝎般的笑来,让人看着,不禁毛骨悚然。

    “呸。不要脸的女人,谋杀亲夫,还一脸不知羞。”

    洪明月才刚说完,脸上一湿,觉得黏稠稠的,却是脸上多了两滩口水。

    小乌丫和小吱哟齐齐冲着洪明月的脸上呸了两口口水。

    “小畜生,你们竟敢……”洪明月勃然大怒,如果不是她双手被制,恨不得立刻把那两小家伙撕成碎片。

    “你才是畜生!”洪明月脸上的口水还未干。

    毫无预兆的,一股劲风袭来,娇躯一震,身子飞了出去,滚落在地。

    喉咙里发甜,洪明月呕出了一口血来。

    身前,站着洛三生。

    不过是半个时辰,原本黑发、正值盛年的洛三生已经变成了一头灰发,眼角也多了无数的细纹。

    “洪明月,你这禽兽都不如的畜生。你五岁入门,我膝下无女,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般疼爱。洪府覆灭,大夏帝以忤逆之罪,要诛你洪府九族,我为了保住你,不惜和大夏交恶。”洛三生声音泣血,指着洪明月一字一句地说道。

    洪明月匍匐在地,低着头,长发遮住了脸。

    她不敢抬头,更不敢看四周。

    只因为她知道,在不远处,那个人,她一直仰慕的那人,如同云端上的人,也站在那里。

    天知道,洪明月面对着所与人的责难,她没有半分愧疚。

    她只是无法面对一个人。

    那人就是紫堂宿。

    她对紫堂宿有多爱慕,她对其他人就有多恨。

    洪明月在心底暗暗发誓,今日她所受的一切,只要她还活着,待到她重获自由的那一刻,她要杀光在场目睹她窘态的每一个人。

    “你和宋儿定下婚约后,与其他男人交往过密,宋儿与我也是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种种种种,我三生谷待你不薄。而你呢,与烈旭阳勾搭成奸,谋害宋儿,你所作所为,让人发指。你根本不配当我三生谷的弟子。这些年你与我三生谷的恩仇,今日一笔勾销,今后你的死我,与我三生谷再无半点关联。”洛三生说罢,手中的长笛如雨点般落下。

    “不!”

    洪明月听到了头顶的呼啸声,似是预料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她挣扎着,想要躲开。

    身后,两位四方使将她制住。

    多股冰冷的元力,刺入了她身上的多处要穴。

    最后一道利芒刺入了她的丹田,针扎般疼痛,只是一瞬,可洪明月立时感觉到,她自小修炼的内力,一下子消散开。

    她的修为,被废了!

    废除一名武者的功夫,尤其是从小到大,就被称为天才武者的洪明月而言,是比死还可怕的事。

    “洛三生,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三生谷所有人,都不得好死。”洪明月猛然抬起了头来,声嘶力竭着,她面部扭曲,一双眼因为痛苦,凸了出来,十指指甲,悉数断裂开,血淋淋一地。

    “把她拖出去,明日之后,我亲自审问。”四方城主也皱眉不止。

    洪明月这女人,真是丧心病狂,她非但没有后悔,反而还咒骂自小对自己有栽培之恩的洛三生。

    洪明月和烈旭阳就这样被拖了下去。

    “谷主,你也先回去休息吧,洪明月的所作所为,是她一个人的罪孽,与三生谷再没有任何关系了。”四方城主摇了摇头,劝着洛三生退下。

    尽管洛三生亲手废了洪明月的修为,可没有人比四方城主更清楚,洛三生有多痛苦,因为就在几日前,洛三生还一脸骄傲地告诉他,待到洛宋和洪明月成婚之后,他就会把三生谷交到夫妻俩的手上。

    四方城主唏嘘不已,月有阴晴圆缺,世事太无常,谁又会知道,不过是数日,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