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51章 最终选拔

    临时帐篷的事情之后,尽管叶凌月仔细检查了临时帐篷的周边,可都没有发现行凶之人。

    她也留意过,这些候选弟子中是否有人受伤,可也没见人有任何异样。

    叶凌月并不知道,这几日,洪明月都躲在了自己的临时帐篷里。

    “废物,一群没用废物。”

    远离叶凌月等人所在的帐篷的一顶帐篷里,洪明月正坐在一张银狐皮上,一副女首领的模样。

    她的身旁,服侍着几名神情有些异样的少年男女。

    他们的眼神都有些呆滞,眼底带着敬畏之色,这些都是被洪明月用搜魂术控制的人。

    其中,就有早前蓄意挑衅黄俊,污蔑叶凌月的几名壮实少年。

    他们身上的伤都还没好全,一个个看上去狼狈不堪。

    洪明月早前还以为,叶凌月带着个拖油瓶,自己控制了十几人后,可以趁机欺凌她。

    哪知道,事情恰好相反,也不知叶凌月用了什么邪门手段,居然拉拢了那么多人。

    据说叶凌月一伙的人至少有百来号人。

    这么多人,洪明月更不敢再动手。

    本以为已经杀了那个小贱种,可以让叶凌月痛苦一番,哪知道,那小贱种居然没有死。

    洪明月已经打听到了,小帝莘没死。

    真是事事不顺,洪明月怒着,脸上倏的一疼,早前被雄剑九龙吟划伤的那一个伤口,一下子又疼了起来。

    “还杵着干什么,把我的生肌良药拿过来,还有镜子。”

    洪明月受伤已经有两天了。

    回来时,她就已经检查过了,那伤口不过指甲盖大小,用了陈鸿儒留下来的一些生肌良药后,伤口很快就止血结疤了。

    洪明月自小就是天生丽质,虽然用玉蟾丹变化了容颜,比起早前稍逊了一些。

    可她学习了合欢功后,气质发生了变化,倒是弥补了她容貌上的缺憾。

    即便是如此,洪明月对她的这张脸还是极其爱护的。

    她接过了生肌良药后,对着早已不存在伤口,仔仔细细涂抹了几次。

    看到了毫无疤痕的伤口时,她满脸的欢喜。

    可就在这时,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目光忽然一滞。

    她原本如剥壳鸡蛋似的皮肤上,忽然生出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斑。

    那黑斑的位置,就是早前受伤的地方。

    “怎么会有斑点?”

    洪明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拿着镜子,仔仔细细又照了一遍。

    可越照,她越发现,那一块黑色的犹如胎记似的斑点,就长在她的眼角处。

    “啊!”

    洪明月一把丢开了镜子。

    是那把剑!那把剑一定有古怪。

    洪明月想起了那一把,不经人控制,就自动攻击的九龙吟。

    那把剑黑漆漆的,浑身散发着让洪明月骨子发寒的阴冷寒气,难道说,就是那把剑让她的脸上出现了黑斑。

    洪明月自然不会知道,雄剑九龙吟是叶凌月用了灰火,再结合了凤莘、巫重体内的龙血以及天才材地宝炼制而成的。

    这些灵材,都是至阴至阳之物。

    其中,至阴的煞气,尤其是凤莘和巫重的血,炼化后,成了那一把雄剑九龙吟。

    那剑中携带的煞气,寻常的人,根本无法承受。

    而且这种煞气,还会一点点的扩散,黑斑紧紧只是开始而已。

    洪明月自然也不会例外。

    洪明月思来想去了半天,还是将镜子捡了起来。

    她看着眼角的那一块污垢似的黑斑,恨不得一刀将她挖下来。

    她想了想,取出了一盒上好的胭脂水粉,擦了一层又一层,再用刘海遮盖住了眼角,这才松了口气。

    “也罢,等到最终选拔之后,再修理叶凌月和那个小贱种。”

    洪明月想了想明日即将到来的最终选拔,嘴角浮起了笑容来。

    她控制的那些人中,有一人的兄长,早几年,加入了孤月海,洪明月也因此,早就打听过最终选拔的内容。

    若是最终选拔真的照她听说的那样,那叶凌月和那个小贱种,没有一个会入选。

    届时,两人就成了任她拿捏的软柿子了。

    时间转瞬即逝。

    在所有候选弟子的翘首期盼中,孤月海的最终选拔日,终于到来了。

    第三天,临时帐篷外,数日不见的钓鱼叟出现了。

    他一改早前穿着随便的模样,换了身长衫。

    “大伙儿听着,每十个人成一列,待会每十个人一批,跟我前去参加最终选拔。”

    钓鱼叟说罢,众人就分别排好了队伍。

    叶凌月和小帝莘、罗衣成一列。

    洪明月和她的几名手下也站成一列。

    被钓鱼叟带走的候选弟子们,都没有返回。

    其中有一部分人应该是顺理通过了选拔,但余下的那部分人,则是不知所踪。

    钓鱼叟的口风很紧,回来领人时,不肯透露任何关于最终选拔的事。

    如此一来,随着临时营地里的人一个个的减少,营地的上空,就好像是笼罩了一层低气压。

    就连素来喜欢谈笑风生的罗衣,也这会儿也紧张了起来。

    “哎,我真担心,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罗衣感慨道。

    “瞎说些什么,没准我们都会入选的,就算是不入选,不也都会留在孤月海嘛。”

    叶凌月安慰着罗衣,她的背后,小帝莘一脸的无忧无虑,两人看上去,对于即将到来的最终选拔,没有半点担心。

    “要是我爹娘知道,我成了杂役,一定会觉得很丢脸。而且我听说,杂役是不能学武,也不能和普通的弟子接触。希望我们都不要成为杂役。”

    罗衣正说着,钓鱼叟走了过来,他扫了眼众人,目光在叶凌月和小帝莘身上,多逗留了片刻。

    “轮到你们几个了,跟着我一起走。”

    叶凌月看看四周,营地里只剩下了稀稀拉拉三四十人,时间也已经到了下午,看来最终选拔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

    听说孤月海每年招收弟子,最多五十人,不知道前面的人中,有多少人成功入选。

    “老人家,你先等一等。”

    就在钓鱼叟准备掉头就走时,叶凌月忽然叫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