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71章 妖祖源之力

    九号阎城外,如标枪般站着个男人。

    他的身旁,围着多名阎衣使,个个严阵以待,可是男人的眼中,没有半点畏惧。

    他仿佛已经等了很久了,直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男人的脚步才微微往前移了一步。

    “你来干什么?”

    蓝彩儿面色不善,一脸警惕的盯着刀戈,这个曾经让她爱恨痴缠了数年的男人。

    刀戈的神情复杂,他凝视着蓝彩儿的脸,那张原本明艳可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圆润,还有她的身形,也没有一般孕妇的丰腴,九个多月的肚子,显得特别突兀。

    她过得很不好,她瘦了许多,阎九……你怎么能这般不负责将她一个人丢下。

    刀戈握紧了手。

    他很后悔,早知道蓝彩儿会落到这个地步,他当初,在得知她的婚讯时,就应该赶过来,不顾一切将她抢回去。

    刀戈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认清自己的心

    数年前,他以为自己不爱蓝彩儿。

    可等到他意识到自己的真心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知道她和阎九成亲时,刀戈大醉了一场,如果不是好兄弟薄情将他从酒桌上拖了下来,只怕他早已醉死了。

    他脱离了魔窟,背弃了一切,在夏都度日如年。

    可是这时候,去让他得知了阎九离开的消息,他得知消息后,没有半点犹豫,就登门去求蓝应武夫妻,足足求了数个月,蓝应武和蓝夫人才松了口,派了车马来接蓝彩儿。

    “彩儿,我来接你回夏都。”

    刀戈轻声说道。

    “我不回去,我答应过凌月……和阎九要守着阎城。”

    蓝彩儿满口拒绝。

    在她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时,她深爱刀戈,她怨过他,也恨过他,她以为自己会做梦梦到刀戈来接她。

    可是事实是,她一次都没梦到。

    可是她嫁给了阎九后,阎九离开了,她每个夜晚都会梦到他回来了。

    他像是第一次遇到她那会儿一样,带着痞子似的笑,伸出了手来。

    蓝彩儿如今才明白,她并不爱刀戈,她爱阎九。

    只有深爱,才会连做梦都想见那个人,就算是那人将她和孩子都丢下了,她也不会怨他。

    “你何必还执迷不悟,他明明已经丢下你和孩子了。”

    刀戈握紧了拳头,往前一步,却被燕澈还有阿骨朵等人拦了下来。

    “我该称呼你魔窟少主还是大夏护国大将军?刀将军,只要我燕某人还有一口气在,就没有人能违背城主夫人的意愿,将她强行带走。”

    燕澈正义凌然道。

    “彩儿,你娘生病了。”

    刀戈没有再勉强,他只是定定地看了眼蓝彩儿。

    “我娘她……你没有骗我?”

    蓝彩儿听了,神情微变。

    她嫁给了阎九,这件事蓝应武一直耿耿于怀,上一次,叶凌月出事时,爹娘拉下了脸,来看叶凌月的同时,也劝蓝彩儿跟着他们一起回夏都。

    他们让她把阎九忘了,一切重头开始,也答应让孩子姓蓝,和她一起把孩子带大。

    可蓝彩儿却不肯答应,她执意要回到九号阎城,替阎九看好这里的一切。

    为了这件事,蓝应武扬言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让她一辈子都不要回夏都。

    蓝夫人苦劝不下,被蓝应武带回了夏都后,一直茶饭不思,担忧着身在远方的女儿的身体,上个月,终于熬不住,大病了一场,至今卧床不起。

    “娘,女儿不孝。”

    蓝彩儿听罢,脸上已经爬满了泪水。

    燕澈和阿骨朵也是面面相觑。

    “彩儿姐,要不你先回夏都,阎城的事,有我和燕澈。”

    阿骨朵也知道蓝彩儿很孝顺,她和蓝氏夫妇闹僵,心里也一直很难受。

    如今叶凌月有消息了,蓝彩儿心头的一桩心事也算是了却了。

    九号阎城里也没什么人有照顾产妇的经验,就连好的稳婆都没有,趁着蓝彩儿还有近一个月的预产期,把她送回大夏,无疑更合适。

    “不错,蓝大小姐,我想若是主人在,她也会支持你返回夏都。”

    众人的劝说,以及对娘亲的担忧,让蓝彩儿迟疑了很久,直到第二天,她才最终答应,随刀比返回夏都。

    作为随行,阿骨朵主动请缨,陪同蓝彩儿一起去夏都待产。

    一行人坐着马车,朝着夏都行去。

    与此同时,位于妖界的某一处。

    血雾飞溅而出,如雾如雨带着腥甜的滋味。

    尸首分家的天妖身躯,如崩溃的大山,轰然倒地,地面上刹时出现了个大坑。

    一个小小的光球,从天妖的的断头里飞了出来,落到了阎九的手中。

    “第九十九个了。”

    阎九那张让人羡慕的俊脸上,早已经分不清是血污还是汗渍了。

    他素来修饰完好的衣服,也因为在数月的恶战中,化为了一条条破布。

    他身上,也处处都是伤痕,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妖兽希冀留下来的伤口。

    过去的数月里,阎九四处寻找当日,夺取了妖祖血肉和魂魄的各种妖兽。

    妖界很大,他没日没夜的寻找,中途遇上了无数次凶险。

    尤其是那些夺取了妖祖魂魄的妖兽,有一些甚至达到了天妖的修为。

    阎九离开了妖界多年,丧失了一部分妖力,对付这些妖气肆虐的天妖,好几次,都险些重伤。

    凭着惊人的毅力,他终于活了下来。

    加上他今日猎杀的这一头天妖,他手中,终于拥有了三分之一,妖祖的血肉和魂魄。

    “还差了三分之二。到底在哪里……”

    阎九握紧了手中的那一个光球,看着里面,弥漫着的强烈妖力,心中百感交集。

    他一方面,想要找全妖祖的魂魄血肉,可另一方面,他心中也牵挂着身怀六甲的蓝彩儿。

    阎九从怀里取出了一本册子,那是蓝彩儿怀孕时,他就写下的。

    上面记载着蓝彩儿从怀胎开始都现在,每一天的点点滴滴。

    算算日子,彩儿再过半个多月就要生了。

    阎九的心,重重一疼。

    他想她了……疯了般的想,他想回去,看她和孩子一眼。

    只要一眼,哪怕是下一秒他会死去,他亦再所不惜。

    阎九定了定神,收起了妖祖的血肉和魂魄,身影一逝,消失在妖气弥漫的原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