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70章 无悔的等待

    清晨,广袤的西夏平原上,一座形如蒙古包的怪异帐篷,屹立在清晨的晨曦中。

    这顶帐篷,看似是顶普通的旅人帐篷,可它散发出来的森然煞气,却告知世人,这里就是大陆上威名远播的九号阎城。

    和昔日热闹不同,如今的九号阎城看上去有些萧条,那是因为,九号阎城的两位创立者,鬼帝巫重和阎九都不知去向,这个消息虽然没有传开,但是阎城的经营,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一头羽毛丰厚的雪鹰,扑腾着羽翅,扑棱棱地钻进了那一顶帐篷。

    雪鹰穿过了帐篷的那一刹那,前方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城池。

    只见一道鬼魅般的人影,迅速闪出,就要将那头雪鹰抓住。

    可是那知道,那只看似低阶灵兽的雪禽,这时身形一个急速,竟是一下子躲开了来人的擒拿。

    “咯咯,燕澈,看来你的身手还不行,连一头小鸟儿都抓不住。”

    银铃般的笑声,一个窈窕的人影从城墙上滑了下来。

    那是名少女,她眉目中带着几分英姿勃发,只见她一抬手,红唇蠕动,发出了一连串犹如鸟叫的响声,那头雪鹰就问询的落到了她的肩上。

    雪鹰的脚上,绑着一封信。

    “阿骨朵,城里不允许来历不明的东西进入,包括禽鸟。你又不是不知道,城里这阵子,出现了一些来历不明的人。”

    燕澈有些不满地咕哝了一句。

    相较于刚跟随叶凌月那会儿,燕澈这几年,身上中原人的血脉仿佛一下子复苏了般,他个头又蹿高了一大截,就像是一座巨塔,五官犹如雕刻的石像,棱角分明,周身散发出了股森寒之气。

    也就是这股气势,让燕澈在来到九号阎城后,就顺利降服了阎城的那些阎衣使们。

    如今,他已经成了蓝彩儿手下,不可多得的得力战将,负责九号阎城的防务。

    “燕澈,别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这可不是普通的雪鹰,我和它沟通过了,它是来送讯的,这是来自孤月海的送信雪鹰。”阿骨朵自从获得了百兽教的传承后,对大陆语言的掌握也愈发熟练,一不留神,就会用成语损下燕澈。

    燕澈一听,石雕般的脸上,多了一丝激动之色。

    孤月海,那不就是主人去的地方?

    自打上一次,凤家主死后,主人就一蹶不振。

    燕澈当时看在眼底,暗暗心中难过,他很想能够安慰主人,可他也知道,他没有资格去安慰主人,他只有将自己的那份爱慕,埋藏在心底。

    燕澈的反应被阿骨朵看在了眼底,她眼底闪过了复杂之色,心中暗暗骂了一声木头,也不理会燕澈,带着雪鹰就去找蓝彩儿。

    孤月海的雪鹰,是很有灵性的。

    它虽然能听懂阿骨朵的话,但是若是不能亲自见到收信人本人,雪鹰宁可自杀,也不会将信交出去。

    城主府内,蓝彩儿拿着一些账本。

    她正在查看这些账本,自从严阎九离开后,她就顶替了阎九,负责城主府的相关事宜。

    蓝彩儿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身子也变得更加容易疲惫。

    看了约莫一个时辰,她不得不费力地支撑起身子,在书房里走动了几步。

    刚站起了身,就见阿骨朵带着一头雪鹰走了进来。

    “彩儿姐,你怎么又看账本了,不是说,你就快生了,不能乱动。再过几日,凤府就会派人来查看这些账本嘛。”

    阿骨朵一进门,就大惊小怪地叫唤着。

    她忙走上前去,扶住了蓝彩儿。

    “我还有近一个月才临盆,不碍事。”

    蓝彩儿笑了笑。

    阿骨朵也是怕她一个人在九号阎城无聊,特地从古森林那里赶了过来。

    “你先坐下,孤月海来了头送信雪鹰,应该是主人的信。”

    阿骨朵还未说完,那头雪鹰就扑腾着翅,落到了蓝彩儿的面前,它那双浅蓝色的眼,盯着蓝彩儿看了半天,这才抬了抬爪子,示意蓝彩儿将爪子上的那封信解下来。

    蓝彩儿听说是叶凌月的信,忙打开了。

    她早前只知道,叶凌月忽然要去孤月海拜师学艺,却不知道,叶凌月为什么要去。

    叶凌月的信,写得匆匆,告诉了蓝彩儿关于小帝莘,以及她为何要前往在孤月海的原因,信中还写了叶凌月的一些近况,另外,她还告知蓝彩儿,一定要小心身体,若是小帝莘能在孤月海恢复元神,她一定会找回阎九。

    看完了叶凌月的信后,蓝彩儿的手还有些微微发抖。

    她忽然哭了起来。

    “太好了,凤莘没死,他又活了。”

    蓝彩儿对于凤莘的死,一直心存愧疚,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揽下了阎九,才让凤莘被杀。

    这些日子,她表面什么都没说,可是一想起叶凌月不告而别,以及那阵子悲痛欲绝的模样,她就难受。

    还有一点,蓝彩儿虽然不知道凤莘和巫重是同一个人,但她隐约也知道,阎九的失踪和两人有关。

    阎九离开前,曾经说过,他对不起她,他必须去帮他的好兄弟,他让蓝彩儿一定要等他回去。

    只要凤莘还活着,无论他是小帝莘,亦或者是凤莘,阎九一定会遵守诺言,回来的。

    蓝彩儿将那封信,紧紧贴在了隆起的肚子上,她轻声说道。

    “宝宝,你听到了没有,这是你干娘给你写的信,她说你干爹还活着,她还说了,你爹爹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

    肚子里,婴孩的心跳声沉稳而又有力,像是在安慰蓝彩儿,又像是在期盼,它的爹爹,能够有一天平安归来。

    书房外,燕澈听着蓝彩儿的话,又是欣喜,又有几分低落。

    欣喜的事,主人总算是熬过来了,低落的却是……主人的心底,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个男人。

    燕澈苦笑着,可就在这时,一名城卫走了进来。

    城卫的眼神带着几分焦虑,他在燕澈的耳边,说了几声,燕澈听罢,面色突变,怎么会是他?

    他迟疑下,敲了敲书房的门。

    “夫人,外面有人求见。”

    ~万字更完毕,十一月收工。谢谢大家的一路相陪,最后的五个小时,如果能冲上月票榜前九,创造历史,大芙子连着三天加更!!苹果端的妹子,如果方便的话,登陆下网站网页,就可以投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