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75章 护妻狂魔

    那几名外门弟子这么一呼喊,海星祠里里外外,顿时围满了人。

    场内一死多伤,如此的结果,让人不由大惊失色。

    当发现杀人的居然是个丁点大的小孩时,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而且,很显然,那小孩杀人,没有用任何武学,他完全是靠力量上的压制,将那名比自己高出了许多的外门弟子,给活活打死了。

    那几名重伤的外门弟子,也被人扶了起来。

    他们个个鼻青脸肿,说不出的狼狈。

    众目睽睽之下,小帝莘不疾不徐地站起了身来。

    尽管杀了人,可小帝莘那张俊美的犹如精灵般的脸上,依旧无暇如白玉,看上去很是无辜。

    他没有半分胆怯,环顾四周,仿佛在他眼中,这些人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他眼中的冷傲之色,让原本准备上前捉捕他的人们,个个都不敢动弹。

    “谁是这里的主事人?”

    小帝莘的声音很稚嫩,可那声音落在众人的耳中,却仿佛有过天生的上位者的威慑之力,其中有一人,正是海星祠的管事曹刚。

    “我……我就是。”曹刚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走了出来。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这般小心翼翼,明明眼前的小家伙个头连他的膝盖都不到。

    “你是怎么管教弟子的。此人想抢我的储物袋,我不肯,他和他的同伙还想杀人灭口,我出于自卫,把他给杀了,他们还打伤了我。”

    小帝莘口齿清晰,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他再比了比自己的手臂,白嫩嫩的手臂上有一圈很深的勒痕,看上去,像是搏斗后留下来的痕迹。

    众人再齐齐往了那尸体看去,才发现,那尸体下还真有一个小小的储物袋。

    “胡说,小鬼你胡说八道。”

    那几名外门弟子气得满脸通红,恨不得冲上前去和小帝莘拼命。

    “等等,你是掌教新收的那位弟子?”

    这时,总算是有人认出了小帝莘的身份来。

    “不错,他就是无涯掌教的第六位弟子,帝莘。”

    只听得天空传来了个焦急的声音,风长老满头大汗地落下,他早前还以为小帝莘去了哪里,一路寻找,好不容易才察觉到了小家伙的气息。

    “所以,你们觉得,身为掌教弟子的我,会胡说八道栽赃你们?”

    小帝莘撇了撇嘴。

    “方才,我一不留神误入了海星祠,这几人见我年幼,身上又携带着储物袋,就上前围攻,我差点不敌,亏了师姐送我的灵器,才保住了性命。风长老,你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

    风长老听着,咋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寻思来寻思去,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小帝莘虽然逆天,可毕竟年纪小,显然不可是外门弟子的对手。

    这些外门弟子,居然敢结党抢劫掌教的弟子,这件事,一定要严惩!

    风长老的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哼,同门相残,还是残害刚入门的新弟子,这种风气,早就该治治了。每人去戒律长老那里领罚”

    那几名外门弟子一听,顿时面如死灰。

    他们都没想到,小帝莘竟然就掌教的新弟子。

    这也难怪他们不认识,谁让小帝莘刚入门时,还是个婴孩,着才过去一个多月,他居然能走能说。

    他方才的一番偷袭,哪里像是个小孩,就连最老道的杀手都不过如此。

    他甚至连杀人后的借口,都已经找得天衣无缝了。

    他们原本还想争辩,可一接触到小帝莘的眼神,个个都打了个寒战,不敢多说。

    那几名外门的弟子,就这样被拖了出去。

    从头到尾,小帝莘都是神情不变。

    经此一事后,他敢肯定,那些外门弟子是不敢再纠缠洗服儿了。

    但是小帝莘并没有彻底放心,他其实也明白,就算是他自己不出手,洗服儿也绝不可能被这群蠢笨的外门弟子陷害,他杀了那人,只是不想脏了洗服儿的手而已。

    让小帝莘真正在意的,反倒是那几名外门弟子口中所说的“姑娘”。

    小帝莘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脑海中,似乎有个模糊的印象。

    他记得,在他还没真正灵智开化时,有个女人,想要杀了他。

    那女人,后来也成了内门弟子。

    他原本还以为,那女人要杀的是他,如今看来,她真正要对付的是叶凌月。

    可是,那女人是内门弟子,可不像那些外门弟子那样好应付。

    况且,风长老严惩那些外门弟子,是因为他们以下犯上,得罪了他这个掌教的弟子。

    但若是一个内门弟子想杀个杂役,事情就截然不同了。

    “小帝莘,你放心,今日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风长老见小家伙跟个小老头似的,愁眉不展,以为他还在后怕方才的事,忙安慰了道。

    “风长老,若是今日被欺负的不是我,而是一个杂役,再或者说,犯事的不是外门弟子,而是内门弟子。如果杂役自卫,杀了内门弟子。你会如何处理?”小帝莘假装随意地问道。

    “这……”风长老有些尴尬。

    杂役的命,在孤月海里充其量也就比灵兽好一些。

    若是今日被抢劫的不是小帝莘,事情的结果绝对会截然不同。

    “内门弟子是绝对不会那么肆意乱为的,再说了杂役怎么可能有资格和内门弟子动手。“风长老摇头说道。

    可旋即,风长老又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在孤月海每两年举办一次的门派大比上,就算是杂役,也可以报名参加。若是实力胜人一筹,过关斩将,到时候真的打败了内门弟子,那门派也是承认的,不论生死。”

    风长老无心一说,却让小帝莘一下子开了窍。

    他的眼中,戾气一闪而过。

    不错,只有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

    这两年里,他必须快速成长,这样才能保护洗服儿不被人欺负。

    他必须加紧修炼了,这样一来,两年后的门派大比上,他一定要将那个谋害洗服儿的内门女弟子,彻底抹杀。

    ~万字更完毕。容我哭诉下,后台抽风,这章我足足折腾了好久才更出来。刚才两三个小时,月票当机,都不能投,刚恢复过来。今年度有个网站盘点,大芙子的书,很危险,就在第十名左右。大家有票子的,请投给本书,投吧投吧,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