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96章 求婚了

    爆炸的威力不小,碎裂开的鼎片,有大有小。

    细碎的鼎片清理起来,尤其困难。

    好不容易脱去了凤莘的外袍,他闷声不吭,额头上却满是汗水。

    望着凤莘体无完肤的后背,叶凌月鼻子发酸,假装生气地责备道。

    “下次遇到这种事,不许挡在我的面前。”

    叶凌月很后悔,她应该早早告诉凤莘,她鸿蒙天,她有乾鼎护体,即便是面对爆炸,她也可以全身而退。

    她不需要,也不愿意让他用血肉之躯替自己阻挡。

    说完之后,叶凌月咬了咬舌头,什么叫做下次。

    这一次,就已经够呛了,怎么可能还有下次。

    见叶凌月又是懊恼,又是心疼,一副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的模样,凤莘俊美的脸上,咧嘴笑开了。

    白皙的脸上,多了丝溺色。

    “若是还有下次,我还要挡在你前头。你的身上,不该有半丝疤痕,那样就不好看了。”

    他说罢,修长的指划过叶凌月的脸颊。

    少女因为紧张而变得发红的脸,粉中带着几分红,手感颇好,他一时之间,竟舍不得撤手。

    他凝视着叶凌月,眼眸越来越深。

    叶凌月的皮肤很好,光滑的犹如一块白玉,他的确舍不得,上面留下任何疤痕。

    那些血腥的,暴戾的东西,他恨不得统统替她挡掉。

    叶凌月被凤莘看得脸上发烫,有些不好意思地拍开了他的手,跳脚着站了起来。

    “长在我身上,好不好看,管你什么事。别乱动,我去打水,先替你清洗下。”

    说着,她捂了捂脸,兔子似的逃窜了出去。

    见了她那般小女人模样,凤莘早就忘却了伤口带来的疼痛。

    房间里,回荡着男人愉悦的笑声。

    待到女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了,凤莘活动了下筋骨,眸光一暗,琥珀色的眸子,在暗夜里熠熠生辉,犹如一头野性十足的豹王。

    双手一屈,身上线条优美的肌肉绷紧,宽阔的后背拱成了半弓形。

    体内的元力运起了一个小周天。

    只听得“噗噗”数声,那些刺入凤莘后背的碎片,在他体内浑厚的元力的作用下,如暴雨梨花般直射而出,伴随着大量的鲜血,落到了地上。

    这种伤,在叶凌月看来也许很重,可对于十余岁就开始在刀尖上舔血的鬼帝巫重而言,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他方才之所以不及早动手,也是想看看自家小女人温柔呵护细心搀扶的模样。

    只不过,他看到了叶凌月发红的眼眶和心疼的眼神时,他就心疼了。

    叶凌月命店小二准备了热水,再回来时,已经是一刻钟后了。

    龙包包和小乌丫他们还没回来,不过城主府派人来传了话,说是龙包包已经获得了天下第一锻的胜利,他也被四方城主收为了关门弟子。

    龙四玄已经死了,龙老家主和龙包包的仇也报了,明天一早,四方城主会在城主府举办拜师大礼。

    今晚,四方城主和一干宾客会在城主府摆宴,叶凌月因为凤莘的伤,谢绝了邀请,不过她答应,明早等到凤莘的伤好一些了,她会前去观礼。

    送走了城主府的人后,叶凌月端着热水,一进屋,就见到了凤莘正尝试着往背后撒药。

    “谁许你乱动了,不是说让我来嘛。你身后的那些碎片呢?”

    叶凌月忙上前去,抢过了凤莘手上的疗伤药。

    再看看凤莘的背后,早前的那些鼎片碎片,竟然全都不见了,她不由大惊。

    “我自己清理掉了,其实并不多,只是皮肤溃烂,看上去有些可怕。让我来,别弄脏了你的手。”凤莘神色自若,还要自己敷药,却被叶凌月一巴掌拍掉了。

    “又不是第一次帮你看病疗伤,还怕脏了手不成。”叶凌月狐疑着,再检查了一遍凤莘的伤口,也不知她是怎么做的,居然真的一片碎片都没有了。

    不过血流得更多了,看样子,他至少流了三分之一的血。

    叶凌月不敢怠慢,替凤莘擦洗了身子。

    可擦拭伤口还好,擦到了凤莘的胸膛时,她脸色充红,头越来越低。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凤莘的皮肤这么好,身材这么有料。

    还有,他的体型和巫重,似乎也有些不一样。

    叶凌月边擦,心中边嘀咕着。

    她却不知道,她这么靠近凤莘,慢悠悠地低头擦着,凤莘俯身看下去,恰好看到她垂首时露出来的白皙脖颈,还有那一头柔顺如黑绸的长发,不时擦过了他的胸口。

    随着她细滑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他觉得自己的身子,一点点火热了起来。

    “你再这么擦下去,只怕我的伤没事,却是要冻病了。”凤莘嘶哑着声音,盯着埋首在他身前,磨人的小女人。

    叶凌月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来,刚好撞上了凤莘的下巴。

    她痛呼了一声,伸手就要摸自己的额头,哪知这一摸,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定睛一看,却是刚好摸在了凤莘的右胸位置,最糟糕的是,她明显看到了那里随着自己的触碰,发生了变化。

    她忘记了额头的疼痛,小心翼翼地抬头,正对上了凤莘的眼睛。

    他的眼里,闪动着灼热的光,下一刻,叶凌月惊呼了一声,手被用力一扯,人跌入了男人的怀抱。

    冰凉,阳刚味十足的气息,扑面而来。

    唇被狠狠的攫住了,近乎是掠夺式的一次深吻,她想要抗议,却发现手腕被制住了。

    明亮的灯下,两人的身影交缠在一起。

    叶凌月嗫嚅着,声音被吞没了。

    直到男人意犹未尽地松开唇,却依旧不肯松手,半搂半抱着,将她禁锢在怀里。

    叶凌月发鬓缭乱,唇肿肿的,闪动着艳丽的光泽。

    “都怪你,伤口又裂开了。”叶凌月推了凤莘一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里带着亲热后的慵懒感,听上去是多么的诱人。

    凤莘方才的模样,让叶凌月想起了她和巫重第一次见面时,在山洞的那个吻。

    她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凤莘低沉地笑了两声,这才乖乖地松了手,让叶凌月替他止血。

    止血的途中,他忽然说道。

    “凌月,我们回去之后,成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