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46章 神医一出手

    海岭上是罡风阵阵,下方是怒浪滔天的银河涧。

    望着被海浪吞没的尸体,叶凌月的眼暗了暗。

    尽管没有自相残杀,可孤月海选拔弟子的残酷性,远胜于天下一锻。

    因为每个人要做斗争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内心的恐惧、

    “啊你们这群恶鬼,什么孤月海,什么名门正派,全都是狗屁。”

    神经绷到了极致,一名武者忽然狂性大发,扑向了孤月海的那几名弟子。

    为首的那名弟子,身形骤退了几步,发狂的少年扑了个空,身子似落叶般,迅速往下坠,眼看就要栽向了银河涧。

    几名围观弟子,面对如此的情景,没有半分同情之色,眼中一片冰冷,显然,对于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孤月海的初次选拔大概能淘汰掉十分之一的人,而第二轮的二次选拔,却能够淘汰掉十分之七以上的人。

    过去二十几天了,能顺利通过银河涧的二次选拔的弟子,最多不超过二十人。

    眼前这一艘船上的人,也不例外。

    眼看那名少年要重蹈覆辙,和那名少女一样横死当场,所有人都不忍着,别开了头去。

    可就在这时,忽有个影子,猛的蹿出。

    那人影身手矫健,蹬蹬几下,脚底生出了一股拈力,身子依附在山壁上,用力一捞,将那名少年抢了下来。

    再看人影几个纵身,人已经从陡峭的海岭边缘翻腾而起,就如一头乳燕,双臂一振,人就落回了海岭上。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有人会相信,一个弱质纤纤的少女,会有如此的能耐。

    那些孤月海的弟子们也是一愣,定睛看去,就见一名身形不高的少女,正老鹰抓小鸡似的,拎着个比她还壮实的少年。

    少女眼睛很亮,脸上虽有些婴儿肥,可五官俊俏。

    因为动用了所剩不多的元力的缘故,她此刻脸颊发红。

    为首的那名孤月海的弟子认了出来,这少女不是早前带着“弟弟”一起来参加选拔的叶凌月嘛?

    叶凌月救下了少年后,稍作调息,食指为针,在那名发狂少年的身上几处要穴点了几点。

    情绪失控的少年,竟渐渐又恢复了清明。

    “我,我刚才怎么了?”

    少年一看身后的银河涧,对于早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浑然不知。

    “你发了失心疯,我这里有颗清心丹,你先服下。”

    叶凌月方才见少年的举动,就知他是一时情绪失控。

    她虽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但是好歹继承了鸿蒙方仙的衣钵,见了病患,不免有几分手痒。

    情急之下,将小帝莘交给了罗衣,自己强提起了一丝元力,使成了拈花碎玉手,总算是将少年救了下来。

    “好!”

    叶凌月刚说完,就听到一阵叫好声。

    包括罗衣在内的多名弟子,都围了上来。

    早前众人也都是被银河涧给吓住了,一时乱了分寸。

    方才见叶凌月潇洒的救人动作,就如打了鸡血似的,个个都回过了神来。

    “诸位,大家不要慌张。这时候,最要命的就是自乱阵脚。我这里有些清心丹,谁若是心烦意乱的,可到我这里领取丹药。我们得相信,天险再难,但人力胜天。只要齐心协力,一定能够安全通过银河涧的。”叶凌月趁着机会,号召众人冷静下来。

    她救人施丹的举动,无形中在人群中树立了一定的威望。

    这会儿众人又缺主心骨,如此一来,不过几瓶丹药,就让叶凌月成了这一船人临时的领头羊。

    叶凌月找了几个有主意些的,心平气和坐下来商量了起来。

    孤月海的弟子们见了,都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态来。

    早前一盘散沙的众人,居然因为这名少女,一下子团结了起来。

    他们有预感,这一艘船上的弟子们,只怕会在这次的选拔中,大放异彩。

    一夜过去了,到了天亮前后,还真让他们想出了个法子来。

    由叶凌月起头,一百多人的少年男女们,将身上携带着的矿石和金属,全都拿了出来。

    能来参加孤月海的选拔的,大部分人家世不错,其中不乏有皇族和贵族,他们身上携带着的材料中,差些的也是龙涎铁,甚至还有一部分的流星铁。

    叶凌月又在众人中,找出了十几名方士,当场开始炼制,用这些金属和矿石,炼制成了一条坚固的合金铁链,这套铁链的长度,也足有上千米之长,粗细相当于人脚踝,很是坚固,即便是在罡风下,也能纹丝不动。

    “我们选出一人,将铁链捆绑在他(她)身上,让她先行进入银河涧,若是遇到了危险,下去的人就立刻拉一拉铁链,上面的人就合力将他(她)拉上来。若是一切平安,那就拉两拉铁链。”叶凌月炼制好了铁链后,向众人宣布着。

    作为孤月海二次考核的银河涧,看上去气势汹汹,可既然它是一种考核,那必定是能通过的。

    只是,铁链是炼制出来了,可谁第一个下去,就成了问题了。

    先不说铁链的长度够不够,银河涧下,也许还藏着海兽。

    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敢主动上前,尝试着第一个下去。

    见众人都是面有畏惧之色,叶凌月拧了拧眉。

    “这样吧,我第一个下去,罗衣,你帮我照顾好小帝莘。”

    “这怎么成,你一个女孩子单独下去,太危险了。你们大家说是不是?”罗衣不赞同了,可她一问众人,众人都没吭声,气得螺衣差点没发火。

    “咿呀”

    其他人没吭声,倒是早前在熟睡的小帝莘醒了过来。

    他发现了自己不在叶凌月身后,顿时躁动了起来,抗议似的在竹筐里动来动去,跟条泥鳅似的,罗衣根本就背不住他。

    如此一来,叶凌月也不放心,把小帝莘一个人留在海岭上。

    “我带着他一起下去好了。”

    说罢,叶凌月就抱过了小帝莘,小家伙一回到叶凌月的身旁,小嘴巴顿时闭得跟河蚌似的,贴着叶凌月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