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57章 小帝莘会说的第一句话

    一来一去,无涯掌教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为今之计,无涯掌教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小帝莘自己撤力。

    可他那么小,能懂得嘛?

    无涯掌教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

    其他四位长老看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奇怪。

    无涯掌教怎么还不撤力,十年功力还不够,难不成他还想送个二三十年的修为出去?

    掌教就是掌教,好大方啊。

    洪明月在内的几名弟子,看的眼睛都红了。

    谁也不知道,无涯掌教这会儿也是骑虎难下。

    就在无涯掌教内心煎熬之时,小帝莘的怀里,忽然发出了细微的响声。

    “小帝莘,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嘛?”

    轻柔的女声,犹如天籁似的钻入了小帝莘的耳里。

    他早前还好奇着无涯掌教的手,在他脑袋上搁那么久干啥嘞,要不是有股暖洋洋的感觉,弄得他很舒服,他早就抗议了。

    一听到叶凌月的声音,小帝莘大眼睛一亮,也不管元力灌顶不灌顶,晃了晃小脑袋瓜子,一屁股坐在了无涯掌教的膝盖上。

    小爪子往自己的怀里挠了挠,抓出了一块比他手还要大的令牌。

    洗服儿的声音就是从这玩意里传出来的哎。

    小帝莘的举动,瞬时让无涯掌教的手收了回来,无涯掌教松了口气,再运息一看,无涯掌教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的修为,居然直接被小家伙吸走了五十年啊啊啊。

    其他四位长老看看掌教早前红润发光的面色,一下子变成了菜色,还觉得有些古怪。

    再看看罪魁祸首小帝莘,正抓着块像令牌似的东西,翻看着。

    那块令牌似的东西,不用说,就是凤令了。

    叶凌月经历了上一次的事后,心有余悸,就将凤令和凰令分别呆在了小帝莘和自己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这次还真派上了永昌。

    小帝莘可没功夫去理会旁人的反应,他心里想着,洗服儿,窝想你了。

    心里想着,小帝莘的小嘴儿张了张,还真迸出了一句话来。

    “洗服儿。”

    听小帝莘居然开口说了话。

    主事厅里,几位长老和无涯掌教再度大惊。

    元力灌顶,竟然真的让小家伙开了灵智?

    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家伙,居然会开口说话了?

    只是,小孩刚才叫了啥?

    爹?还是娘?听着都不对啊。

    同样纳闷的还有拿着凰令准备联系小帝莘的叶凌月。

    她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个稚嫩的声音。

    “小帝莘?”

    她又轻轻喊了一声。

    这一下,小帝莘的反应可大了,他咧开嘴,喊了一声。

    “洗服儿!”

    字正腔圆,外带声音响亮。

    叶凌月懵了。

    主事厅里,所有的人也懵了。

    洗服儿?媳妇儿!!

    见无涯掌教和一干长老都是满脸的震撼,风长老地咳了几声。

    “咳咳,是叶凌月吧,小帝莘已经拜入掌教门下,明日本长老就会送他回去。”

    风长老大致听出来了,凤令里的声音,是属于那个姓叶的小杂役的。

    只是他一直以来,都以为小帝莘和叶凌月是姐弟。

    可这么一听,两人难道不是姐弟,而是叶凌月是小帝莘的童养媳?!

    风长老对世俗间的婚俗不大懂,但想想叶凌月和小帝莘长得不像,两人又不同姓,早前叶凌月也从没亲口说过,她和小帝莘是姐弟,想来是他们误会了。

    风长老说了几句后,叶凌月应了几声,一脸莫名地放下了凰令。

    那一边,风长老也将小帝莘和叶凌月的关系,以及叶凌月今日的表现都大致汇报了一遍。

    “原来如此。具体的事情,你改日问清楚了。小帝莘年纪好小,世俗的婚约对他而言,只会是羁绊。但他的确需要有人照顾,就先照你的安排办吧。若是他将来长大成人,依旧对那小杂役有感情,就由他自己定夺,若是感情淡了,孤月海也不会亏待了那小杂役。”

    无涯掌教并没有将叶凌月的事太放在心上。

    说来也是凑巧。

    无涯掌教当年在加入孤月海时,家中也是订了门亲事的。

    无涯掌教成年后,修炼有成,又不愿意为红尘俗世所羁绊,就返回家中退了婚事。

    所以在无涯掌教看来,小帝莘和叶凌月的事,并不算是什么。

    其他长老,也是不以为然着,毕竟一个杂役和掌教弟子,两者身份天差地别,小帝莘如此的才貌天赋,将来要找怎样的双修伴侣都可以,那小杂役,他长大后,就会淡忘了。

    倒是一片的洪明月听罢,心中打起了小九九。

    她是知道叶凌月和凤莘早就有了婚约,怎么现在和一个小婴孩有了婚约?

    这件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洪明月神情复杂,她如今心里,可是恨透了叶凌月和小帝莘,这两家伙的出现,把她的如意计划完全打破了。

    至于洪明月入了孤月海后,想要寻找的紫堂宿的下落所在,也是一直毫无音讯。

    她私下也询问过紫堂宿的一些消息,可是让她吃惊的事,无论是外门还室内门,孤月海中的弟子,竟然都不知道紫堂宿这个人。

    就好像,根本就没有紫堂宿这个人似的。

    既然找不到人,洪明月只能另作打算。

    她决定先对付小帝莘,那小家伙得了无涯掌教的一部分功力,天赋又胜人一筹,将来必成大患,一定要及早收拾了。

    只是洪明月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因为孤月海的内门碧月崖和外门不同,碧月崖虽为崖,可事实上,它却是由四座独立的山峰,风、花、雪、月、无涯峰组成的。四大长老的弟子和掌教的弟子,分别要在五大峰上生活、学习、练武,平常她根本没机会接触到小帝莘。

    洪明月见自己的计划落空,很快就萌生成了一个念头来。

    她知道,她一时半会没法子在小帝莘手上再下手。

    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法子在叶凌月手上动手。

    洪明月控制的几人,都成了外门弟子。

    别忘了,所有的杂役可都是和外门弟子一样,生活在海星岛上的。

    一名小小的杂役的死活,上头的人可不会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