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43章 血淋淋的选拔

    那老妪阴测测地笑了笑。

    “你是在质疑本长老?”

    老妪看着老迈,可说话时,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人不禁心生寒意。

    那名闹事的男人乃是青洲大陆一个中等国家的丁郡守,在国内颇有权势。

    平日里,都是狗眼看人,恃强凌弱的主,可被老妪这般一质问,丁郡守不禁牙齿打了个寒战,咯咯作响,心中暗暗嘀咕着。

    “这老太婆,咋看上去那么邪门。”

    可嘀咕归嘀咕,丁郡守对自家儿子的天赋还是很有自信的。

    他一口咬定了,就是这位白发老妪排挤他儿子。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当真以为,老太婆我老眼昏花,以为凭借一点下三滥的功夫,就能瞒天过海。”

    老妪眼眸一闪,目光落到了郡守儿子的身上。

    她的目光中,涌动着怒火。

    就在那郡守的儿子对上了老妪的眼神时,老妪的身上,忽有一股强烈的波动。

    她手掌一拢,五指化为了鹰爪样。

    指间有红紫色的焰火翻滚着。

    看到了那焰火时,叶凌月的眼皮子急急一跳。

    是精神火种!

    这孤月海的白发长老,竟身怀红色,乃至是像紫色进阶的高级精神火种。

    伴随着火中的出现,老妪的指间飞舞起了一道道螺旋状的火焰。

    老妪忽的目光一凝,那火焰就呼啸而去,朝着郡守的儿子扑去。

    那郡守和他的宝贝儿子,吓得不轻。

    “来人啊,快保护我和少爷。”

    那郡守没料到,白发老妪说动手就动手,忙呼喝着侍卫拦住老妪释放出来的精神火种。

    可不等那些侍卫拔出兵器来,他们就发出了一阵惨呼声。

    只是沾上了一点精神火种的火星,那些拦路的侍卫的尸体,就须臾间,化为了焦炭,倒毙在地。

    四周,一阵惊呼声。

    那郡守和他的儿子更是不敢动弹。

    精神火种卷起了郡守儿子,那人顿时没了形象,高声呼救着。

    “你,你想干什么?孤月海的人竟然当众行凶杀人!”

    丁郡守心中怕的要死,可看着唯一的爱子眼看就要被老妪击杀,哀嚎一声。

    “敢污蔑孤月海者,罪大当诛。”

    老妪二话不说,指尖朝着郡守儿子的天灵盖一指。

    那郡守的儿子兀自挣扎着,可紧接着,一股火辣辣从他的头顶涌入了他的体内,他最初还能惨叫出声,可随着精神火种完全进入他的身子,郡守的儿子的全身,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他犹如羊癫疯发作似的,身子抖动着,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他体内钻出来。

    他的天灵盖上,破开了一个大洞。

    白森森的骨头,正从他天灵盖一点点的钻出来。

    先是头骨,再是驱赶,在精神火种的剥离作用下,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郡守儿子那一身的骨架就彻底和肉身剥离开来。

    当一整副完整的骨架,就这般血粼粼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众人目瞪口呆。

    有些胆小些的,早已是忍受不住,当场呕吐了起来。

    那郡守的儿子,被活生生抽出了骨架子后,身体就如一团和了水的烂泥似的,瘫成了一堆。

    丁郡守本人,已经吓得昏死了过去。

    老妪抽出了那一副骨架后,骨架又发生了变化。

    只听得咔咔咔数声,在精神火种的作用下,原本身量不算高的骨架,发出了爆豆子似的声音。

    更诡异的是,随着声音的传出,原本少年身量高低的骨架,变长变粗,足足变成了成年男人的高矮。

    再看他骨骼的粗细乃至纹路,这哪里是一名十三岁少年的是骨架,分明是一个二三十岁成年壮汉的骨骼构架。

    真相已经是昭然若揭,很显然,丁郡守的儿子的实力是没问题,可他根本超过了孤月海选拔弟子的年龄界限,偏还想蒙混过关。

    谁料到,孤月海的这位长老,生了双火眼金睛,竟一下子就看成了真假来。

    “妄想用区区的缩骨功,来蒙蔽本长老,混入孤月海,真是痴心妄想。”

    老妪说罢,收回了精神火种,在众目睽睽下,那一具血肉模糊的骨架子,轰然倒塌。

    丁郡守的几名侍卫,哪敢再多说,只能是灰溜溜地抬起了丁郡守和早已不成人形的大少爷的尸体,急忙逃走了。

    “你们一个个都看见了,这就是欺骗者的下场。”

    白发老妪也是动了真怒。

    过去的二十多天里,有不少类似的情况出现。

    她因为本命精神火种的缘故,天生就是个火爆脾气,对那些被识破者,无一例外都是杀鸡儆猴。

    老妪的震慑,无疑有些效果。

    原本等待选拔的人群中,有几人流露出了异色来,生怕被老妪识破,遭了毒手,趁着老妪不注意,一个个都溜走了。

    老妪板着脸,让门下弟子继续进行初次选拔。

    人群的最外围,叶凌月顿觉脚底里蹿上了股凉飕飕的凉气。

    这老妪,好厉害的眼力,好霸道的手段。

    她连对方使用了缩骨功都能看出来,要知道,就算是叶凌月本人,在没有使用鼎息的情况下,也很难看得出一个人的骨龄。

    叶凌月心虚着,不知道她待会儿上前选拔时,对方会不会看出她服用了封骨丹?

    叶凌月犹豫了起来。

    “吧嗒。”叶凌月的脸颊上,忽的一热。

    回头一看,就见了小帝莘挥舞着“小爪子”凑了过来,在她的脸上啃了一口。

    小家伙浑然没被方才那血腥的场面吓到,散发着奶香味的小身子不愿意呆在竹筐里,他咿咿呀呀着,要叶凌月抱抱。

    叶凌月心软的同时,原本动摇的决心,又坚定了几分。

    为了让小帝莘快点长大,修复元神,只能是加入孤月海。

    她和凤莘、巫重这几年经历了那么多险难,哪一次不比眼前的这位白发老妪难缠百倍。

    别说是一个孤月海的长老,就算是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得闯。

    叶凌月摸出了一颗隐形丹,藏在了指间,待会儿一旦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她也好进退有度。

    抱着如此的念头,叶凌月排在了队伍的后头,等待着白发老妪的选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