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58章 新老杂役之争

    叶凌月放下了凰玉,心神还有些恍惚。

    她有没有听错,小帝莘会说话了,他还喊自己“洗服儿”……

    有种哭笑不得的冲动,哎,这事要一传出去,流言只怕要传得更难听了。

    叶凌月晃了晃脑袋,望着空空荡荡的小卧室。

    “无论如何,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修炼也不能懈怠。”

    叶凌月盘腿坐了下来,进入了鸿蒙天。

    在开始修炼前,她看了眼手掌中的鼎印,鼎灵依旧还没苏醒过来。

    她暗暗下定了决定,一定要尽快赚取足够多的灵石,想法子让鼎灵尽快恢复过来。

    一夜无事,叶凌月睁开了眼,神清气爽,体内的元力又丰厚了一圈。

    再查看了下体内的灵气,来到孤月海后,她发现鸿蒙天里的灵气也充裕了不少,这显然是因为孤月海里的灵气影响的缘故。

    叶凌月吃了些灵果后,就到了浣衣坊,萧管事的话,她可不敢忘记。

    如今小帝莘成了无涯掌教的弟子,她作为唯一的家眷,更不能拖了小帝莘的后腿。

    才刚进了浣衣坊,一个黑影“嚯”飞了过来,若非是叶凌月反应快,险些就砸中了它。

    那黑影“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结实的青石铺砌的地面上,顿时多了一个大坑,石屑飞扬。

    叶凌月定睛一看,那黑影却是个大铁桶,桶身比她的腰还粗,足有她一人多高。

    再看眼前,站着两名飞扬跋扈的老杂役。

    她们十六七岁,看起来来到孤月海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

    此时,她们都插着手,一脸的傲慢,斜眼看着叶凌月。

    “我叫做方柔,是浣衣坊老杂役中的老大。你就是那个单独住一个小院落的新人?你和萧管事有什么关系?”

    在浣衣坊,无论是新老杂役都是睡大通铺的,有差别的不过是老人睡得是五个人一张的大通铺,新人则是十人。

    哪知道这个多年来的规矩,昨日居然被破了。

    老杂役们听说,一个小新人得了个院落,他们都很不满。

    “没什么关系。”

    叶凌月也知来者不善。

    这几名老杂役,个个人高马大,常年的粗活,让她们的身子板很是结实,看修为,大概在轮回二道左右。

    几名老杂役一听没关系,更加有肆无恐了。

    “萧管事应该也和你说过了,新人就应该乖乖听话。去提水,其他新人都已经去了,就你最慢,你今日的任务就是外面那个水池子里的水灌满。”

    浣衣坊因为要洗刷整个孤月海门人的衣物,一天的用水极其庞大。

    这里也没有井水地下水,所以当天的用水,都是早一日,浣衣坊的杂役们负责提水先准备好的。

    提水一直是个苦差事,那些老杂役们都不乐意干。

    好不容易等到了几个新人,老杂役们就趁着萧管事今日不在,全都推到了新人们的身上。

    提水?

    叶凌月以前在叶家早期虽然过得不大好,可好歹也是个小姐,又有娘亲和刘妈关照着,压根没做过什么粗活,替人洗衣服这种事,她还真没做过。

    相比较起来,她反倒更乐意去提水。

    再看看浣衣坊里,果然没见其他新人的影子,叶凌月也明白初来乍到,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不可擅动的道理。

    横竖只是提水,她也不多说,提起了铁桶就往外走。

    看到了叶凌月“乖乖”听话,那些老杂役们更加相信了叶凌月所说的,她和萧管事没有关系的话。

    “真是不知死活,看她待会儿怎么哭。看来外门的几位少爷交代的事,不费什么力气就可以完成了。”

    方柔摸出了一个小袋子,在手中抛了抛,里面传出了灵石碰撞的声音。

    其他老杂役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叶凌月走出了浣衣坊,就看到浣衣坊的外面,有两个方形的水池,想来是平日浣衣坊洗衣取水用的。

    只有两口池子,二十多个杂役,方柔那帮人却让她一个人灌满一个池子,其他人只用灌满另外一个池子?

    拎了拎手中的铁桶,这玩意至少也有七八十斤重。

    据叶凌月所知,离浣衣坊最近的水源就是早前她们传送过来的银河瀑。

    银河瀑距离这里,至少也有七八里路,加上木桶,一来一回,只怕最少都要大半个时辰。

    叶凌月眉头一皱,已然明白,方柔那帮人,分明就在刁难她。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恰是这时,有一名和她一起来的新人,气喘吁吁地提着铁桶,走到了另外一边的池子前,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手中的铁桶里的水,注入了池子里。

    可怜的铁桶里,只有半桶水而已。

    要灌满这一个池子,至少也得五六百桶水。

    “你怎么还在这里,再不灌满水,晚饭就别想吃了。”

    那名新人也是一名轮回一道的武者,可颠簸的山路,加上铁桶,他也累的够呛。

    “多谢提醒,我过会儿再去取水。”

    叶凌月笑了笑。

    待到人走远了后,叶凌月再看了看身后的池子。

    她神识微微一动,木桶里立刻就灌满了一桶水。

    提水?那也算事?

    她坐拥鸿蒙天,神识一动,就可以轻松调动鸿蒙天里的水资源。

    彩虹溪里的水,她是舍不得送出去的,但是那些三足鸟人挖掘出来的井水什么的,要多少有多少,别说是一个池子的水,就是十个百个,她也能够灌满,而且不需要一刻钟。

    如此一来,她完成任务,就是分分秒秒的事。

    余下来的时间,也就都是她自己的了。

    叶凌月神识一动,进入了鸿蒙天,继续开始了修炼,只是每隔一个时辰,就会外出,往池子了灌几桶水。

    一日光阴,转瞬即过,等到了黄昏前后,金色的夕阳余晖照亮了池水,犹如一池的黄金。

    浣衣坊的门吱啊一声打开了。

    方柔为首的那群老杂役们,都迫不及待走了出来,尤其是那个叫做叶凌月的新人的。

    一天时间,是不可能灌满一池子的水的,他们已经准备着,看那些新人们的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