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86章 冶炼堂里的熟人

    这座大院里,就是海星岛的冶炼堂。

    比起浣衣坊来,能进入冶炼堂的杂役,待遇更高,在海星岛的地位相对高一些。

    但相应的,冶炼堂的杂役,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当上的,在这里干活是出了名的又苦又累。

    在钓鱼叟带着叶凌月、小帝莘进入冶炼堂时,冶炼堂里,正忙得热火朝天。

    身形犹如熊般魁梧的中年男子,正背着手,在四处走动着。

    几十名杂役,正在里面炼器。

    那些杂役,个个虎背熊腰,但再仔细一看,里面还夹杂着个纤细的身影,这冶炼堂里,竟然还有女杂役?

    “头,大伙为了赶制这批老弟子上九洲古战场的灵器,都没日没夜熬了好几个晚上了。你不是说,有新人要来,怎么到了今天,都不见人影。”

    一名杂役正挥汗如雨,他呼哧着抹了一把汗,埋怨地问着那名中年男子。

    “快了快了,总管大人说,今晚就带人过来。”

    那名魁梧的中年男子,叫做熊力,是冶炼堂的管事,在孤月海的地位,和丹庐的那一位檀一真君近似。

    熊力嘴上那么说,可心里也是直犯嘀咕。

    海星岛的这位总管大人,是个吊儿郎当的性子,说过的话,未必作准,说不准,他这会儿就跑到银河瀑钓鱼钓忘掉了呢。

    正说着,冶炼堂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熊力啊,你看看,我给你带谁过来了。”

    钓鱼叟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一看到钓鱼叟,熊力眼睛一亮,急忙迎上前去。

    “总管,可是盼到你了。大伙等着你带新人过来,都等得眼睛发红了。你给我找的帮手呢?”

    熊力的目光,直接越过了钓鱼叟身后的叶凌月和小帝莘,朝着黑乎乎的外头,看了看。

    这人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这丫头。”

    钓鱼叟努努嘴,指了指叶凌月。

    熊力看清楚了叶凌月的模样时,嘴角狠狠一搐,那特大号的笑容,迅速敛了起来。

    “叶凌月?”

    “凌月妹子?”

    不等熊力开口,不远处有两个意外的声音,同时传来。

    冶炼堂里,有两人同时停下了自己手头的活,很是诧异地认出了叶凌月来。

    叶凌月循着声音看过去,先是看到了黄俊,可第二眼看到的人,却让她也有些意外。

    黄俊被分到了冶炼堂她早就知道了,可为什么她也在这里?

    不远处,一个杏眼桃腮的美貌少女,正瞪圆了眼,盯着叶凌月。

    此人正是早前,在四方城天下第一锻时,和叶凌月凤莘有过几面之缘的木家兄妹中的木爽。

    这事说来也是凑巧,木家兄妹俩一起参加天下第一锻,木武因为洪明月、烈旭阳的阴谋,横死在爆炸事故中。

    木爽和姑姑木英悲痛欲绝,带着木武的尸体返回了木国后,木家家主考虑到木爽的炼器技术有待提高,就托了些关系,将木爽送入了孤月海。

    木爽的年龄和修为,成为孤月海的弟子显然是不足的,但是靠着“南龙北木”木家的炼器名声,木爽顺利进入了孤月海的冶炼堂,当了一名女杂役。

    只是木爽也没想到,叶凌月也会出现在冶炼堂。

    木爽见到了叶凌月,百感交集。

    许是容貌的缘故,木爽第一眼就不喜欢叶凌月。

    加之凤莘的缘故,以及后来木武的死,又是跟叶凌月的器鼎爆炸有关,她对叶凌月愈发不喜。

    只是一看到叶凌月,她就想到了凤莘。

    叶凌月似乎和凤莘都是形影不离的。

    想到了凤莘,木爽面色微微发红,开口就问。

    “你怎么在孤月海,凤家主也跟你一起来了?”

    叶凌月目光微沉,显然不愿意回答。

    “你是谁,谁许你这么和我洗服儿说话了。”

    小帝莘见木爽说话不客气,不乐意了。

    “洗服儿?叶凌月,你不是和凤家主早就有了婚约,怎么又成了这个口齿不清的小鬼的媳妇儿了?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水性杨花,凤家主一定是被你蒙蔽了。”

    木爽瞅瞅小帝莘,虽觉得这孩子很是可爱,可年纪也实在太小了。

    叶凌月就算是老牛吃嫩草,也亏她下得了口。

    “你说谁小鬼?丑八怪!”

    小帝莘炸毛了,一天内被连着嫌弃人小,还被这丑女吐槽口齿不清。

    他哪里口齿不清,他就是喜欢喊“洗服儿”,那叫情趣好不好,闲杂人等懂什么。

    “你说谁丑八怪,你不仅口齿不清,还眼瞎的不成。”木爽气得俏脸发红,恨不得上去把小帝莘的那张毒舌嘴给撕烂了。

    一大一小箭弩拔张的,叶凌月吓得忙抱起了小帝莘,黄俊也急忙拦住了木爽。

    不过木爽的反应,倒是让叶凌月松了口气。

    至少这证明了,木爽没有认出,小帝莘就是凤莘重生的事。

    早前木爽觊觎凤莘的事,叶凌月一直心里有些不舒坦,眼下小帝莘又没了早前的记忆,她还得谨防小帝莘一不留神喜欢上孤月海里的其他美貌女弟子呢。

    不过叶凌月的这番操心,显然是多此一举的。

    人小帝莘除了自家洗服儿外,其他女人,无论老的小的,丑的美的,那就都是闲杂人等。

    “哈哈,熊力啊,我说的没错吧,你看,小丫头和你们冶炼堂的人还认识,相处的还挺好的,这下子,你该是满意了吧?”钓鱼叟看到这一幕,满脸的兴味。

    熊力尴尬地咧咧嘴,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总管这是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了不成,这哪里交相处得挺好。

    平日,一个木爽就已经让他很头疼了。

    当初,熊力也是不愿意招收木爽的。

    直到木家说木爽参加过天下第一锻,还取得了不错的名次,熊力才松了口。

    这要是在多个叶凌月,真不知道冶炼堂还能不能正常运作了。

    “木爽,你们俩认识?”熊力不好询问钓鱼叟,索性就询问起了木爽来。

    “算是认识,在天下第一锻见过。但是,熊管事,她根本不配留在冶炼堂,这女人的精神火种,是最次的白火。”木爽极其不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