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19章 最后一吻

    为何会这样?

    可转瞬之间,叶凌月就想明白了。

    鸿蒙天是鸿蒙方仙的世外洞天,虽然不知道鸿蒙方仙究竟是什么人,可无疑他是超乎混元老祖之流的存在。

    他留下来的洞天福地,也许对于三足鸟人那样的低等凶兽,不会排斥,可是对于妖邪之辈,尤其是巫重体内的末世妖阳,是拥有自我保护性的。

    “蠢女人,为了一具早已没用的尸体,你竟舍得死?”

    身下,那冰冷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不解。

    它不懂,为何这个女人,会舍弃所有,去救一个死人。

    “我说过,他的身体,我一定要夺回来。”

    叶凌月也已经技穷,可直至这一刻,她依旧不肯放弃。

    就在叶凌月执拗着,寂灭塔已经没顶压来。

    四方封魔阵里,灵力更盛。“”

    “可我却舍不得了。”

    冰冷渐渐褪去,男人的手臂猛地一紧,将她重重搂在了怀里。

    叶凌月一愣,抬眼看去。

    男人的眼中,闪动着温柔的琥珀光色。

    可他的语调,却是凤莘才有的温柔。

    他粗糙的手指,抚过了她的脸颊,落到了她的唇上。

    他俯下身,深深地吻着她,最后一次将她的困惑和眼中的惊喜全都吞入了腹中。

    “凌月,我爱你。”

    耳边仿佛还留着他的呢哝,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猛地被推出了四方封魔阵。

    她看到了寂灭塔重重地砸在了男人的身上,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在最后一刻,都看着她。

    他的身体,在四方封魔阵中,四分五裂,化成了无数的黑光。

    那黑光出现时,原本浮游在天地之间的那些妖兽们,就如飞蛾扑火般,纷纷冲入了四方封魔阵内,抢夺起那些妖力来。

    从四方封魔阵中,一阵地动山摇,吱吱嘎嘎的声响中。

    一座巍然入云的门破土而出,那是已然被修复的妖醒之门。

    妖醒之门缓缓打开,四方封魔阵中的妖力和早前形成的妖兽洪流倒灌入妖醒之门内。

    “不要!”

    叶凌月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想要冲上前去,紫堂宿及时赶到,将她的手腕死死扣住。

    忽的,天与地之间为之一颤,有什么东西,从叶凌月的体内迸了出来,那是一个形如太极八卦的光影,光影只是一闪。

    在场的所有人,在光影出现的一瞬间,全都定格住了。

    时光仿佛静止了般。

    等到紫堂宿再度恢复知觉,妖醒之门已经关上了。

    那妖醒之门沉入了地下,再无声息。

    天空,再度恢复成了蔚蓝色,溪流也重新变得清澈见底,树木欣欣向荣,各种灵兽也在混元山肆意地跑动着。

    若非是混元山内,满地的尸体,只怕没有人会相信,这里曾经是一片人间妖狱。

    末世妖阳再度封印,危机终于解除了。

    可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方才那极短的停顿,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就连叶凌月本人也没有例外。

    可唯独紫堂宿觉察到了,他再看了眼叶凌月,光影已经不见了,似乎连叶凌月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方才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凌月的脸上早已爬满了了泪水,她的身子一软,昏了过去,紫堂宿忙将她抱了起来。

    却看到她的手中,依旧死死地握着那一朵夕颜王。

    四方封魔阵已经消失,四方城主和四方使也再也不见了踪影。

    “老大,呜呜你们都是坏人,害死了凤少爷,老大一定难过死了。”小乌丫气得直瞪紫堂宿,龙包包也用手背擦拭着眼泪,小吱哟则是跳动了叶凌月的身上,不停地用舌头舔着叶凌月脸上的泪水,蓝蓝的大眼睛里,也早就蓄满了泪。

    “紫堂尊上,四方城主和四方使都以身殉道了。四方城的事?”南九和尚悲悯地望了眼叶凌月,替她把了把脉,她身体并没有大碍,只是因为太过于哀愁,才会昏迷不醒。

    “他是四方城主的弟子。”紫堂宿看了眼龙包包。

    尽管四方城主和龙包包的师徒缘很浅,可龙包包已经被四方城主认定是关门弟子。

    那么,四方城以后的事务,都必须交给龙包包。

    待到混元宗的事情平息之后,三宗会分别派人前往四方城,在龙包包独立成长起来,成为四方城的新城主之前,三宗的人会一直辅佐他。

    “紫堂尊上,叶凌月也得处置了,她勾结妖人,还差点害死了大伙。”岳梅见叶凌月手中,还拿着夕颜王,就像毁去夕颜王。

    她才刚抬手,小吱哟和小乌丫都冲上前来,狠狠地瞪着岳梅。

    “坏女人,不准碰老大。”

    “吱哟~”

    紫堂宿凝视着叶凌月手上的那一朵夕颜王。

    死者已矣,可那朵象征着妖祖临世的夕颜王,却并没有因为凤莘和巫重的死而凋零。

    它开的很好,在艳丽的花色的映衬下,叶凌月精致的脸愈发显得凄楚。

    她密密长长犹如羽扇一般的睫毛上,还沾着未干的眼泪。

    “紫堂尊上,求求你,不要毁了夕颜王,月姐姐已经失去了……包包求你,至少给她留一点可以念想的东西吧。”龙包包哽咽着,哀求着紫堂宿。

    “那是夕颜王,它有妖气,会引来奸邪之物。”岳梅还不死心。

    “闭嘴,她已经受够了。”紫堂宿冷声说道。

    他的手上腾起了一抹黑火,黑色的火焰落到了夕颜王上,将夕颜王上的妖气焚烧得一干二净。

    夕颜王依旧是夕颜王,可被黑火一净化,早前的妖气全都消失了,艳丽的花身上,反倒多了一分圣洁之意。

    岳梅这才愤愤闭了嘴,可她还是恶毒地盯着叶凌月,直到紫堂宿将叶凌月交给了燕澈等人。

    “我不会感谢你,主人今日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你们害的,鬼门终有一日,会一报还一报。”燕澈一脸沉痛地接过了叶凌月。

    他说罢,和癞姑、小乌丫、小吱哟等人一起,迅速离开了混元宗。

    紫堂宿没有说话,他也明白,在自己用寂灭塔毁了巫重的肉身的那一刻开始,叶凌月只怕已经将他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