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95章 似曾相似的感觉(加更求票)

    死到临头,他竟还笑得出来?

    母貂一愣,不知觉却被小帝莘那一笑给吸引住了。

    那是颠倒众生的一笑,带着几分狂妄,又有几分不羁,和男孩的年龄极其不相符,隔绝了种族,让周遭的一切,都恍惚停顿住的笑。

    母貂的心跳,一下子漏跳了几拍,脸颊上浮起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羞色。

    “龙吟!”

    忽的,小帝莘疾喝了一声。

    暴风雪中,一道黑影嗖的蹿来,在空气中,发出了犹如龙吟虎啸般的声响。

    那速度,竟是比早前的影火貂的速度还快了几分。

    一把剑,就如从地上钻出来那样,倏的出现在了小帝莘的手下。

    他手腕一用力,雄剑龙吟剑如一枚标枪般被插入冰下。

    小帝莘身势一蹴而起,猛地抽出了龙吟剑。

    “唰”的一道黑光破空而出。

    风雪漫天的冰雪世界里,黑光横空出世,就如一头怒腾而起的蛟龙,张牙舞爪,撕裂了风雪。

    影火貂只觉得脑子发懵,那凛冽无比的一剑从她的头顶霹过。

    剑风擦头而过,笔直轰向了影火貂的身后。

    一阵爆炸声传来,影火貂身后,一块跌落的冰岩炸开了。

    若是小帝莘的那一剑再迟上分秒,影火貂就会被这块突如其来的冰岩砸中,头破血流。

    她早前只知道盯着小帝莘,讨要小吱哟,浑然不知,身后不知名的危险正在靠近。

    小帝莘也有几分诧然,看了眼手中的雄剑九龙吟。

    方才那一剑,他也是情急之下使出的,可谓是本能使然,根本来不及使出任何招式来。

    可那一剑,却显露出了惊人的威力来,就好像,方才那一剑,他曾经使用过了无数次那样。

    九龙吟……

    这把剑,是小帝莘学会了第一套武学,返回小院时,叶凌月送给他的。

    相似的剑,叶凌月也有一把。

    问起这把剑的由来时,叶凌月没有多说,只是轻描淡写说,这把剑和她身上的那把雌剑九龙吟是一对,它原本就是属于小帝莘的。

    这把剑,叶凌月也没法子使用,索性就让小帝莘留在身边,也许有一日,它会派上用场。

    小帝莘得了雄剑九龙吟后,发现这把剑他用起来很顺手,就一直带在了身旁。

    想不到,今日真的派上了大用场。

    小帝莘握着那把甚至比他人还要高的黑漆漆的剑,握住剑柄的手指,在微微地颤抖着,他能感觉到,方才在他挥出那一剑时,体内的热血,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这种感觉,是他早前,在学习任何一种孤月海的武学时,从未体验过的。

    噼里啪啦。

    冰岩被九龙吟破开后,炸裂开,如冰雹般的碎冰砸在脚边,影火貂才清醒了过来。

    她的脸上,还有残余的惊恐之色。

    他居然没有趁机杀了她,反倒是救了她?

    不是说,人类修行者都最讨厌妖,他们遇到了妖,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抢夺它们的妖丹嘛?

    “谢谢。”

    母貂吞吐了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

    “我也不是白救人的,把你的衣服拿过来。”

    小帝莘单手撑着九龙吟,目光没有在母貂那张姣好的脸上停留片刻,而是风雪交加的雪原上,搜索着四师兄的踪影。

    虽然四师兄说了,大妖级别的妖丹,可以累积大功一件,可不知什么原因,他并不想动手杀妖。

    小帝莘告诉自己,洗服儿一定可以加入内门,他以后还会有其他机会。

    要她的衣服?

    男孩清润的嗓音,落到了母貂的耳朵,她先是一愣,面上更红了,双手死死地拽住自己的衣服。

    “我虽然很感谢你救了我,可是我的清白只能留给我的相公。”

    小帝莘一听,翻了个白眼。

    “有相公了不起啊,我也有洗服儿,我的洗服儿还是世界深桑最好的女人。谁要你身上的破衣服,我是要你化为人形时,蜕下来的貂皮。我听说,影火貂化为人形后,都会留下貂皮。你速度点,我洗服儿还在家里等着我吃饭呢。”

    母貂这才恍然大悟,同时,她又有点小沮丧,原来他也有媳妇了。

    看他早前面对暴风雪时也不急不忙的样子,这会儿一提起自己的洗服儿,就面露焦色,显然是很在意自己的洗服的。

    他洗服儿一定很幸福。

    母貂沉思了一会儿,取出了一块貂皮。

    影火貂一族,修炼出人形后,原本的一身貂皮就会自动褪下。

    她早前保持貂形,也仅仅是因为,防止引来人族修炼者的觊觎,也不是每个人类修炼者,都和眼前的这名小男孩这般,可以抛开要妖丹的诱惑的。

    小帝莘接过了那貂皮后,仔细看了看,发现成色的确比火狐好上许多,顿时小脸上也洋溢起了喜色来。

    他也不再理会母貂,艰难地用龙吟剑,在风雪中行走,寻找起四师兄来,只有找到四师兄,他才能早点回去。

    母貂在暴风雪中站了许久,直到脸颊都被风雪吹红了,她才醒悟了过来。

    “哎,你叫什么名字?”

    风雪一吹,她的声音被吹散开了,四周哪里还有小帝莘的身影。

    这场风雪,遮天盖地,让整个雪原上的冰雪,足足堆厚了一丈有余。

    小帝莘把九龙吟当成了拐杖,一路在雪地里跋涉,终于在一个多时辰后,找到了焦急不已的四师兄。

    “六师弟,可算是看到你了,你可吓死师兄我了。”

    小帝莘还未开口询问,四师兄就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再看看自家师兄,眉毛胡子上全都是冰渣子,眼还红红的,看样子,方才一定是急坏了。

    小帝莘的心,微微一动,感到有一丝丝的温暖。

    “师兄,我没事,倒是你,怎么浑身硬邦邦的,也不用元力护体。”

    小帝莘有些不不适应地挣脱了四师兄的怀抱,撇撇嘴,心里愈发地想念下自己洗服儿软软香香的身子。

    这场暴风,也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洗服儿这会儿,应该早已经从冶炼堂回来了吧?

    她要是知道自己偷偷溜出了孤月海,一定会不高兴,小帝莘在心里暗暗捏了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