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72章 他的至爱们

    妖界入口处,阎九亦步亦趋。

    他身上的伤口很深,每挪动一步,就会不由扯动伤口。

    可心中,对即将蓝彩儿和即将出生的孩子的思念,让阎九忽略了这一切。

    风,有点异样。

    阎九止住了脚步,他感受到了什么。

    抬起头来,天阴沉沉的,四面八方赘云朝着这边涌来。

    云层的正中,出现了一个云窟,一股狂暴而又可怕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阎九瞳孔微缩,忽然间,只听得一阵雷暴般的声响。

    阎九没敢有半分迟疑,身影疾驰如电,转瞬就到了一里之外。

    只见他原先立足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在坑洞的正中,站着个一人。

    来人背着手,一身明黄的帝盔,刀锋般的眉斜飞入鬓,高傲凛然。

    在昏暗的天光下,男人的出现,耀眼如一轮烈日,灼疼了阎九的眼。

    他面容俊美,薄唇微微上扬,周身散发出至尊至贵的气息来。

    男人孑然一身而来,竟没有带一个妖卫。

    “九弟,你我兄弟俩多年不见,你返回妖界,竟然见为兄一面都不愿意,真是让为兄失望的很。”

    南幽帝战痕一双墨绿色的眸子里,闪动着难过之色。

    想当年,阎九还是个少年,比起冷漠的妖祖,阎九最喜欢的是自己这个二哥。

    “战痕,你又何必假惺惺。你我兄弟的情谊,早在当年你背叛妖祖时,就已经恩断义绝了。”阎九浑身紧绷,右手不由握拳,左手那妖祖三分之一的妖源,被他小心掩在了手中。

    “九弟,你我兄弟二人之间的误会太深了。你至今还觉得,妖祖被神界几位大能围攻,遇袭身亡,是因为我通风报信的缘故?”战痕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一脸的兄弟情深的模样。

    曾几何时,比起妖祖,阎九更信任的是这位二哥。

    可知道妖祖陨落,妖界大乱,他才知道,自己一直被战痕那张伪善的面孔给欺骗了。

    “战痕,收起你那副让人恶心的面孔。好,就算是妖祖的死和你无关,但是你在妖祖死讯传出七天后,就迫不及待得和夕颜成婚。你明明就知道,夕颜没过多久就要和妖祖定亲。你和夕颜这对狗男女,其实早就勾搭成奸,背叛妖祖。”

    阎九一口一个“恶心”一口一个“狗男女”让身居高位多年的南幽帝面上很是无光。

    可他依旧是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强作欢笑。

    “九弟,这些都是误会,况且妖祖死后,妖界不可一日无主,我和夕颜也是迫于无奈才成婚安抚妖界几位长老的情绪。我听说,你这次返回妖界,是因为有了妖祖转世的消息。不如你将妖祖的情况告诉为兄,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说着,南幽帝的目光,落到了阎九的左手上。

    当年,妖祖陨落。

    阎九因护卫妖祖,在最后一役中,妖力大损。

    妖神卫最后,也因妖祖之死,最终解散,阎九销声匿迹。

    时隔多年后,阎九忽然现身,而且是和夕颜王一起出现。

    南幽帝也猜测到,妖祖可能元神未灭。

    他以为,只要将三妖老大收入麾下,阎九离开妖界多年,昔日旧部早已做鸟兽散,就不可能有什么大动作,哪知道,阎九能耐不小,竟然靠着一人之力,也收集到了三分之一的妖祖元神。

    若是妖祖未死,他多得一分元神之力,妖力就会恢复一分,南幽帝决不允许,妖祖再度强大起来。

    “助我一臂之力?我看你是巴不得捅我一刀吧。战痕,要留下我,只有一个法子。”

    阎九不再多说,他的体表,浮现出了一条条沟壑般的妖纹,身形也急速膨胀,妖力如云如雾,将他整个人笼罩住,让人难以看清他的面貌。

    “九弟,你的脾气还是和当年一样。”战痕一喊地摇了摇头。“你离开妖界太久了,这一次,你还是乖乖留在妖界吧。”

    南幽帝话音方落,阎九眉心一颤,忽见地面上,一道刀刃拔地而起。

    那刀刃霸气凛然,一刀砍下,朝着阎九临空劈下。

    轰的一声,阎九的身形猛飞了出去。

    这是?

    没有预料中的血溅当场。

    南幽帝眉心突突一跳。

    阎九的“尸身”顿时化为了无数个身影,朝着妖界入口飞掠而去。

    那是阎九用来保全的最后一招。

    “妖影分身。”

    他能利用妖力,幻化出多个分身。

    即便是战痕也绝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区分出,妖祖的三分之一妖源藏在了那一个妖影分身上。

    战痕站在了远处,双手背在身后,墨绿色的眸渐渐沉翳了下去。

    他的身上,帝盔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那帝盔上,竟跳动出了多道墨绿色的妖纹,那妖纹很是特殊,除了携带着致命的妖力,同时还夹杂着浩瀚的神威。

    苍穹之上,云海翻滚。

    浓密的云层下,似有什么欲出。

    无数的妖魂野鬼,嚎哭着,大量的煞气朝着云层飞去,凝聚在一起。

    慢慢的,一个可怕的黑影出现了,覆盖了方圆数十里的可怕阴影。

    听到了天空的声响,阎九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骤然抬头,只见翳翳的云层之下,一股可怕的妖力携带着天威,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那妖力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座气吞河山的山岳。

    那山岳如同飞来峰般,凌空而下,那山岳覆盖的范围太广,阎九根本没有机会逃脱。

    “帝狱妖川。”

    阎九一阵眼皮子直跳,他万万没料到,战痕在这些年里,竟然妖力突飞猛进至此。

    对不起彩儿,对不起,我即将出生的孩子,抱歉,爹爹只怕不能回去见你们了。

    阎九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喃喃自语。

    天空,那一座由无数的煞气冤魂凝聚而成的可怕山岳,轰然落下。

    阎九的百千分身,在刹那间被碾压成了齑粉,一座山岳,一夜之间,出现在了妖界入口之处。

    几乎是同时,坐在了马车上,正准备赶回夏都的蓝彩儿猛然从梦中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