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74章 战斗力爆棚的小变态

    小帝莘走出了小院,摸出了那封信,读了一遍。

    小家伙很擅长察言观色,他留意到,洗服儿看信时,脸色不大好。

    信上的几个名字,他记得不大清楚,可在看到阎九几个字时,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他隐约觉得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洗服儿似乎有事瞒着他,小帝莘暗想着。

    蓝彩儿的名字,小帝莘是有些印象的,记得是洗服儿的姐姐。

    至于其他人……小帝莘自打灌灵后,开了灵智。

    也喜欢向其他小孩那样,问东问西。

    每每他问起自己的家人或者是过去时,洗服儿总会说,他还太小了,有些事,得等他长大一些才会知道。

    小帝莘握了握拳头,他得快些“长大”了。

    正想着,风长老就来接小帝莘了。

    风长老像往常一样,准备抱起小帝莘凌空飞行,前往碧月崖时,小帝莘却意外地拒绝了。

    小帝莘可腻烦风长老抱着他了。

    事实上,除了洗服儿,他不乐意让任何人抱,几个师兄师姐也不例外。

    偏风长老和他的几个师兄师姐总觉得他还小,不能单独飞行,个个争先恐后要抱他。

    “窝自己能飞。”

    啥?

    风长老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家伙才学会走没多久就会飞了?

    小帝莘摸出了师姐送的那个灵镯,体内的元力注入了灵镯之内,原本黯淡的灵镯,发出了璀璨光芒,从巴掌大小,变大了两倍,灵镯飞掠而出,直上天际。

    紧接着,就见小帝莘迈着小短腿,轻盈地落到了灵镯上。

    就如一道划过天际的流星,小帝莘就踩着灵镯,往了天空掠去,压根就忘了还有个风长老。

    风长老在原地呆愣了半天,打了个激灵,才回过神来。

    “这也太变态了吧。哎,小家伙,你等等我。”风长老又是赞叹,又是无语,忙追着小帝莘去了。

    小帝莘也是第一次驾驭着灵镯飞行,不注意脚程,一不留神,就飞出了老远。

    他瞅瞅四周,也没发现风长老,再看看身下,云雾萦绕,在曦光下,如梦似幻,他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就打算去问问路。

    心念一动,灵镯落地,小帝莘收起了灵器。

    可四处闲逛了几步,小帝莘就发现不对头的地方。

    这里不是无涯峰,至少这里的灵气没有无涯峰那么充裕,好像也不是四大长老锁掌控的几大主峰之一。

    走了没几步,前面出现一块两人多高的石头,山石被对半切开,露出了光洁的石面,刻着“海星祠”。

    海星祠小帝莘是知道的,这是海星岛外门弟子练武的地方,类似于武堂。

    原来他跑到外门来了,小帝莘顿觉意兴阑珊,打算离开,就在这时,小帝莘听到了前面有说话声,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小帝莘耳尖,听到了个熟悉的字眼。

    “浣衣坊……”

    洗服儿不就在浣衣坊嘛,小帝莘很奇怪,外门的人,怎么会讨论浣衣坊?

    据小帝莘所知,外门的人对杂役可历来都是很不屑的。

    小帝莘觉得有些古怪,就藏到了那块石头后。

    他个头小,这么一躲藏,根本不会被发现。

    没多久,海星祠的门口就出现了几个身影。

    “方柔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可比想象的要难对付多了。这可如何是好,姑娘那边,没法交待啊。”

    那几名外门弟子,压根就没发现,祠里还躲着个人。

    一听到洗服儿的名字,小帝莘整个人高度警觉了起来。

    “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杂役。我有个法子,你不是有件地阶的袍子?送到浣衣坊去,指名那个叫做叶凌月的洗,然后再诬陷她毁坏了衣物,到时候,我们就能找借口,好好修理那个不长眼的小贱人了。”

    一名弟子阴险地说道。

    “这主意不错,就算是不能打死她,也要让她落个重伤。”

    其他几人随声附和道。

    小帝莘一听,炸毛了。

    口胡,这些混蛋,居然敢欺负他洗服儿!

    而且还是用这么卑劣的法子,如果不是他听到了,自家洗服儿不是要蒙受不白之冤,被人给欺负了。

    他磨着白玉般的牙齿,嫩藕似的手臂嚯嚯挥动着,小拳头更是捏的咯咯作响。

    那名弟子正说着,忽的,一道疾光掠来,朝着他的后背,狠狠落下。

    那疾光来得极快,就如暴风雨来临前,突然出现的闪电。

    那弟子只觉得体内骨头,咔的一声,整个人霎的,被猛地撞了出去,身子飞向了墙壁,顿时墙凹下了一个人形坑洞来。

    其他几名弟子面色惊骇,还未喊出声来,那疾光已经杀到。

    “有人埋伏!”

    可话音还未落,一个滴溜溜打转的金色圆环,携着碎石之力,分别砸向了几人。

    哗哗哗,那金色圆环左窜右跳,就跟长了眼似的,朝着几名弟子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没多久,海星祠里,就躺了一地的人。

    这还不止,最先说要陷害叶凌月的那人,挣扎着正要爬起来。

    可背上猛地一沉,脑袋上一阵钝疼,被人狠狠的砸了一记,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不长眼的狗东西,敢欺负我洗服儿!”

    “你,你谁啊?你洗服儿是哪位?”

    那外门弟子被打得晕头转向,压根没看清楚动手的人是谁。

    “听清楚了,叶凌月就是窝洗服儿。”

    那声音虽是稚嫩,却霸道十足,伴随着回答,又是一拳。

    “冤枉啊……这还没欺负……只是想……”

    那外门弟子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想想也不成!说,是谁指使你们那么做的,你说的不好交代的‘姑娘’是谁?”

    那外门弟子哪里肯说,咬紧了牙关不说。

    他被洪明月控制了心魂,无论如何也是不肯说的。

    小帝莘愈发恼火,又是一拳落下,这一拳下去,力大无比,竟是直接将那名男弟子打得吐血不止,脑壳破裂,横死当场。

    “杀……杀人了!”

    另外几名外门弟子这才看清楚,下手的居然是个小孩儿。

    他们吓得大声呼叫,没一会儿,就把海星祠里的一干人全都喊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