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47章 别有洞天,孤月海

    用铁链缠紧了腰身,叶凌月单手抓住了铁链,另一只手紧紧抱住小帝莘。

    小帝莘似也感觉到了可能的危险,他不哭也不闹,只是用肥嘟嘟的小手,搂住了叶凌月的脖子。

    众人再齐心协力,将铁链缓慢地往银河涧下放去。

    一旁的孤月海的弟子们张了张嘴,没有多说,只是每个人的眼中,都没了早前的轻蔑。

    他们护送过多艘船,这是唯一一支齐心协力,没有乱如散沙的队伍,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做叶凌月的。

    银河涧中,浪涛惊天,猛烈的罡风强横无比。

    叶凌月四肢凌空,越往下坠,越能感受到天险银河涧的威力。

    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随着铁链一点点往下放,铁链加上人体的重量在和罡风怒浪做着拉锯战。

    可到她们深入到银河涧一半的位置时,大概是八九百米的距离时。

    银河涧下,罡风结合着水汽,形成了一条极其罕见的水底水吸龙,那条水吸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水吸龙吸力无限,瞬间将叶凌月和小帝莘卷入其中,腰上的链条竟一下子被甩开了。

    两人一起被吸入了漩涡中。

    海岭上面,众人只觉得手中的链条一沉,仿佛什么大力在拉扯,再接着,链条一轻。

    “不好,难道是遇上了什么海兽?”

    罗衣等人大惊失色,一时之间都面面相觑着。

    “都是你们,害死了凌月姐弟俩。”罗衣气急,作势就要跳下海岭去查看究竟,被众人死死拦住了。

    叶凌月和小帝莘被水吸龙卷入漩涡时,有片刻间的惊慌,可旋即,她就冷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水吸龙里面,竟然有一个法阵。

    一道雪白色的光芒一闪,银河涧消失了。

    眼前出现了一片阳光灿烂的天空和一方美丽的瀑布,罡风也跟着消失了,四处一片鸟语花香。

    瀑布的落差很大,足有三四百米之高。

    在瀑布的正中,有一块石头打磨而成的平台。

    平台上,走着个矮个子红鼻子的小老头。

    老头身前,插着一根竹竿,老头正闭着眼,打着盹,就连鱼竿上的浮子动了两动都没有发现。

    叶凌月和小帝莘落下时,不偏不倚,“扑通”一声就砸在了老头子的身上。

    那小老头叫唤了一声。

    “哎呦,砸死小老儿了,是哪个不长眼的。”

    老头子睁开眼,怒气冲冲四处寻找着“行凶之人”,哪知张眼就看到了个奶娃娃。

    奶娃娃坐在了平台上,小脚丫子一蹬,就把他的鱼篓给踢进了水里。

    看到了这几日,好不容易才带上来的灵鱼,小老头气得够呛,可他又不能和一个奶娃娃撒火。

    他的身旁,还站着个梳着双鬓的小丫头。

    小丫头长得眉眼极俊,她刚来到了这里,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异色,只是私下打量了下,很快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小老头身上。

    看上去,这位小老头和早前的白发老妪一样,都是孤月海里的长老。

    “这位老先生,这里可是孤月海?”

    叶凌月知道双脚落了地,才悟了,敢情那所谓的银河涧,根本就是纸老虎。

    它不过是看着凶险,只要是候选弟子们胆子够大,敢往银河涧跳,就会遇上那个暗藏在水吸龙里的法阵,自然而然,就会被传送进隐藏在银河涧里的孤月海了。

    “你是通过二次选拔的选手,还带了个小的?”小老头的红鼻子抽了抽,面上的怒色稍敛了些。“等了几天几夜,总算是等到了一个。走,跟着小老头去参加最后的选拔。”

    “老先生,我只是第一个来的,后头还有人,你稍等片刻。”

    “其他人?”

    小老头狐疑着。

    “我们是一起的。”

    这个小丫头,有些不同啊。

    早前顺利进入银河涧弟子,从来都是不管其他人的生死,迫不及待得要去参加最终选拔的。

    叶凌月说罢,安抚了下小帝莘,就折身走到了瀑布旁。

    只见一道金光闪动,一把飞剑凌空而来,她踩上了雌剑九龙吟,骤升了几百米,在瀑布顶端,找到了那一个法阵,用手重重地扯了扯法阵中的那一根铁链。

    海岭上,自从叶凌月“出事”后,众人都沉默不语。

    没有人离开,也没有人再下去。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毫无动静的铁链,忽然被动了两下。

    “看!铁链动了!凌月成功了!”

    罗衣最先发现了铁链上的信号,欢喜的失声叫了出来。

    “会不会有诈?”

    还些人犹豫着。

    叶凌月看上去弱不禁风,而且她还带着个小孩。

    她下去前后不过一刻钟,就顺利通过了银河涧?

    这一点让他们有些怀疑。

    “你们不信就算了,我信,我要下去。”罗衣方才见叶凌月、小帝莘下去时,就后悔了。

    她应该再勇敢点,第一个下去。

    她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算是叶凌月姐弟两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也要替她们找回尸体。

    说罢,罗立刻往回拉铁链,再毫不犹豫的将铁链缠在了身上,朝着银河涧底去了。

    罗衣自然也顺利地进入了孤月海。

    有了叶凌月、小帝莘和罗衣的先例后,越来越多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都往银河涧去了。

    一艘船上,一百多余人,除了最先牺牲的两人,后面一百多人,最后都有惊无险地通过了银河涧。

    看着空空如也的海岭,几名孤月海的弟子若有所思着。

    “秦师兄,看来这一次的选拔,宗门里会多不少新的血液。”一名长得很是清秀的女弟子说道。

    “现在说还为时早了些,谁知道,他们最终能留下来的能有几个。别忘了,主持今年的最终选拔的,可是最挑剔的风长老。他挑选弟子的条件一向极其严苛。”

    为首的那名男弟子不以为然着。

    对于这些新弟子,他并没有太放在眼里,孤月海的残酷,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经受的住的。

    说罢,那几名弟子不约而同地,朝着海岭下方爆掠而去,前方,有一条小船正等着他们。

    ~距离上一名只有最后三十几票了,么么哒大家的月票,今天依旧是万字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