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49章 不长眼的,欺凌到她头上来了

    接下来的几日里,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候选弟子抵达。

    只是和叶凌月这一批不同,他们都是形单影只的来的,最多的一天里,也就只有二十人加入临时营地。

    人一多,又都是十几岁出头的少年男女,难免就会起争执。

    在最终选拔开始的倒数第二天的早上。

    叶凌月和罗衣就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了。

    “外面怎么回事?”

    叶凌月看了下小帝莘,见他正睡的香,也就没带上他,和罗衣一起走出了临时帐篷。

    这孩子一直很黏她,昨晚她强行让他单独睡,他还哭闹了好阵子,天亮前后才累了,睡了过去,这会儿眼角还挂着泪珠呢。

    一出帐篷,就听到了有人在嚷。

    “打架了。”

    叶凌月的双眼眯起,视线穿过了前方的人墙,就看到了几人正打成一团。

    “是黄俊他们。”

    罗衣顺着叶凌月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发现在打架的,就是早前和她们一起过来的几名少年。

    其中和人打得最凶的,正是早前被叶凌月救下来的那名发狂的少年。

    他身上好几处挂了彩,被几名人高马大的壮实少年围住,招架无力,旁边还有几名同来的少女,正急得满头大汗。

    “怎么回事?”

    叶凌月和罗衣忙走上前去。

    “凌月,你们来了就好了。他们几个欺负人。”

    几名少女见了叶凌月,就如见了救星似的。

    这些来孤月海的少年男女们在来到海星岛前,都是素未谋面,大部分没有什么交情。

    可叶凌月同来的这一批却不同,有与叶凌月的计谋,他们团结在一起,渡过了银河涧,也算是共患难过的,相对于其他人而言,感情要深厚许多。

    叶凌月虽然年纪不大,个头也小,可凭着胆识和医术,在众人中,隐隐已经成了大姐头。

    所以见她原来,早前束手无策的几人,都围了上来。

    “他们那群人,说小帝莘根本就不是你的弟弟,而是你偷偷生下来的私生子,还说你不要脸。”

    那几名少女红着眼眶。

    她们和黄俊等人,一早起来准备去领早膳。

    哪知遇到了另外那几名壮实的少年,他们非但插队,还朝着黄俊等人的馒头上吐口水。

    这还不止,他们见叶凌月带着小帝莘,就跟自己的亲儿子似的,就嘲讽叶凌月小小年纪,就水性杨花,带了个不清不白的种。

    黄俊的命是叶凌月救回来的,早就把她当成了救命恩人,其他几名随行的少年,也听不过去,一语不合就打了起来。

    “太可恶了,简直是欺人太甚,你们几个大男人,诋毁一个女孩子,你们要不要脸。”

    罗衣一听,俏脸发白,指着几人大骂道。

    “哟,小娘们,你说谁不要脸。是你们自己的人没用,实力不够,被打死也是活该。”

    殴打黄俊的那几名壮实少年不以为意着。

    其中两人,按住了黄俊的手臂,另外一人,一脚就要往黄俊的肚子招呼去。

    无论是在青洲大陆还是在孤月海,谁实力强,谁就可以像螃蟹那样横着走。

    这几名少年,显然都是深谙此道。

    哪知那名少年脚还没踢到,只听得“唰唰”两声,他忽觉得自己头顶一凉,紧接着,有黑色的“雪”从他头顶飘落。

    再一看,一把长剑抵在了他的咽喉要害处。

    叶凌月英姿飒飒,手执一把剑,一脸的冷凝。

    少年的脚就这样顿在了半空,他绷紧了身子,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撞上了叶凌月的剑。

    “你方才说的很对,实力不够,被打死也是活该。”

    叶凌月说罢,朝着身后做了个手势。

    只见人群中,一下子站成了近百人。

    原来,方才叶凌月和罗衣发现黄俊被打,眼看形势不对,就让人把其他临时帐篷里的小伙伴们也都喊了出来。

    一听说,自己人被几个恶少给打了。

    那些候选弟子们都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

    “你!你们想干什么?”

    看着围过来的黑压压的一片人,那几名壮实少年露出了恐色来。

    “你傻啊,这都不知道?摆明了人多欺负人少啊。”

    叶凌月说着,眸光一转,雌剑九的剑尖挽了一朵剑花。

    那少年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那剑尖就如一条滑溜的小鱼,嗖的从他眼前,滑到了腰上。

    耳边,是什么东西,突然断裂的声响。

    他只觉得下身一凉,裤子一脱到底,他忙用手去扯裤子,可紧接着,几十双拳头铺天盖地落下。

    那几人还未来得及求救,就被愤怒的小伙伴们,打得哭爹喊娘。

    “教训下就够了,别过了头。”

    叶凌月收起了剑,示意罗衣提醒大伙。

    “笑死我了,这群人脑子是怎么长的,居然敢挑衅我们,也不看看,我们有多少人。”罗衣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打群架的滋味,不过她也不敢太放肆。

    叶凌月只是笑了笑,心中却是警惕了起来。

    若仅仅只是插队挑衅,也就罢了。

    对方那群人直接往她和小帝莘身上泼冷水,看上去绝不简单。

    难道幕后有什么人指使?只是她才刚到孤月海,又没得罪什么人。

    叶凌月思索着,目光在附近围观的人群总梭动着,可是没有看到任何眼熟的面孔。

    叶凌月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她教训那几名壮实少年时,有一个人影,鬼祟地潜入了叶凌月所在的那个临时帐篷。

    帐篷外的那场闹剧,把附近的人都吸引去了。

    那个人影趁着机会,悄然进入了临时帐篷。

    她扫了眼帐篷,很快就看到了还躺在榻上的小帝莘。

    小家伙睡在了襁褓里,看上去,睡意正浓。

    “算你倒霉,投胎投到了叶凌月弟弟身上。她害得我没了爹娘和哥哥姐姐,今日,我洪明月也要让她尝尝,痛失至亲的滋味。你真要怪,就怪叶凌月和你那个贱人娘亲。”

    进入帐篷的人,正是洪明月,外面的那场闹剧,自然也是她暗中指使着裙下臣捣的鬼。

    她步步逼近床榻,满脸怨毒地盯着小帝莘,伸出了罪恶之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