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24章 重新振作

    悉悉索索地说话声,如同细雨般。

    叶凌月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她只觉得眼皮子很沉。

    沉得她不想睁开眼,因为一睁开眼,她就不得不去面对,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她多么希望,自己睁开眼时,能够看到那张无数次陪伴着自己的脸。

    可她明白,这一次,她睁开眼,他再也不会出现了。

    不肯接受现实的她,宁可一直昏睡下去,至少浑浑噩噩的,她可以暂时忘却,那个人已经死了的现实。

    脸颊上,一阵痒痒的湿漉感,叶凌月知道,那是小吱哟在舔她。

    这些日子,小吱哟和小乌丫一直守在她身旁。

    小吱哟不气馁地每天不停地在她脸颊上舔来舔去,舔去她的眼泪,这小家伙,只怕已经担心坏了。

    “这都已经十天了,月儿还没有醒来,风行,我真担心……”

    女人带了几分沙哑的哭声,让叶凌月的意识渐渐聚拢。

    她还听到了孩童的哭声。

    那是娘亲的声音。

    记得她前往四方城之前,曾收到娘亲的信。

    “凰玉,你不要难过,凌月一直是个坚强的孩子,她一定能缓过来的。”继父捏风行在旁安慰着。

    “义母,你不要太难过,凌月妹妹一定会醒过来的。”那是义姐蓝彩儿的声音。

    再接着,是义父义母的声音。

    大家怎么都来了?

    叶凌月大概猜得到,想来是她昏迷之后,燕澈等人将她送回了大夏娘亲和聂风行的守城。

    她昏迷了十日,这样子,只怕把大伙儿都吓坏了。

    只是为什么蓝彩儿,她这会儿应该快临盆了,她应该在阎城和阎九在一起才对。

    怎么能舟车劳顿,到了这里。

    叶凌月的心中一阵愧疚,凤莘和巫重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

    让她一时之间,沉沦了下去,险些忘记了,自己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家人和朋友。

    她的昏迷不醒,给那些关心爱护自己的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折磨。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必须振作起来,不能让他们失望。

    眼皮子重重一抖,就趴在了叶凌月身旁的小吱哟最先发现了这一点。

    它欢喜地发出了叫声。

    正围在床榻旁的众人们,全都围了过来。

    眼皮一阵酸涩,叶凌月缓缓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熟悉的脸。

    只是,人群中,再没有了那一人。

    尽管早就已经知道,睁眼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可叶凌月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月儿,我的乖女儿,你要是难受,就哭出来,别憋着。”叶凰玉搂住了女儿,哭了起来。

    一旁的蓝彩儿、蓝夫人、小乌丫也跟着红了眼。

    “都别哭了,月儿这不是好好的醒来了嘛。”蓝应武和聂风行见了叶凌月醒了过来,先是松了口气,可一看到几个大小女儿哭成一堆的样子,也都鼻子发酸。

    “凤莘的事,我们已经通知了凤府的人。青枫公主和凤澜已经在半路上了。月儿,娘知道你心中难受,可是死者已矣,你必须振作起来。”叶凰玉抹了抹发红的眼,仔细端详着叶凌月。

    不过是十天,女儿叶凌月就瘦了一大圈,那张本就不大的脸,看上去只有巴掌大小。

    她的眼更大了,只是眼眸里没了昔日的生机,整个人看上去死气沉沉,仿佛凤莘的死,也一并将她体内所有的生气抽走了。

    叶凌月昏迷那阵子里,她的手中,一直紧握着那一朵夕颜王,她的嘴里反反复复念着“凤莘”、“巫重”的字眼。

    叶凰玉几次想将花拿走,却发现,叶凌月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

    “娘,女儿答应你,我也答应过他,会好好地活下去。”叶凌月摩挲着手中的那一朵夕颜王,目光有些黯然。

    叶凰玉见叶凌月醒了过来,忙命人准备了汤药,喂她喝了一些。

    叶凌月的神色,这才稍微好了些。

    “义母,我能不能和凌月妹妹单独说说话。”

    一旁的蓝彩儿忽然开了口。

    叶凌月和蓝彩儿在雇佣兵城分开,不过数月。

    蓝彩儿的肚子比那时候又大了许多,看上去足有六七个月了。

    她的脸色,比叶凌月好不了多少,双眼红肿,一脸的欲言又止。

    叶凌月这才留意到蓝彩儿,再看看蓝彩儿身旁,阎九不在,叶凌月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自从蓝彩儿怀孕后,阎九可谓是成了二十四孝老公,眼看蓝彩儿再过几个月就要临盆,阎九怎么会不在?

    再看义父义母的神情,也有些不对劲。

    叶凰玉点了点头,招呼着其他人退了出去,房中只剩了叶凌月和蓝彩儿。

    “姐姐,阎九呢?”

    叶凌月不问还好,她这么一问,蓝彩儿憋了好多天的委屈,一下子全都表露了出来。

    她哇啦一声,哭了出来。

    “他不要我和孩子了,他走了。”

    “什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阎九他怎么会不要你们了?”

    叶凌月一听,大惊失色,不顾自己身子还虚弱,撑起了身来,急忙问道。

    蓝彩儿这才断断续续,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叶凌月。

    原来,自从和叶凌月凤莘等人在雇佣兵城分开后,蓝彩儿就和阎九去了九号阎城。

    阎九也是照顾得很是周全。

    可是就在十几日前,一天夜里,阎九刚哄了蓝彩儿睡下,半夜时,他忽然惊醒,面色很是难看。

    “他告诉我,凤莘有危险,他必须去救他,我追问了几句,可他一声不吭,作势就要离开。我心急之下,就要去追他,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动了胎气。阎九又急又气,替我安胎直到天明。我醒来时,阎九面若死灰,他告诉我,他必须离开了,他说他要返回妖界。他向我道歉,说是已经命人准备了马车将我送回夏都,他以后可能不能再照顾我和我腹中的孩儿了。”蓝彩儿说到这里时,已经是泣不成声。

    蓝彩儿自是不愿意,可阎九没有再解释,只是命人强行将蓝彩儿送了回去。

    直到蓝彩儿会了夏都,再得知凤莘死了,而凤莘死的那一晚,恰好就是阎九异常反应的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