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63章 收买老大粉一枚

    鼎灵的回归,无疑对叶凌月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然它如今看上去的情况可能上去,还不大好,可至少是醒过来了。

    叶凌月安顿好了小帝莘后,手掌心里的乾鼎鼎灵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嘤嘤,主人,你不怪我了?”

    鼎灵见到了叶凌月,又是欢喜又是愧疚。

    小帝莘的事,鼎灵至今还愧疚的紧。

    “你只是一介鼎灵,没法子炼制出成年肉身的事,我也不怪你,只是下次,若是你不行的话,需要先告诉我。还有,小帝莘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为何我分明将凤莘和巫重的元神融入了他的肉身,他却没有一点他们俩的记忆?”

    尽管小帝莘也很天真可爱,偶尔还带一点小小的狡黠,可他没有过往和叶凌月相处的记忆,这一点,让叶凌月至今耿耿于怀。

    她想恢复他的肉身,更像恢复他消失的那些记忆。

    “主人,这件事,我在昏睡时,也想了个明白。那是因为小帝莘的元神受伤太严重的缘故。若是想彻底恢复,也只能在孤月海里,寻找让元神迅速强大的法子。只是这个法子,就算是在孤月海中,也是被列为最高机密,寻常人,很难接触到。”

    鼎灵解释道。

    叶凌月也为难了,她如今只是个杂役,别说是最高机密,就连进入碧月崖那种地方,都是不可能的。

    “不过主人,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感觉到,孤月海的深处,有一个很强大的元神,若是能找到那个元神,一定能够帮助小帝莘的元神强打起来的。”

    鼎灵灵识刚恢复,只能大概感觉到那强大元神的存在,却不能确定,那元神的具体位置在何处。

    更何况,叶凌月所处浣衣坊,本就是孤月海最外围的地方,感应起来更加困难。

    鼎灵的话,让叶凌月顿时有了信心。

    但她也明白,鼎灵恢复,乃至强大起来,都需要大量的灵石,尤其是优质的中级灵石。

    她总不能次次都靠小帝莘找师兄师姐要灵石,为了鼎灵,为了小帝莘,她也必须找出个赚取灵石的长远法子来。

    叶凌月苦思冥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双眼有些红肿。

    但就在她送走小帝莘后不久,还未前往浣衣坊,她的房门,就被人粗暴地踢开了。

    几名老杂役冲了进来。

    “叶凌月,萧管事找你过去问话。”

    叶凌月见几人的神情,立刻联想到了方柔等人的死。

    浣衣坊就那么大,少了几个大活人,精明如萧管事,又岂会不知道。

    叶凌月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她也不反抗,随着几名老杂役到了萧管事的住处。

    萧管事的住处位于浣衣坊中,是几件宽阔的居室。

    叶凌月被押进来时,萧管事眉头紧锁。

    她在浣衣坊当了二十余年的管事,一直秉公办事,手下也从未出过大的篓子。

    哪知新的杂役送来才刚过一个月,手下的人就生死未卜。

    方柔等人,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

    在她们失踪前,有人看到方柔等人,跟踪者新来的杂役叶凌月。

    可叶凌月人还是好好的,方柔那伙人缺如清晨的露水似的,人都蒸发不见了。

    叶凌月也就成了最后一个和方柔等人接触过的人。

    而且,萧管事也知道,方柔在内的那一帮老杂役,平日就最喜欢欺负新人。

    新人中对她们有怨言的不在少数。

    叶凌月一进门,面无惧色,也不下跪。

    如此的态度,让萧管事不由有了些火气。

    “叶凌月,你可知罪。”

    萧管事见了叶凌月,高声质问道。

    叶凌月身后,几名老杂役用力制住了她的手脚,就要把她往地上按。

    哪知叶凌月的双脚,就跟浇了铁水似的,纹丝不动。

    “萧管事,我何罪之有?”

    叶凌月一脸的不以为然。

    “哼,有没有罪,你最清楚。”萧管事拍案而起,案上的茶杯应声落地,裂成了数瓣。

    再看屋子外头,与叶凌月同时进入浣衣坊的那二十多名新人杂役全都被五花大绑了起来,一字跪开。

    他们满脸歉意地看着叶凌月,很显然,已经把叶凌月和他们的交易,全都坦白了出来。

    叶凌月瞟了众人一眼,倒也没有责怪众人的意思。

    “萧管事,敢问一句,我帮助自己的伙伴完成任务有什么不对?拿人灵石给了消灾又有什么不对?浣衣坊只要求完成任务,也没说伙伴之间,不能互利互惠。”叶凌月淡然说道。

    “凭你一人,绝不可能灌满两个池子的水,你擅自让外人,插手浣衣坊的事,你还有理了?我问你,方柔那几人,是不是也是你找了人,暗中杀害了?”

    萧管事怀疑,叶凌月是仗着她和小帝莘的关系,让内门中的什么人利用灵器,帮助运水。

    内门的人,她不敢得罪,但叶凌月身为她浣衣坊的人,她就有一万个理由管教她。

    叶凌月环顾了下四周,也不否认。

    她敢杀人,自然不怕承认。

    “萧管事,让我告诉你真相也可以,但是你先放了外面那些人,还有遣退你身旁多余的人,否则就算是你严刑逼供,也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一个多余的字。”叶凌月说罢,目光灼灼凝视着萧管事。

    她身上,自有一股慑人的其实,让萧管事迟疑了起来。

    萧管事迟疑了片刻,还是挥了挥手,让手下把人都放了,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了叶凌月和萧管事两个人。

    “人已经走了,你有话就说,别以为你有风长老撑腰,就可以在浣衣坊里无法无天。”

    萧管事不耐道。

    叶凌月也没再争辩,取出了早前从方柔等人身上搜出来的那封信甚至是那块交易令也一并交给了萧管事。

    萧管事一看,面色变得很是难看。

    一封信,也许还好说,但交易令却是无论如何也伪造不出来的。

    方柔居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图谋杀害她的人,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萧管事震怒。

    “方柔意图杀你,是她不对,但你能拿到这封信,证明你的确是杀了她,你残害同胞,光是这一条,在孤月海就是死罪。来人,将叶凌月交到戒律长老处……”萧管事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