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55章 特殊待遇

    一名管事模样的妇人走了出来,她一身素裙,绾了个团髻,模样还算周正。

    “我是浣衣坊的萧管事,以后你们就归我们管。你们几个都是新人,今晚先住下。既然是来了浣衣坊,我就先讲下规矩,每个浣衣坊的杂役,每天都要完成五桶衣物。若是能顺利完成,一个月可以得到一块低级灵石。没完成者,扣除三餐,没收灵石。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你们可以休息。”

    灵石?

    叶凌月被分配到浣衣坊原本还有些郁闷,她还在担心小帝莘会不会习惯。

    可听到灵石时,还是不由多长了个心眼。

    孤月海中,竟然有低级灵石?

    能当成神界的通用货币使用的低级灵石,孤月海里似乎也是当成了直接流通的货币。

    叶凌月来到孤月海后,就已经发现了,孤月海是个极其逆天的存在。

    先不说这里的灵气充裕,远非外界所能比,就连这里的弟子,也是强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还有眼前这些所谓的长老管事们,似乎个个也都比混元老祖的修为还要高深。

    他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直没有和混元老祖那样,直接进入神界。

    孤月海,和叶流云已知的瑶池仙榭、南无山有些不同,他们门中的弟子,实力远比那两派强。

    早前紫堂宿的出现,也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而且看上去,瑶池仙榭和南无山的人,也不知道孤月海的真正实力。

    与其说孤月海是个超级大宗门,这里更像是“次神界。”

    留在这里当杂役,叶凌月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但转念一想,能够获得灵石,那倒是个意外的收获。

    鼎灵处于沉睡状态,已经很久了。

    若是能够得到更多的灵石,也许她就能够让鼎灵尽快苏醒过来。

    抱着这样的念头,叶凌月一扫早前的忧愁,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

    叮嘱完后,萧管事就带着众人,往他们的住处走去。

    杂役在孤月海是最低等的存在,他们的住处也很简陋。

    几间简陋的平房,石铺、破被褥和草席,再就是可以同时供十人睡觉的大通铺,甚至连男女都不分。

    在大通铺上,还整齐地摆放着两套杂役穿戴的衣帽,是最难看的灰青色。

    这样的条件,让早前在家中都是天之骄子的新人们很不满。

    可是被萧管事冷漠的眼神一扫,谁也不敢多说。

    一个个都是苦眉愁脸的,领取了衣帽。

    “你叫叶凌月是吧,你的情况,风长老已经跟我说了,你跟我来。”

    萧管事走到了叶凌月的旁边,单独把她带了出来。

    叶凌月有些受宠若惊,其他的新杂役们,个个都羡慕地看着叶凌月。

    萧管事一直将叶凌月带出了浣衣坊,到了一处独立的院落旁。

    院落里有几间小茅房,和叶凌月母女俩早年住的简陋北庄有些相似。

    这让叶凌月有种恍惚回到了叶家时的感觉。虽然比不得叶凌月在大夏时的住处,但独门独户,有厨房还有卧室,茅厕。

    卧室里也铺上了干净的新被褥,就连杂役服也比其他人的要新很多。

    矮房算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比起那些大通铺而言,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我听说你的弟弟帝莘被选入了碧月崖,他年纪小,以后夜晚还需要由你来照顾。风长老体恤你姐弟俩相依为命,就额外让人准备了这间小院落。但住处归住处,私下你也别以为你可以有任何特权。白天你该干的活一样都不能少。我也不会因为你有个天赋异禀的弟弟,就对你另眼相看。”

    萧管事严肃道。

    当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叶凌月暗忖。

    萧管事说的是正义凌然,但是她对叶凌月明显态度比其他杂役好多了。

    这一次的招收的弟子中,出现了一名五元涅槃体的弟子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孤月海。

    如此天赋的弟子,而且还是个孩童,无论是拜哪个长老为师,前途都必定是不可限量。

    萧管事能看管浣衣坊,自然也是个人精,对叶凌月的另眼相看,也是希望小帝莘将来飞黄腾达,能够帮衬她一些。

    “多谢萧管事。”

    送走了萧管事后,叶凌月打量了下小院落,心中满意的很。

    她身上带着不少秘密,而且又怀有鸿蒙天那样的神奇空间,还真不方便和人合住。

    “也不知,小帝莘怎么样了。”

    叶凌月若有所思着,拿出了怀里的那块凰令。

    碧月崖,孤月海内门所在。

    奢华又不失大气的主事厅内,坐着几名长老以及一名面目儒雅的灰发长者。

    风长老带着四名新招收的内门弟子,手上抱着小帝莘,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候。

    这几位,就是孤月海内门的四大长老风、花、雪、月。

    其中风长老资历最浅,排在最末。

    几名长老中,年纪最大的约莫九旬开外,年纪最轻的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至于那名灰发长者,年龄介乎于众人之间,大概七旬开外,此人正是孤月海的掌教无涯。

    “启禀掌教,这几位就是经过严格筛选哦,选出来的新弟子,还请几位过目。”

    风长老恭敬道。

    说罢,他身旁的几名弟子,尤其是洪明月,忙走上前去。

    “拜见掌教和各位长老。”

    洪明月嘴甜,第一个说道。

    她早前还以为能遇到紫堂宿,但很可惜,没看到。

    洪明月是什么人,虽然心底失望,但是她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洪明月也知道,这几位中,很可能有一人会是她将来的师傅。

    本是想讨好几位孤月海的高层,吸引他们尤其是掌教无涯的注意力,哪知道,包括掌教无涯在内的人,都没有留意洪明月。

    相反,他们的目光都落到了风长老以及他手上的那个小娃儿手上。

    其他几名长老看了过去,看到了风长老的脸时,几名长老不由莞尔。

    “我说风长老,你的脸是怎么了?”

    原来风长老那张木头似的脸上,多了长长短短很多条抓痕。

    就连平素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也被抓得跟草窝似的,一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