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999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那些内门弟子回头一看,却见前方站了几名女子。

    为首的却是名妙龄少女,她着了身玫瑰色的罗裙,勾勒的身姿很是妙曼,长发如瀑,一双出众的杏眼如同会说话般,时不时闪动诱人的风情。

    再看她身后的另外两名女子,也是面容姣好,站在一起,顿时让那些男弟子满眼生辉。

    “是月峰的几位师妹啊。”

    那十几名内门弟子见了美女,就如蜜蜂见了花似的,早就被什么刺客,什么独孤天给忘记光了。

    月峰的月长老是四大长老中,唯一的一名女长老。

    她座下的女弟子数量也最多,又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尤其是眼前的这三位,更是月峰这一辈中,容貌和修为最出众的,因此称为

    “月锋三美”。

    这三美中,最出色的,当属绯月师妹,她是两年前才入门的,但因为嘴甜人漂亮,一直很受月长老的喜爱,听说就连其他几位主峰的几位师兄,都在追求她。

    这一带,离五大主峰中的月峰最近,洪明月刚好奉命,带着随同几师姐一起外出。

    恰好听到了这边有动静,就找了过来。

    “几位师兄,你们可是发现了刺客?”

    洪明月享受着众男爱慕的目光,不经意地拂了拂发。

    孤月海当真是她的福地,在这里,洪明月又依稀找回了当年,万众瞩目的感觉。

    但最让她高兴的是,她的死对头叶凌月,这两年,一直没有出头的机会,听说她从浣衣坊到了冶炼堂,每天都干最累最苦的活。

    鱼目混珠,下贱的鱼眼永远不可能比得上名贵的珍珠。

    洪明月心中恶毒地想到,脸上却带着魅惑的笑容。

    “是有所发现,我们怀疑,刺客进入了独孤天。正要追查,可独孤天连四大长老都不能进入,我们就只能就此作罢了。”

    其中一人抢着回答道。

    “那就是独孤天?”

    洪明月加入月峰两年,为了赢取月长老的好感,她一直在月峰刻苦修炼,鲜少外出。

    她也听说过,孤月海实则分为三个部分,独孤天、碧月崖和海星岛。

    海星岛是外门所在,碧月崖包括五大主峰,可那独孤天她却从未见过。

    本以为,能和后两者齐名,必定也是一块世外天地,想不到,居然就是眼前的那一条小山涧。

    “不错,那一条山涧下,就是独孤天,听说里面住着孤月海的一位先人,辈分可高了。而且那先人脾气不大好,谁要是闯进去,都要重罚。”见洪明月对独孤天有些兴趣,那几名内门弟子为博美人欢心,争先恐后地回答道。

    洪明月听罢,心兀自一阵猛跳。

    脑海中,出现了那张惊为天人的容颜。

    “独孤天里面住的是不是紫堂宿?”洪明月脱口而出,眼中闪动着希翼之色。

    她找了那人数年,连一点他的消息都不肯放过。

    可整个孤月海,从自己的师傅再到扫地的下人,她全都问过了,没有一人知道紫堂宿。

    洪明月甚至怀疑,紫堂宿根本不是他的真名。

    “紫堂宿?孤月海有这号人物?绯月师妹,独孤天里就住着一老人家,也不知道是老太婆还是老头子,至于叫不叫紫堂宿,恐怕整个孤月海也就只有掌教一人知道了。天也快亮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回话吧。”

    说话的却是洪明月身后的一名月峰女弟子。

    关于独孤天里住着的人,在孤月海里,一直是个不传之秘。

    但是听一些守山的弟子说,他们曾看到过独孤天里的那位的背影。

    那背影就和那守护独孤天的三界鹰并肩而立,一头银发如老妪般。

    所以孤月海里,一直风传,独孤天里住着位老人家。

    早前,还有人想偷偷溜进独孤天里一探究竟。

    看诡异的事,那些人还未进入独孤天,就会被三界鹰给轰出来,就算偶尔有几只漏网之鱼,他们还未进入山涧,就会被一股怪力给卷出来,摔个七荤八素,一个月不能下床。

    被救回去后,还会被戒律堂训个半死。

    时间一长,那些好奇心过剩的弟子们也彻底断了念头,再也没人敢擅自闯入独孤天了。

    老人……洪明月听罢,有些失望,她本还想进入独孤天看看,但在几位师姐的再三劝告下,只得是打消了念头。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当金红色的晨光照亮了碧月崖的五座主峰时,独孤天的山涧内。

    一滴水打落在叶凌月的脸上。

    叶凌月呻吟了一声,眼皮子重重的,身体里的每根骨头都在叫疼。

    这也难怪,那山涧高不知多少丈,叶凌月又是突然被怪力吸入了山涧内,没有摔死,已经算是一大奇迹了。

    嘶了口冷气,叶凌月睁开了眼。

    让她意外的是,山涧的底端居然有光线,至少她能看清楚四周的情况。

    她应该是坠入山谷的最下方,两边是陡峭的山壁,此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比起恶劣的环境来,叶凌月的伤要更加糟糕。

    还真是惨不忍睹,她的双手还有四肢,都因为碰撞在山涧的石壁上,满是伤口。

    她提了提气,发现自己丹田里的元力像是被抽空了似的,荡然无存。

    好在身上的丹药没有碎,叶凌月又用鼎息简单治疗后,伤口止血愈合后,她才站了起来。

    这一站,叶凌月就觉得不对劲了。

    这种感觉……她的手脚,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沉重,就好像身上背着座山似的,举步维艰。

    这山涧底有古怪,人进入这里后,身子承受的压力,比起在外头,至少多了数十倍。

    这种重量,想要靠着攀爬,爬回山涧上,显然是不可能的。

    四周,也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叶凌月抬头看了眼高不见顶的山涧,心道,这鬼地方,不能久留,必须尽快离开。

    叶凌月警觉了起来,她在四周搜寻了一下,没有发现九龙吟。

    九龙吟对叶凌月的意义重大,她必须找回它。

    反正也不能爬上去,那就借着寻找九龙吟,四周看看,也许能在山涧底,发现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