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02章 替她“报仇雪恨”了

    让她留下来?

    叶凌月没想到,紫堂宿会提出如此的要求。

    如果是其他人,叶凌月会以为对方图谋不轨,可紫堂宿却不然,他看上去纤尘不染,根本不像是那种有什么会心思的人。

    “不行,小帝莘还等着我回去,我可以想尽一切法子弥补我的过错,但是我不能留下来。”

    叶凌月立刻拒绝了。

    这里的景色虽然很美,恍若仙境,但是太荒凉了,没有一丝人气。

    她可不愿意,留在这里,虽然在独孤天景美,紫堂宿也足够养眼。

    可一想到,每天孤零零地对着一棵紫叶梧桐,外带一口满是妖魂妖魄的鼎,外带一个说话从不超过“十个字”的怪人,叶凌月就浑身不自在。

    才一天一夜没见,她就已经开始,那个顶着张粉团子似的脸,一口一个洗服儿的小帝莘了。

    哎,也不知道小帝莘现在回去了没有。

    发现她不在,那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担心。

    为了找他,惹出了这么多祸事来,回去遇到了,一定要狠狠教训下小帝莘。

    看到叶凌月明显失了神,紫堂宿长睫颤了颤,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你负责看鼎。”

    他又吐出了几个字。

    “原来如此,你是让我帮你看鼎?这倒不难,可是我现在是杂役,每天还要到冶炼堂帮忙,否则我就没灵石可拿了,真要帮你看鼎,每天大概只有半天时间。”叶凌月松了口气,这家伙,能不能改改说话说几个字的毛病,她险些又要误会了。

    “杂役?”

    紫堂宿看了眼叶凌月,再看看她这几年,因为冶炼堂的炉火,明显红黑了一些的皮肤,眉头微微皱了皱,有些不高兴了。

    他们,居然让她当杂役。

    “就是杂役,干粗活的那种,说起来,平常干得活和你也差不多。负责看着炉火,偶尔炼几块矿石。说起来,你怎么也干杂役干的活,你认不认识熊力,他是冶炼堂的管事。”

    叶凌月狐疑着,看了看紫堂宿。

    说起来,早前四方城主他们都管紫堂宿叫尊上,她还以为,紫堂宿在孤月海的身份至少也是四大长老级别的,谁知道也是个看鼎的。

    “不认识。”

    整个孤月海,能让紫堂宿记住名字的,只有无涯掌教,如今又多了个叶凌月。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以后每天来给你看半日的鼎火,当做补偿,直到你把这鼎里的妖魂妖魄都炼化完了,你我就算两清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叶凌月也有心和紫堂宿套近乎,帮助紫堂宿看火,没准还有机会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哦,还有,这里该怎么出去,应该有个出口吧?”

    叶凌月方才,也没看到紫堂宿是怎么来的。

    “我带你出去。”

    紫堂宿说罢,人一下子没了影。

    “人呢?男人靠的住母猪都要上树,这话说的真没错,靠人不如靠己。”

    叶凌月又懵了,四周哪里还有紫堂宿的身影。

    她呻吟了一声,无奈之下,看了看四周,认命地手脚并用,使成了拈花碎玉手,找了一处相对平坦的山壁,她两手两脚并用,缓慢地往山涧上爬去。

    紫堂宿身影一逝,人已经站在了山涧上。

    那头威风凛凛的三界鹰,一看到紫堂宿,双翅一震,飞了过来。

    早前凶悍的模样,荡然无存,反倒是很亲昵地用锋利的喙,蹭了蹭紫堂宿的手掌。

    “馋了?”

    紫堂宿打开了乾坤紫金袋,从里面摸出了几颗沙蝼的卵来。

    原来,紫堂宿早前之所以肯赏脸去参加天下第一锻,也是因为了这头三界鹰。

    这鹰老兄是独孤天的守护神兽,追随紫堂宿一直到今日,它最喜欢的就是富有营养的沙蝼的卵。

    叶凌月的生命乾坤袋里蕴含着灵气,有助于生灵的繁殖,早前那些沙蝼的卵被保存在里头,两年里,繁殖了大量的沙蝼,三界鹰这才有了口福。

    三界鹰吃的津津有味。

    就在这时,紫堂宿长眸微微眯起。

    一道青影掠来,却见无涯掌教匆匆赶来。

    “紫堂尊上,昨晚有刺客闯入内门,被晚辈所伤。听几名弟子说,那刺客好像闯入了独孤天,不知道有否打扰到了尊上?”

    这话才刚问完,无涯掌教就接收到了一记了凉飕飕的扫视。

    受伤,还让她当杂役?

    无涯这糟老头,当真是当掌教太久了,脑子秀逗了不成。

    自己托他找拥有天地之力的人,足足两年,他每个月都愁眉苦脸来回报说找不到,这倒好,好不容易人自己找上门了,还差点被他给害死了。

    紫堂宿紫眸里,紫光闪动。

    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这会儿无涯掌教已经被凌迟一千一万次了。

    无涯掌教顿觉脖子一紧,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估摸着,啥情况,他怎么感觉一向不轻言喜怒的尊上发火了。

    难道是因为他疏忽大意,让刺客乱闯的事,惹怒了尊上?

    还是说,尊上要找的徒弟,自己一直没有找到的缘故?

    三界鹰咕咕的叫了几声,幸灾乐祸了起来。

    老头,你完蛋了,尊上很不高兴。

    “碍眼。”

    紫堂宿二话不说,衣袖一扫,平底卷起了一股风。

    那风也是古怪,倏的就将无涯掌教秋风扫落叶似的,扫了出去,一下子无影无踪了。

    可怜的无涯掌教还没听明白“碍眼”的意思,就被“清理”掉了。

    紫堂宿赶走了无涯掌教后,又等了片刻,哪知道叶凌月还是没追上来。

    他不禁有些纳闷了,不是让她跟上来嘛?

    人呢?

    紫堂宿只得折身,返回涧底,去找人。

    可是将山涧找来找去,还是没找到叶凌月。

    就在紫堂宿纳闷,叶凌月去了哪里时,三界鹰来报讯,它发现了叶凌月。

    陡峭的山壁上,叶凌月累的跟头狗似的,直吐舌头。

    这独孤天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哪个乌龟王八蛋修建的,这山壁加上重力的作用,她足足爬了两个时辰,从早上爬到了中午,才勉强爬了三分之一。

    望着山涧上方,那遥不可及的一方蓝色天空,叶凌月有种吐血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