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06章 面具下的他

    呼呼呼

    混元宗内,陈沐收起了光符后,狂奔而去。

    他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巫重和安若松的恶斗,也不知道,三宗的人随后就赶到了。

    一路上跑去,陈沐看到了遍地的尸体。

    他还看到了自己是师傅,长落大长老。

    长落大长老的眼睁的大大的,满是惊恐。

    有些弟子,甚至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全都是一招毙命。

    整个混元宗就如同炼狱般,血流成河。

    不仅是宗门内的弟子,就连宗门内的灵兽,也无一生还。

    太可怕了。

    那个男人,巫重他就是魔鬼。

    他生来就是以杀戮为生,陈沐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快赶到禁地,否则,混元宗就真的完了。

    混元宗的禁地,极其隐蔽,即便是身为核心弟子的陈沐,也费了些法子,才打开了禁地外面的机关。

    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陵墓。

    那就是混元老祖的衣冠冢。

    陈沐站在了禁地的门口,他的呼吸才平缓了些。

    他释放出了光符,光符里面,叶凌月盘腿而坐,看到陈沐时,叶凌月平静地说道。

    “陈沐,你放了我。我可以劝巫重不杀你。”

    “不可能,叶凌月,你休想蛊惑我,鬼帝巫重根本就不是人,他不会听你的。我要把你交给老祖,混元宗才有救。”陈沐伸手去打开陵墓的机关。

    “陈沐,混元宗已经灭了。这会儿,你们掌门只怕也已经被杀了。你是个聪明人,你也知道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你觉得,凭借你一人之力,有可能重振混元宗?”叶凌月看得出,陈沐已经开始动摇了。

    他的手,迟迟没有落在机关上。

    他也知道,叶凌月的话并没错。

    安若松不是鬼帝巫重的对手。

    他迟疑着。

    若是打开了陵墓,通知了混元老祖,叶凌月就会死,他舍不得她死。

    “叶凌月,我……”陈沐狠狠地咽了口口水,“我可以放过你,但是,我有个条件,放了你之后,你必须和我成亲,当我的女人。”

    陈沐曾经想过,遵从师傅的安排,和岳梅在一起。

    可自打他和岳梅有了肉体关系后,那女人就开始暴露本性,动不动就将他作为私有物那样,指手画脚。

    贵族出身的陈沐,自然无法忍受。

    越是这样,他就越心仪叶凌月。

    他时时想起,在了北青的金銮殿时,叶凌月低眉顺眼着,那双漂亮的月眸里的眸光,落到了凤莘身上。

    他多么想,她能用相同的目光,看自己。

    叶凌月心底却是一阵恶寒,这该死的陈沐,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打她的主意。

    别说是和他成亲,就是和他多待一阵子,她都不愿意。

    叶凌月也知道,这时候,她最好选择答应陈沐的要求,横竖只要出了光符就可以逼退他。

    可素来巧舌如簧的她,到了这个关头,却怎么也说不出同意两字。

    叶凌月这才知道,因为她答应了凤莘。

    她心中想成亲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哪怕是骗陈沐,对于她而言,也是对凤莘的一种背叛。

    “陈沐,你应该早就知道,我和凤莘有了口头婚约,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我不可能给你任何承诺。”叶凌月的否认,让陈沐恼羞成怒。

    “叶凌月,你装什么三贞九烈,你既然是凤莘未过门的妻子,又为什么要和鬼帝巫重纠缠不清。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只怕早就和巫重有了苟且之事。”陈沐讥讽道。

    鬼帝巫重那是什么人,他肯为了一个女人,屠戮整个混元宗,证明两人的关系绝不简单。

    一想到,叶凌月脚踏两只船,却不肯迎合他,陈沐顿时恼羞嗔怒。

    “陈沐,你不要乱说,我和巫重、凤莘的事,还由不得其他人说三道四。”叶凌月也恼了。

    她对两人的维护,让陈沐嫉妒得心都要扭曲起来了。

    “叶凌月,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实话告诉你,只要我打开陵墓,你就死定了。混元老祖不仅要杀你,还要让你魂飞魄散。凤莘那废物真有那么好,你为了他,连敷衍我一下都不愿意。”陈沐质问着。

    “他也许不那么好,但是对于我而言,他就是最好的。”叶凌月全然无视陈沐的威胁。

    “哈哈哈,好,好一个最好的。那你们就一起都去死吧,我陈沐得不到的,谁也被想得到。”陈沐一把按住了陵墓的开关。

    沉重的陵墓大门,发出了嘎嘎吱吱的声响,缓慢移开了。

    陈沐五指一拢,叶凌月所在的那个光符眼看就要被推入了陵墓。

    可就在这时,陈沐背后,一道黑影暴掠而来。

    陈沐只觉得左肩剧疼,定睛一看,肩膀上已经多了个血窟窿,鲜血正汩汩往外流。

    他闷哼了一声,按住了伤口。

    已经半个身子进入了陵墓的叶凌月,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

    她连人带着光符,被拉了出来。

    一张金色的面具,伴随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映入了眼帘。

    两人四目凝视,叶凌月不禁娇躯一颤。

    她怔怔地望着他,男人眼底失而复得的狂喜之色,感染了她。

    “巫……凤莘,你究竟是哪一个?”她轻轻叫了一声,隔着光符,她的手尝试着覆上那张冰冷的金色面具。

    “那很重要嘛?无论是巫重还是凤莘,我们都爱你。”他摘下了面具,面具之下,那张让人惊艳的脸上,深邃的眼中,带着浓得化不开的爱意,在那爱意背后,还藏着忐忑。

    这时的巫重,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被当场抓包的坏男孩,生怕会得不到谅解。

    那一瞬,叶凌月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什么东西满满涨涨的。

    早前的彷徨和不安,被一种犹如太阳光般的温暖感代替。

    巫重也罢,凤莘也好,他就是他。

    或许不知何时开始,她就已经爱上了他。

    那个有着凤莘的温柔,又有着巫重的霸道的他。

    叶凌月莞尔一笑,她的笑颜映入巫重的眼中时,就如世界上最好的一道风景,压在他心底许久的大石,一下子搬开了,他知道,他的小女人,已经接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