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97章 谁才是第一人

    成亲吧。

    这几个字,落到了叶凌月的耳里,让她的手下动作,顿时一停,搅乱了她的心。

    “不愿意?还是你想像蓝大小姐那样,过些年再成亲?那样也是可以的,我可以陪着你,周游大陆。”

    凤莘紧张得望着她。

    叶凌月过了今年,才只有十五岁,这个年龄,相较于青洲大陆上一般的女子而言,已经是结婚生子的年龄。

    可对于叶凌月这样的武者,又是一名出色的方士,那就不同了。

    一般突破了轮回境和方尊级别的存在,寿元比常人长许多,他们更倾向于,周游大陆,提高自己的修为。

    “怎么会,只是有些突然。除了你,我又还能嫁给谁。”叶凌月一笑,眉宇间,洋溢着幸福之色。

    对啊,除了眼前的他,她还能嫁给谁。

    尽管,她在听到那句话时,有一刹那的闪神,她隐隐之间,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

    仿佛很久很久以前,有什么人,也在她的耳边,说过相同的话。

    但这个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这世上,让她生出了成亲的念头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在她的眼前。

    她脸上的红晕,还未彻底消散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将药粉洒在了凤莘的伤口上。

    不是不爱,而是总觉得,她和凤莘之间,还隔着什么。

    究竟隔着什么呢?

    叶凌月面色的细微变化,并没有逃过凤莘的眼。

    他凝视着叶凌月,心头微微发涩。

    因为他知道,叶凌月能嫁的,并非只有他一人。

    那个被她深埋在记忆里的,在无数次的噩梦中出现的男人,犹如暗夜帝王般的男人,对她而言,也是不同的。

    否则,她不会至死,都含恨念着那男人的名字。

    而那男人,对她也未必无情。

    若是……若是她有一天回忆起了一切,她会不会怪他?

    杂乱的念头,一下子充斥而来,让凤莘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不自信感。

    这才促使他,如此贸然地求婚。

    好在,叶凌月答应了他。

    哪怕她以后会后悔,他依旧蛮横地要在她的生命里,占上一席之位。

    凤莘的心思愈发笃定。

    叶凌月正想着,忽然腰上一紧。

    整个人被凌空举了起来。

    男人的脸上,绽放开绚烂的笑容,他将她抱了起来,忍不住转了几圈。

    “月儿,你真愿意嫁给我为妻?一生一世,做我的妻?”

    “真的,自然是真的。你的伤口,还没包扎好,快放我下来。”叶凌月意识到时,已经被高举在半空,凤莘的个头比她高许多,这一举,她有种自己被当成了小孩子的错觉。

    可是陷入了狂喜之中的凤莘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凌月,我们回去接了爹娘,就成亲。我们还要生一群的孩子,女娃娃像你,男娃娃像我。你可以教他们习武炼丹药,我可以教他们经商经营之道。”凤莘欢喜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叶凌月看得摇头不止,心想平时看着那么机灵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傻乎乎起来了。

    在叶凌月假装发火了几次后,他才放下了叶凌月,乖乖由着她包扎。

    “明日你要去观礼?天下第一锻的事,你当真不介意?”

    包扎时,听叶凌月讲起了龙包包的事,凤莘问道。

    若不是为了龙包包,叶凌月这一次,也是很有希望得到天下第一锻的冠军的。

    如此一来,她就是名扬天下的名方士。

    “不介意,我从未想过和龙包包争夺第一名。我参加天下第一锻,也只是想炼制出九龙吟,完成叶太祖的心愿。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炼制出九龙吟,所以应该很失望九龙吟…”叶凌月缠好了绷带,再用鼎息检查了凤莘的身子,好在鼎片只是伤了他的皮肉,没有伤到筋骨。

    “那把剑若是炼成了,必定是绝世好剑,甚至可能超越了天阶的存在。你才是天下第一锻真正的获胜者,四方城主的弟子名额,原本也是你的。”凤莘沉吟着。

    他背后的伤,看似是因为用肉身替叶凌月遮挡了爆炸开的鼎片的缘故。

    可事实上,他的肉身用太古龙血强化过,那种强度的爆炸,并不能造成如此大面积的损伤,至少不会让他流血不止。

    真正让凤莘受伤的,其实是叶凌月那口鼎里,即将炼制完毕的九龙吟散发出来的灵气。

    强悍度灵气,让凤莘的身子,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是不是天阶之上,炼好了就知道了。”叶凌月笑了起来,只见她的手上,忽然一片华光。

    物品一出现,充裕的灵气,让原本昏暗的房间,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叶凌月的的手上,多了一把剑。

    那剑竟是凤莘认为,已经损毁了的九龙吟。

    “这剑当时不是已经损毁了?难道说那时候……”凤莘诧然,再看看叶凌月得意满满的小脸,顿时明白了。

    九龙吟并没有在爆炸中损毁,而是叶凌月藏起来了。

    可是她是如何做到底,当时场面那么混乱,她又是何时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把剑藏起来的。

    其实在爆炸发生时,鼎炸开时,叶凌月就发现,剑的主体已经锻造完成了。

    而且靠着炼器师的敏锐性,叶凌月也意识到了,那把剑的品阶已经超越了天阶中品,甚至更高。

    若是这把剑在呈现在世人面前,将会是怎样的惊世骇俗。

    但叶凌月不愿意抢了龙包包的锋芒,她也不愿意当四方城主的弟子。

    四方城虽是世外之地,这里拥有着让人羡慕的财富和灵器,可这里,又何尝不是一个牢狱。

    四方城主世世代代,都被困在了这里。

    妖醒之门的经历,对于叶凌月而言,并不好。

    她甚至有种预感,妖醒之门对于她和凤莘而言,是不祥的,让她只想躲得远远的。

    抱着如此的念头,叶凌月才会在爆炸的一瞬间,放弃了最宝贵的躲闪进鸿蒙天的时机,而是选择将这把九龙吟迅速藏匿在了鸿蒙天里。

    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后,才又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