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80章 鼎灵的处女作

    这俩又是什么玩意?

    叶凌月奇怪着,她随手接过了那一团灰蒙蒙的玩意。

    哪知那玩意一碰到叶凌月的手,就立刻消失不见了,进入了叶凌月的神识中。

    这一团灰蒙蒙的玩意,正是卦牛的神魂炼化后的产物,里面是关于卦牛的一些记忆。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卦牛的记忆中,竟有大量关于妖界的记忆。

    卦牛在称霸地煞狱之前,是妖界的天妖。

    在妖界妖祖陨落后,妖界陷入动乱,卦牛为了躲避战乱,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地煞狱,成为了地煞大君主。

    卦牛的记忆里,甚至还有妖界入口的消息。

    卦牛也是野心勃勃,它根本不满足一直当个小小的地煞狱的大君主。

    所以,他在离开妖界的时候,留下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入口,只要等到它有朝一日,实力足够了,就带着地煞兵们,杀入妖界,在妖界称王称霸。

    只可惜,他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就被叶凌月给铲除了。

    “妖界入口?”

    叶凌月听得心头一跳。

    妖醒之门关闭后,她还以为,这世上,再没有通往妖界的入口了。

    若是卦牛的记忆没有出错,只要找到了那一个隐藏的入口,就意味着能够自如进出妖界。

    那么小帝莘就能找回丢失的血肉和魂魄,更甚至于,她还能帮助彩儿姐找到阎九。

    叶凌月思忖着。

    只是卦牛的记忆也表明,妖界凶险异常,如果没有绝对强大的修为和魂魄,常人根本无法进入妖界。

    否则,就算是逃得过大量妖族的狙击,也会被妖界的煞气污染,最终化为不妖不人的怪物。

    “也罢,进入妖界的事,并不急在一时。还是想法子,先帮小帝莘找到增强元神的法子,待到他的魂魄足够强大,再一起进入妖界,找回阎九和妖族的残余魂魄。”

    叶凌月定了定心神,再将目光落在了用卦牛的肉身炼化出来的那一面小太鼓上。

    “这鼓有什么用?”叶凌月拿起了那面小鼓。

    这小鼓看上去很是讨人喜欢,只是个头未免太小了些,看上去也没有半点杀伤力,看上去,和一般的灵器完全不同。

    “哼哼,主人,这面可不是一般的花鼓,它叫做‘惑心鼓’。卦牛方才迷惑蝶魅君王和其他地煞君王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只要持有它,无论是对上个人,还是对上一只军队,你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鼎灵得意洋洋着,不是它吹嘘,鼎灵出品,那必属精品,额,前提是,它不要炼出废品来。

    从品阶上而言,这面惑心鼓未必比叶凌月早前炼制出的雌雄九龙吟高,它的品阶,介乎于天阶和地阶之间。

    鼎灵之所以能炼制出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吞噬了卦牛的缘故。

    卦牛在妖兽中,属于极其稀罕的一种妖兽。

    它最大的天赋妖法就是“蛊惑”,所以用它的血肉炼制出来的这面鼓,能够迷惑人心,而且精神力修为越高的人,使用起来,威力越大。

    像是叶凌月这种方尊级别的方士一旦持有了惑心鼓,那一次,足以迷惑数十名轮回境一二阶的武者。

    所以惑心鼓使用方便,就连小孩都能使用。

    “想不到,这面小鼓还有这么大的威力。鼎灵,以后可要多多炼制出这样的好东西来。”叶凌月一听,眼睛亮了亮,将那面惑心鼓收了起来。

    叶凌月的如意算盘打得可响亮了,她如今有了鼎灵,炼制出灵器来方便许多。

    她自己如果用不上,还可以拿几件到月市上换,到时候,大把的灵石可以赚。

    鼎灵听了,立马哭丧起脸来,它想说,亲耐的主人,你以为这是什么大白菜啊,随便炼就有,前提是,你也得找到卦牛那么变态的妖兽啊。

    不过鼎灵也发现了,它的这位主人,虽然实力不算太强。

    但胜在脑子很好使,否则对上实力高上自己好几重的天妖级别的卦牛,她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如今她突破了天地劫第三重,实力又提高了一重。

    跟着这样的主人,自己以后一定是前途无量啊,没准还能跟自己的鼎仙娘亲一样,有朝一日成为鼎灵一族中的传奇存在嘞。

    小鼎灵满脑子跑火车,就连叶凌月带着它离开混沌天地阵都毫不知情。

    一踏出天地阵,天果然已经暗了下来。

    叶凌月像往常一样,临走前检查了一遍水池里的水,正准备离开浣衣坊,忽听到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

    还听到了一阵阵哭声和吵闹声。

    听着声音,正是从浣衣坊里传出来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还有人到浣衣坊里闹事不成。

    叶凌月迟疑了下,还是抬起了脚步,往浣衣坊走去。

    还未走近浣衣坊,就看到两扇大门被踢得东倒西歪。

    浣衣坊里,那些晾晒好的衣物,也全都被丢弃在地上。

    有几名新老杂役,躺在了地上,痛苦呻吟着。

    叶凌月见状,忙扶起了一名新人杂役。

    “凌月姐,是你?你快走,有人要找你的麻烦!”

    那名新人杂役早前得过叶凌月不少的关注,一看到叶凌月,她面露焦色,推了叶凌月一把。

    “你先别说话,我替你治疗下。”

    叶凌月说着,就迅速止住了她的血,再送了一缕鼎息,护住她的心脉。

    那些人,下手可真狠,要是再下手重一点,就要把人活活给打死了。

    叶凌月正欲追问,是什么人下了如此重的手,前方就听到了有一人喊道。

    “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偷了师兄储物袋的下等杂役。”

    说着,就有几名杂役被一脚踢了出来,十几几名外门弟子在一名道士打扮的男子的带领下,走了出来。

    叶凌月定睛一看,发现闹事的人有些眼熟。

    猛然一回忆,这几人不就是早前,在平安堂里,和自己起过冲突的外门弟子嘛。

    她倒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会找上门来。

    叶凌月扶起了那名新人杂役,叮嘱左右,将她照顾好,这才不疾不徐,站了起来,看向了那几人。

    ~今天的月票加更送上,万字完毕,为了年度月票盘点,大芙子这个月会喊票喊得比较勤,请见谅,作为安慰,加更也会不定时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