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85章 小霸王发威

    小帝莘的出现,倒是让钓鱼叟有些意外,他说这话的本意只是逗小帝莘玩玩,让小家伙知难而退。

    哪知小帝莘一听,却如同撩了虎须的小老虎似的,一下子炸毛了。

    “窝现在就可以保护洗妇儿。”

    说着小帝莘的小手,竟是毫不畏惧,就抓向了钓鱼叟的那根竹竿。

    小帝莘的眼里不俗,看出了钓鱼叟的武器,就是那根鱼竿。

    钓鱼叟见小帝莘出手,目露兴色。

    小帝莘被无涯掌教收为弟子,又得了无涯掌教的元力灌顶,小小年纪,就已经开了灵智。

    听说,小家伙的天赋很高,钓鱼叟也想看看,能让风长老和无涯掌教的那几名弟子都赞不绝口的小帝莘,到底有些什么本事。

    钓鱼叟鱼竿一晃,那牛毫似的鱼线在半空中划出了一条金光,圈圈缠绕,眼看就要把小帝莘缠得跟个粽子似的。

    “钓鱼叟,手下留人。”

    叶凌月见了,生怕钓鱼叟伤了小帝莘。

    小帝莘神情不变,大眼中就如两汪幽深的水潭,凝视着那刁钻如绳索的钓鱼线。

    他小小的身子,微微摆动起来。

    身影一下子在叶凌月面前,化为了数个虚影,躲过了钓鱼线的攻击。

    再看他的两只小手,猛地往前一抓,径直抓着了钓鱼竿上锋利的钓鱼钩。

    钓鱼钩扎进了小帝莘的手,殷红的血珠子一下子冒了出来。

    小帝莘却是浑然不知道疼痛那样,眼珠子倏的化为了一片赤金色。

    他深吸了一口气,喉头滚动,吐出了一口浑浊之气。

    嫩藕似的手臂如同蓄了千斤之力般,猛地一甩,竟是把钓鱼竿和钓鱼叟连人带竿子,一起甩了出去。

    钓鱼叟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之色。

    好家伙!

    好惊人的气力。

    钓鱼叟迫不得已,只得是松开了手,那钓鱼竿被小帝莘一收,落到了他的手上。

    “小帝莘,不要乱来,你再不住手,我就不理你了。”

    叶凌月也没料到,小帝莘会忽然动怒,她急忙抓过了小帝莘的手,看到了他粉嫩嫩的掌心,被钓鱼钩扎的皮开肉绽,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对阵钓鱼叟时,还犹如泰山般沉稳不动的小帝莘,一看到自家洗服儿因为自己的伤,眼眶红红的,一下子慌了。

    他一把丢开了钓鱼竿,低声下气地求道。

    “洗服儿不气,窝错了。”

    他立马垂头丧气着,耷拉着脑袋,哪里还有早前小霸王的模样。

    他不敢再动弹,由着叶凌月替自己止血。

    一旁钓鱼叟见了,目光闪动。

    见到钓鱼叟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和洗服儿,小帝莘又不乐意了。

    “老头,看什么看。洗服儿是窝一个人的,不准乱看。”

    小帝莘那模样,让叶凌月更加头疼,伸手就在他额头上敲了一记爆栗,后者咧了咧嘴,立马又乖乖地不吭气了。

    钓鱼叟在旁看得,有几分好笑。

    他意识到,小帝莘的天赋,的确奇高。

    这孩子将来的成就,甚至比无涯掌教还要高。

    只是他性子无常,要风是风要雨是雨,活脱脱的一个小霸王。

    这般的性子,若是没有人管教着,万一误入歧途,只怕没人可以驾驭。

    但若是叶凌月在,那一切就不同了。

    这少女,看似鲁莽,实则进退有度,只要有她在一天,小帝莘就会乖乖听话。

    毕竟叶凌月是他引入孤月海的,他当时眼拙没看清,也算是失责。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还不如知人善用。

    叶凌月替小帝莘包好了手,再把那根钓鱼竿,还给了钓鱼叟。

    “叶凌月,你的身份和年龄我可以不追究。我问你一句,我的这根钓鱼竿早前断了后,是你修好的?”钓鱼叟想到这一层,绝对不去追究叶凌月过往的事。

    “那根钓鱼竿,是我修好的,总管大人,有什么问题,还是你用得不顺手?”叶凌月见钓鱼叟不再追究,也松了口气、

    “这根钓鱼竿跟着老夫足足有六七十年了。它有个名字,叫做钓鱼大帝,是孤月海的一名仙逝的炼器师替我炼制的。你俩应该也看出来了,对于旁人而言,这钓鱼竿就是钓鱼竿,但是对于老夫而言,它也是武器。只可惜,我那位好友没有最后完成这把鱼竿,就去世了。”钓鱼叟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不厌其烦,和叶凌月谈起了这根钓鱼竿的由来。

    钓鱼大帝?

    好霸气的名字?

    叶凌月瞅瞅那根钓鱼竿,不过,她也知道,那根钓鱼竿不是凡品。

    鱼竿从竿子到再到鱼钩,全都是涅槃铁打制而成,而丝线,也是一种九阶灵蚕的丝线制成的。

    它的造价,绝对不比叶凌月的那对雌雄九龙吟差。

    但前提是,这把鱼竿必须是完整的。

    “虽说没有炼制完成,但这些年我一直带在身旁。直到它上一次,被你身边那小家伙折断了。”

    钓鱼叟唏嘘着。

    后来叶凌月将修复好的钓鱼大帝重新交给钓鱼叟后,钓鱼叟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钓鱼叟后来用了几次,尤其是今日,在银河瀑旁钓鱼,他竟然用“钓鱼大帝”钓上了一头龙鲤。

    叶凌月并不不知道,龙鲤是一种极其稀罕的灵鱼。

    钓鱼叟钓了一辈子的鱼,都没钓到过一头龙鲤。

    当年钓鱼叟的那位老友曾说过,只有完美的“钓鱼大帝”,才能钓得上龙鲤。

    钓鱼叟当时就傻眼了。

    他急忙查看了钓鱼竿,才发现,叶凌月替他修复好的钓鱼竿,比起早前的钓鱼竿,品质更佳。

    他这才发现,叶凌月是个难得的锻造奇才,钓鱼叟这才对叶凌月的身份起了怀疑,名人调查了一番,这才知道,叶凌月竟曾经参加过天下第一锻。

    “老夫决定,把你调到外门的冶炼堂去。我听说,你的本家,原本也是冶炼出身的。”钓鱼叟说着,招呼着叶凌月和小帝莘,一直随着他朝着外门的冶炼堂走去。

    夜深人静,海星岛上大部分的弟子和杂役,这个时辰都已经休息下了,唯独在海星岛最西侧的一个大院子里,这时还彻亮着。

    从院落里,不时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