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91章 小帝莘的“家”

    木爽送走了几名内门弟子后,拿着那一对灵脂白玉耳环,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

    哪知手上的灵石袋子,嗖的一声,被叶凌月给抢走了。

    “叶凌月,你干什么?”

    “按规矩,特殊炼器任务,冶炼堂收酬劳的三分之一,余下的三分之二归炼器师所有。耳环归你,灵石归我。今日我炼制了二十一块矿石,明日我的任务要减掉一块。还有,那五灵蝠石已经不需要二次锻造了,你只管开始雕刻即可。”

    叶凌月也不多说,拿出了十几颗灵石交给冶炼堂,余下的都塞进了自己的乾坤紫金袋里,拍拍屁股,走人了。

    “你这女人,怎么那么会算计。”木爽恼着说道。

    这叶凌月,应该叫做叶小气、叶懒散才对,每次下工她跑第一个,每个月发灵石,她又跑在第一个。

    她也知道,叶凌月这个时辰回去,一定是回家等小帝莘去了。

    也不知这女人哪根筋不对,放弃了凤家主那样优秀的男人不要,居然选了个豆芽菜似的小屁孩。

    不够看着两人的感情,也是怪异,像是姐弟,又不像是姐弟。

    木爽想到了小帝莘,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哥哥木武来,神情不免有几分暗淡。

    她再看看手中的五蝠灵石。

    也难怪熊管事从不说叶凌月,不得不说,这女人提纯材料的本事,的确一流。

    真不明白,为何区区白火,炼制材料的效果会比其他火种都要好。

    “算了,反正我也得了对耳环。”

    看着手中那一堆精致的牡丹耳环,木爽心里甜滋滋的,她决定要连夜赶工,尽快为马昭赶制出那一对五灵耳环来。

    再说叶凌月因为马昭的事,耽搁了些时间,回到家时,已经是黄昏前后,算算时辰,再过半个时辰,小帝莘就该回来了。

    她换下了杂役的衣服,进了鸿蒙天,采摘一些晚餐要用的灵蔬灵果,等着小帝莘回来。

    孤月海内,晚霞漫天,由于护宗大阵的缘故,孤月海呢,季节温差相较于外界小许多,一年之分春秋两季,没有盛夏的酷暑,也没寒冬的严寒,只是夜晚相对会寒冷些。

    可此时,在孤月海的外围,一片广阔无垠的海面上,这时候却是大雪纷飞的寒冬。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已经下了半个多月。

    在海浪相对平稳的一片海面连接陆地的区域,积雪形成的冰层,年年堆积,形成一片大小十里开外的白皑雪原。

    雪原无边无际,放眼看过去,都是一片白色。

    这时,在冰原的深处,有两个大小不同的雪堆。

    其中一个雪堆里,露出了一双眼来。

    雪堆上的雪已经积得厚厚的,藏在里面的人又不敢运起元力保暖,衣服上都结了一层冰渣子。

    这两个雪堆,已经在这里一整天了。

    “我说六师弟啊,这都等了一天了,影火貂的影子都没看到,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那个稍大些的雪堆抖了抖,扑簌扑簌震下了一些雪渣滓来。

    那个稍大点的雪堆下,是个看着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圆圆的鼻子圆圆的娃娃脸,看上去很是年轻,充其量也就和马昭那伙人一般大小。

    可凡是孤月海的弟子,都知道,在孤月海里,看人是不能只看外表的。

    娃娃脸男子见他身旁的雪堆,半天都没动静,有些慌了,还以为自家六师弟被动冻僵了。

    连忙手忙脚乱,准备把六师弟给救出来。

    哪知道一挖,发现雪堆里压根没有人,他这才慌了神,四处寻找了一番,发现不远处的一棵枯木的树洞里,飘来了一股香味。

    比起外面寒风凛冽,流个鼻涕都能让你瞬间变成鼻涕冰渣子,树洞里暖洋洋的。

    一个着着浅蓝云锦练功袍的小男孩坐在了张兽皮上,吃着个烤的香喷喷的地瓜。

    小男孩有双极其好看的凤眸,眸里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淡樱色的唇,五官竟是挑不出一丝缺陷来,倒是比年画里跳出来的年画娃娃还要精致几分。

    他看上去六七岁的样子,但身量比一般的同龄人要高一些,长而茂密的黑发随意地用一根兽骨发簪挽在了脑后,即便是吃着地瓜这样下等的吃食,男孩的动作十分优雅。

    这男孩,正是拜入无涯掌教门下的小帝莘。

    这一两年来,小帝莘靠着无涯掌教早前给的那五十年修为,他原本又是逆天的五灵涅槃体,加之叶凌月不时给他一些丹药调理身子,小帝莘不仅仅修为突飞猛进,就连个头也比同龄人发育的快很多,看上去就跟个小老虎犊子似的。

    而且和凤莘的羸弱,巫重的专横相比,小帝莘更像是两人的结合体,这一点,光看他的几位师兄师姐对他的态度就看得出。

    “你你你!六师弟,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早前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在外面监视影火狐的嘛,也不想想,是谁拉着我来到这种鬼地方挨冻的。”

    那年轻男子跺了跺脚,再抖了抖衣服上的冰渣子,迫不及待地在火堆里掏烤好的地瓜,可真是冻死他了。

    都怪他这个古灵精怪的六师弟,没事说要出来猎貂给自己洗服儿做什么貂皮斗篷。

    “四师兄,我是说了要监视影火貂,可没让你扮成雪人在雪地里蹲一天。”小帝莘好笑着,方才四师兄一说要扮成雪人,他就果断脚底抹油,选择开溜了,反正一个人是监视,两个人也是监视。

    与他同来的,是小弟新的四师兄,也是所有师兄师姐中,与他最玩得来的。

    这位四师兄,是个武痴,小帝莘的基础武学,都是他传授的,平日,遇到些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只要小帝莘一句话,他这个四师兄就会冲到前头去。

    看了眼树洞外的天色,推测着已经近黄昏了,洗服儿应该已经回到家了。

    他习惯性管他和洗服儿住的那个小院子叫做“家”。

    听其他师兄师姐说,家就是有爹娘的地方。

    可对于小帝莘而言,“家”就是洗服儿在的地方,只因为,他自灵智开化后,记忆里的一切,都是和洗服儿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