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50章 小帝莘的初次觉醒

    洪明月抱起了小帝莘,看清了襁褓里的婴孩时,洪明月一怔。

    这是叶凌月的弟弟?

    小家伙的脸圆圆的,五官完美无瑕,身子软软小小的,带着淡淡的奶香味。

    真是个漂亮孩子。

    饶是洪明月,在抱着小孩时,心底的某处,也不由软了软。

    洪明月盯着酣睡的小帝莘,眸间神色复杂,自从她修炼了合欢功后,杀了不少人,十指上可算是沾满了鲜血,可对这么个小生命下手,还是第一次。

    不知是处干什么心理,她的手迟迟没有掐下去,反倒微微发起了抖动来。

    许是察觉到了有动静,小帝莘蓦然睁开了眼。

    看到小帝莘的眼,微微上扬,一眼正对上了洪明月。

    “咿咿呀呀(纳尼,洗服儿哪里去了)”

    小帝莘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他虽然暂时还不能说话,但大致已经能听懂旁人的话了。

    洗服儿这个字眼,还是早前,他听青枫公主和凤澜夫妇,打趣儿叶凌月时,记下来的。

    虽说不明白“洗服儿”的具体含义,不过潜意识里,小帝莘很喜欢那个字眼。

    小帝莘发现抱着自己的居然不是叶凌月,恍若精灵般的大眼里多了一丝不满。

    洗服儿怎么又偷偷溜了。

    而且还把他交给了这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怪女人,这女儿身上有股很臭的味道,没闻错的话,应该是骚味。

    小帝莘不开心了,挺挺的小鼻子皱了皱,手不耐烦地舞动着,跟拍苍蝇似的。

    “咿咿呀呀(去去去,臭女人)”他想要摆脱洪明月的手。

    看到了小家伙眼中明显的嫌恶之色,洪明月先是一惊。

    她见小家伙忽然出声,吓了一跳。

    她是趁着叶凌月等人不注意时,偷偷溜进临时帐篷的。

    若是小孩的哭闹声惊动了外面的人,后果不堪设想。

    洪明月脑中,闪过了自己的爹娘双亲,还有自己如今的境况,心底一硬,手掌捂住了小帝莘的嘴巴。

    “死去吧,小鬼,你放心,很快,我就让你的那个贱人姐姐下去陪你。”

    洪明月使足了劲,小帝莘年纪小,被她捂死死的无助鼻子,根本透不过起来。

    “咿呀”他的呼叫声越来越弱,小脸已经呈出了青紫色。

    小家伙的眼睛,盯着营帐口,他算是发现了,这个女人根本是不怀好意。

    她想杀他。

    小帝莘有些急了,他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着,忽的,目光落到了床榻上的一把剑上。

    雄剑九龙吟静静地躺着。

    那把剑,叶凌月因为不能使用,一直携带在身边。

    今早她离开营帐时,去的匆忙,还未来得及带上。

    那把剑……小帝莘的大眼里,闪过了一丝和他的年龄极其不相符的厉光。

    有什么东西,迅速流窜过他的小脑瓜子。

    忽的,床榻上的雄剑九龙吟动了动。

    猛地朝着洪明月飞来。

    洪明月用尽了气力,打算憋死这小家伙,浑然不知身后的异动。

    等到她意识到不对劲时,身后,哗的一声,一道黑光横冲而来。

    “啊。”

    洪明月只觉得脸颊右上方一疼,下意识地用手去挡,雄剑九龙吟风驰电掣般剑风已经擦过。

    洪明月的眼角位置,一块肉被割了下来。

    她忙用手捂住了伤口,手中的小帝莘,被她狠狠摔在了地上。

    血,如溪流般从洪明月的指缝间流了出来。

    若是剑再偏一点,伤到的就是洪明月的右眼了。

    “这是什么破剑。”

    洪明月疼呼着,见鬼似的盯着那把九龙吟。

    九龙吟在一击得手后,就悬浮在半空,洪明月再看看地上的襁褓。

    小帝莘的脸色跟打了霜的茄子似的,身子一动不动,看上去已经没有了呼吸。

    被这么用力砸下,又还是个婴孩,必死无疑。

    洪明月急着查看自己的伤口,也不敢再多逗留,夺路而去。

    待到洪明月逃离之后没多久,叶凌月和罗衣走了进来。

    看到了悬浮在半空中的雄剑九龙吟,再看看躺在地上的小帝莘以及洒落在地的血迹。

    叶凌月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

    “小帝莘。”

    她冲上前去去,发了疯似的抱起了小帝莘,身子颤抖个不停。

    就在叶凌月不知如何事好时,小家伙的咳了几声。

    原本青紫色的脸,慢慢恢复了红润。

    他张开了那双精灵般的大眼,看到了叶凌月时,兴奋不已。

    “咿咿呀呀(洗服儿,窝是不是很能干,装死骗过了那个坏女人)”

    可他得意还没多久,脸上湿湿热热着。

    他呆了呆,看到叶凌月那张巴掌大的精致脸蛋上,哭得梨花带雨。

    叶凌月哽咽着。

    “你吓死我了,若是这一次,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了。若是这一次你再有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说着,她紧紧地抱着小帝莘,就好像他会凭空消失似的。

    小帝莘觉得心里闷的慌。

    他想告诉洗妇儿,他没事,他可聪明嘞,还懂得用那把黑剑去袭击那女人嘞。

    他会保护自己,以后还可以保护洗妇儿。

    可他说出口的,却是咿咿呀呀,听得叶凌月一头的雾水。

    到了最后,小家伙只能用力地握了握小拳头,内心发誓,下次再遇到那个坏女人,一定要好好教训她,谁让她还得洗服儿哭了。

    一旁的罗衣听得呆呆的,隐隐觉得,叶凌月的这些话怎么有些不对劲。

    她们俩?真是是姐弟,怎么听上去,倒像是恋人间……

    罗衣瞅瞅叶凌月和小帝莘,摇了摇头,被自己脑子里的胡乱猜测给吓到了。

    怎么可能,小帝莘只有那么点大。

    叶凌月担忧过后,情绪控制了一些。

    她查看后,确认小帝莘没什么事,这才查看起临时帐篷来。

    “有人进了营帐,而且打算杀小帝莘。”叶凌月看着满地的鲜血,以及一小块疑似犯人的血肉,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很是懊恼。

    “怎么会?难道你和小帝莘有什么仇家?”罗衣想不明白了,什么人会对那么可爱的小帝莘下手。

    “我们俩的仇家,还真不少。”叶凌月冷声说着,她一改早前和蔼可亲的模样,脸上浮动着戾气。

    她还以为,身处在孤月海里,她和小帝莘就会很安全。

    她日后,绝不会再贸然留下小帝莘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