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00章 独孤天里的那个人(加更求票)

    山涧底的道路,最初很狭窄,但走了约莫一里路后,视野和道路都渐渐开阔了起来。

    但一路上,除了碎石和陡峭的山壁外,叶凌月没有发现任何人或者灵兽生活过的痕迹。

    就在叶凌月以为,这就是一条荒涧时。

    忽的,前方一阵迅猛的穿堂山峰吹起。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无数的树叶,如暴雪般扑面而来,叶凌月眯起了眼,伸手攫住了一片叶子。

    那是一片紫色的叶子,在大陆上任何其他地方,都不曾见过这样的叶子。

    看上去,那是梧桐叶,可它的颜色,紫的纯粹。

    风小了,叶凌月往前看去,她的瞳猛的一缩,有种窒息般的感觉。

    好美……

    山涧底的尽头,却是一棵树。

    一棵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紫叶梧桐,它遒劲有力的金色茎干,高耸入云,足要十几人才能环抱的住。

    树冠上,长满了紫叶,就像一片无边无际的紫云,忽然从空中飘下。

    地面上,也全都是紫色的梧桐叶。

    脚踩上去时,没有半点声音,也不知这里的梧桐叶,堆积了多少年。

    这棵突然出现的树,给叶凌月带来了一刹那的惊艳,她有种感觉,她穿越了时空,到了仙境。

    脑子像是一下子被什么击中般,隐隐约约的,这个地方,让她有种熟悉感,就好像午夜梦回时,她曾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神秘的紫夜梧桐,深不见底的山涧,孤月海,竟还有这样的世外之地。

    在树叶的下方,叶凌月看到了一口钟鼎。

    那鼎很高,比叶凌月的个头还要高半个头。

    鼎下,没有柴火,整个鼎静悄悄的,看上去是个废弃的鼎。

    叶凌月的那把雌剑九龙吟静静地插在鼎旁,像是一名忠诚的侍卫,在守护着那口鼎。

    “不长眼的家伙,敢丢弃主人,自己乱跑。”

    叶凌月嫌弃地走上前去,拔出了雌剑九龙吟。

    这里,已经是山涧的尽头了。

    有鼎?是不是代表这里有人,以后着曾经有人?

    叶凌月在四周寻觅了一番,除了她来时的那条路,能离开这里的法子,只剩下御器飞行一条路了。

    只是,这山涧的重力有异常,叶凌月试了几次,就放弃了,因为九龙吟根本没法子正常飞行。

    “不能放弃,再找找,也许哪里还隐藏着什么密道。”

    叶凌月的目光,落到了那棵参天紫叶梧桐上,考虑着是不是爬上去看看。

    如果真的没有其他法子,她只能是拼老命试一试,能不能爬上山涧了。

    可就在叶凌月思量着怎么爬树时,她忽觉得,那口一直静止不动的鼎,似乎动了动。

    目光迅速移到了鼎上,叶凌月走近了几步。

    耳朵贴在了鼎上,鼎内似乎有什么悉悉索索的声响,就像是有很多小虫子在爬。

    这鼎里有东西。

    叶凌月想了想,决定打开这口鼎看看。

    由于山涧重力的缘故,她费了些气力,用手一撑,人已经笨拙地跳上了鼎。

    居高临下,叶凌月才看清了这口大鼎的全貌。

    它的体积,比叶凌月的乾鼎至少大了五六倍,通体散发着古朴的青铜色。

    鼎的花纹有些古怪,似乎是几种动物,有鸟雀、有老虎、还有龙和乌龟,看上去,年代已经很久远了。

    也不知鼎是用什么材料打制的,沉的很,叶凌月试着用手去推鼎盖,使出了吃奶的劲头,都不能推开半分。

    “就不信打不开你。”

    叶凌月想了想,体内的天地之力喷薄而出,卯足了力,用九龙吟去撬鼎盖。

    九龙吟融合了天地之力后,剑光一闪,一碰上那鼎盖的一瞬,叶凌月甚至还没用力。

    她的身下,原本如同泥塑般纹丝不动的鼎盖,就像是火山爆发般。

    “噗”的一声,鼎盖飞了起来。

    在鼎盖飞起的那一刹那,鼎身摇晃了起来,就好像突然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

    鼎内,一股浓烟冒了出来。

    “桀桀,有人的味道,吃了她。”

    “夺了她的肉身,我们就能重见天日了。”

    只见大量各种牛头马面,蛇身狐尾的妖兽的魂魄,钻了出来,它们狰狞着,吐出了猩红色的舌头,朝着叶凌月飞扑而去。

    就在那些妖魂妖魄大量涌现时,忽的,鼎身上雕刻的那四种动物,在那时,眼中锐光闪动,栩栩如生了起来。

    与此同时,鼎下一团黑火钻了出来。

    黑火一出,那鼎里冒出来的妖魂妖魄们嚎叫着,那青烟竟是被鼎吸了回去。

    原本飞入空中的鼎盖从天而降,啪的一声,盖了回去。

    叶凌月懵了,忽觉腰上多了只雄浑有力的手,人已经被拦腰抱了起来。

    一股沁鼻的香气飘来,那是混合了梧桐叶和阳光的气息的味道,甚是好闻。

    “误会误会,我只是不小心打开了你的鼎盖。”

    叶凌月已然知道,这口鼎的主人回来了。

    她正欲解释,哪知却对上了一双淡淡的眸子。

    紫罗兰色的眸,如冰火粹过般,莹洌晶莹,细长的眼,睫又长又密,那是个鬼斧神工才能雕琢出来的绝色美男子。

    这样的人,哪怕是记忆再差的人,只要看过一次,都是让人难以忘怀的。

    更不用说,素来记忆很好的叶凌月。

    紫眸男子,低着头,眉峰微皱,也在打量怀里的小女人。

    她此刻小嘴张得大大的,仿佛可以塞进一个拳头,因为两年的冶炼堂杂活,肤色不似早前的白皙,但也不显得黑,而是宛若蜜蜡凝转,配上精致的五官,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健康和活泼。

    “紫堂宿!”

    看到紫堂宿时的震惊,让叶凌月甚至忘了自己此刻,还被某人以极其暧昧的姿态抱在了怀里。

    她甚至也没有留意到,当她抬起头的刹那,男人素来古井无波的眼底,刹那起了波澜,他抱着她的手,也不自觉握紧了几分。

    是她,他寻觅了那么久,一直等待的那人,竟是她。

    他还以为,上穷碧落下,毕生穷尽,他再也没有机会等到她了。

    叶凌月,欢迎来到独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