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95章 尊上大人的包庇

    龙四玄就这样凄凉无比的死去了。

    见龙老家主没打算收尸,四方城主就命秦总管随意地捡了张席子,把人草草盖了,抬了出去。

    大仇得报,龙包包顿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些。

    他依偎在老家主的怀里,轻声说道。

    “爷爷,这一次,包包能报仇雪恨,多亏了月姐姐。”

    龙包包从未这般感谢过一个人,他只觉得自己前往雇佣兵城,遇到了叶凌月,是他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月姐姐把四方令让给了他,还把爷爷也送了过来,给了他最大的惊喜,他发誓,他以后会用生命去报答月姐姐。

    “不错,多亏了那位好心的姑娘,包包,你现在是四方城主的徒弟,等你完成了拜师大礼,我们爷孙俩再登门感谢月姑娘。”龙槐老家主又何尝不这么觉得。

    他由衷地感谢道,他也是被救出来后,才从燕澈等人口中得知,龙包包的性命和龙家,都是托了叶凌月的福,才抱住的。

    “不错,龙老家主,你们几人舟车劳顿,也是疲惫了,拜师大礼明日我自会举办,今晚,你们爷孙俩就住在城主府吧,让我尽地主之谊。”四方城主和气地说道。

    他既是已经决定了收龙包包为徒,那龙氏一族以后就和四方城结成了联盟。

    龙老家主自是不忘客气了一番,这才在四方城主的安顿下,住在了城主府,连小乌丫等人,也被客气地留了下来。

    天下第一锻的举办,虽然饱经了波折,可最终还算是圆满。

    四方城主也如愿收了徒弟,众人散去之后,东方使为首的一干仆从,正在整理现场。

    烈旭阳炼制的那柄日影钩,还插在地上。

    东方使费了些力气,才将日影钩拔了起来,上面还带着洛宋的血迹。

    日影钩是杀人凶器,东方使早前也得了城主的命令,必须小心保存,不能让外人接触,几日后彻查此事时,还需要用到。

    东方使正要把日影钩收起来,身前多了个黑影。

    东方使抬头一看,却看到紫堂宿就站在了她身前。

    这位尊上,年纪虽轻,可容貌无双,犹如九天神佛,饶是东方使这样的中年女子,在他面前,也要呼吸急促一番。

    东方使有些不好意思,再仔细一看,却发现紫堂宿凝视着她手上的日影钩。

    “尊上,是想要看看这柄灵器?”

    见紫堂宿既不回答也不否认,东方使自动认为,他是对日影钩有兴趣了。

    紫堂宿要看,她自然也不敢多话,忙将日影钩递了上去。

    紫堂宿伸出了手来,却不碰触日影钩,显然对日影钩上的血不喜,他极轻微地皱了皱眉,衣袖一动,东方使只觉得手中的日影钩微微一颤,就好像钩体力有什么东西,被抽了出去。

    可在看日影钩,上面的血迹依旧,没什么变化。

    东方使正纳闷着,身前的黑影已经不见了。

    紫堂宿直接走人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留下。

    留下了一脸莫名其妙的东方使。

    感情紫堂尊上就是想摸一摸日影钩?

    紫堂尊上的异样,要不要告诉城主?

    东方使正想着,再看紫堂宿的背影,只见他走得极快,再看他的脚下,竟完全不沾地,凌空步行,这般的修为……

    东方使顿时噤声,不敢再往下想。

    也罢,紫堂尊上能有什么问题,他那般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会和这次爆炸有关系。

    大人物的思维逻辑还真是古怪,东方使摇了摇头,将日影钩收了起来,回去交差去了。

    紫堂宿孤身一人,也没去参加四方城主设下的宴席。

    等到周围没有他人的喧哗声后,紫堂宿宽大的衣袖下,手掌摊开。

    在他的手中,有一缕精神力。

    精神力是他从日影钩里抽出来的。

    那是一股阴柔之中,带着几分韧劲的精神力。

    那小女人的精神力,和她的性子还真像,带了几分狡黠,可惜还是鲁莽了些。

    瞬间用精神力炼化了日影钩,嫁祸烈旭阳杀人,她的做法,的确让真凶伏了法,但是,还是留下了后患。

    只要事后,烈阳宗的人找上门来,四方城主重新检查日影钩,还是会发现这抹精神力的存在。

    脑海中,一晃而过,一张异常生动的脸。

    跳出来抢船时,理直气壮的模样。

    抢到了船后,小人得志的神态。

    乾坤紫金袋被他反抢了后,气急败坏的神情。

    从不认脸的紫堂宿发现,他破天荒第一次,把一个人的脸记得如此深刻,挥之不去的深刻。

    不过这种感觉并不坏。

    甚至于,紫堂宿的嘴角,不由浮起了一抹笑来。

    月夜之中,芳草萋萋,男子的脸上,那一抹若隐若现的笑,却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吹皱了谁心湖里的平静。

    “就一次。”紫堂宿想了想,指尖一拢。

    说完之后,紫堂宿顿了顿。

    猛然想起,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包庇那个小女人了。

    “最后一次。”他的指上,一簇比夜空还要黑的墨色火焰,燃烧起来。

    叶凌月的精神力就如一缕灯芯,在墨的火焰中燃烧,最后溃散开,化为了一缕青烟。

    这样一来,就永绝后患了。

    墨色的火焰消失了,紫堂宿的身影也跟着一闪而逝。

    天空,刚好划过了数道亮芒,朝着四方城的某个方向驰去。

    客栈里,叶凌月扶着凤莘坐下。

    “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伤口。”

    凤莘听罢,耳根有些发红。

    “我可以自己来。”

    他和叶凌月虽是亲密,可在她面前光着身子,却是第一次。

    “伤都在背后,你背后还长了眼不成。”叶凌月心疼着,迫着凤莘坐下,亲自动手,替他脱去了外衣。

    叶凌月半路上遇到了燕澈等人,这时候,龙包包爷孙俩应该已经遇到了。

    由于半路的相逢,她耽搁了些时间,凤莘背上的伤,血液都已经干涸了,部分破碎的鼎片,更是面目狰狞地扎进了他的皮肤里。

    这一脱,却是伤筋动骨,甚至有几块皮肤,大片大片被剥了下来。

    叶凌月只是看着,就觉得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