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03章 二次“初吻”

    叶凌月正准备歇歇,忽觉得身后有人在拍她的肩膀,回头一看,就看到紫堂宿衣衫袂袂,凌空而立,正神情古怪地看着她。

    下一秒,叶凌月就觉得眼前一花。

    峭壁消失了,一直压制着她的神秘重力也消失了。

    耳边清风阵阵,眼前满是明媚的阳光,她一下子就到了碧月崖附近。

    “原来还有这么便捷的方法,你早不说。”

    叶凌月没好气着,亏她爬了半天。

    不过紫堂宿那是什么功夫,她连看都没看过。

    “忘了。”紫堂宿无奈地说道。

    因为要压制妖魂妖魄的缘故,他在独孤天内,设置了十重天禁制。

    他和三界鹰常年生活在那里,所以没什么感觉,他忘记了叶凌月初来乍到,根本没法子适应那里的重力。

    “拜托你下次别随随便便忘了,差点没被你折腾死。”叶凌月止不住松了松筋骨,意外发现,虽然独孤天里的重力很压迫人,可是在独孤天里这么一阵大动作,她体内的元力,似乎还增长了不少。

    脑门后,猛地被一啄。

    叶凌月回头一看,吓了一跳。

    发现早前害得她坠崖的那头鹰隼,正站在她的身后,显然这家伙不满叶凌月对紫堂宿无礼。

    “这头大鸟也是你养的?”

    叶凌月咋舌,一人一鸟,外带世外的独孤天,这紫堂宿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好在来日方长,她以后有机会,可以慢慢探查清楚独孤天以及紫堂宿的事。

    看看时辰,已经正午了,叶凌月出来找人,结果自己差点没丢了。

    她眼下最担心的,就是小帝莘有没有回来。

    “我该走了,对了,这次有你带路,那以后我来,总不能次次都由你来接送吧?还有,我昨晚惹了些事,这阵子进出内门,估计不大方便。”

    叶凌月看看四周,那些搜查的弟子都已经不见了,想来搜查无果,都已经撤退了。

    她哪里知道,方才紫堂宿一发火,一袖轰飞了无涯掌教,吓得无涯老头以为尊上这阵子心情不好,已经下令独孤天方圆十里内,不许任何弟子出没。

    这间接也为叶凌月以后自由进出独孤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紫堂宿不再多说,摊开了手,掌心多了一张紫色的梧桐叶。

    他只是一拂,那梧桐叶就落到了叶凌月的手心。

    叶凌月正纳闷着那叶子有何用处,叶子化为了一道紫光,她的身影就顺着紫光一起消失了。

    叶凌月消失后,紫堂宿在山涧上又站了片刻,三界鹰乖巧地站在它身旁,熟悉尊上脾气的它,忽然发现,尊上的嘴角竟有了丝笑意。

    它似乎从未见过尊上笑过,这一切是因为那个无礼的小女人嘛?

    紫光闪动,叶凌月已然回到了外门。

    她如梦初醒,再看看手中,那一片紫色的梧桐叶完好如初。

    看来,这片梧桐叶里,应该是蕴含了一个小型的传送阵法,只需要用神识驱动即可。

    有了这叶子后,想来她以后进出独孤天会很方便。

    她想了想,将梧桐叶收了起来,急忙朝着小院赶去。

    小院里,就在叶凌月离开独孤天差不多的时间里,小帝莘和四师兄也刚返回海星岛。

    “小帝莘,我说你慢点。”四师兄头顶的雪还没化开,他边走边嚷,害得路上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小帝莘却顾不得这些,他知道,他一夜未回,洗服儿一定是急坏了。

    “洗服儿,我回来了。”

    他推开了小院的门,心中忐忑着,洗服儿会不会生气。

    可回答他的,却是满室冰冷的空气。

    叶凌月不在。

    小帝莘急了,不顾身后四师兄的喊叫,箭一般冲向了冶炼堂。

    “叶凌月?她今个儿还没来,那女人,真是越来越散漫了。小家伙,你可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她有个很出色的未婚夫。”

    木爽一见小帝莘,还诧异了下,一年多没见,以前那个小奶娃居然长大了那么多。

    看样子,将来也是个极其出众的美男子。

    这叶凌月,怎么运气这么好,随便捡个小孩,都能捡到了好货色。

    “闭嘴,丑女。”木爽还未说完,就被小帝莘凶了一通。

    他又旋风似的,冲了出来。

    洗服儿不在冶炼堂,也不在小院,她究竟去了哪里?

    小帝莘就跟只没头苍蝇似的,在海星岛四处寻找着。

    从冶炼堂,再到平安堂,再到银河瀑,就连浣衣坊小帝莘都找了个遍,可所有人都说没见到叶凌月。

    心,空的厉害。

    小帝莘俊逸的脸上,浮着躁动之色。

    跟在小帝莘身后的四师兄,也纳闷不已。

    自家小师弟,虽然年纪小,但素来聪敏沉稳,做事学武都是不急不慢,师傅还夸过,小帝莘是他们师兄姐妹中最能成大事的人。

    可今日,他怎么完全失控了。

    四师兄怀疑,要是再找不到叶凌月,小帝莘会把整个孤月海都翻过来。

    “小帝莘,要不你先别急,我们先回小院看看,也许你媳妇儿已经回去了。”

    四师兄生怕小帝莘失控,强拽着小家伙,往小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见门口走出来一个人来。

    那人见了小帝莘和四师兄,也是一愣。

    四师兄正要询问,小帝莘一下子从他手里挣了出去,飞一般扑了过去。

    “洗服儿。”

    小帝莘一把抱住了叶凌月,将头埋在了她的身上,嗅着叶凌月身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息。

    他躁动的,近乎要狂暴起来的心,一下子平和了下来。

    “小帝莘。你总算回来了。你怎么弄得一身脏兮兮的,还有,你昨晚去了哪里?”

    叶凌月在回来的路上,恰好遇到了钓鱼叟,钓鱼叟说她家的小帝莘正满海星岛的找她,让她快回去。

    可不是,她才刚回来,小帝莘也就回来了。

    看到了小帝莘安然无恙,叶凌月悬了一个晚上的心,放了下来。

    她嗔怪着,摸了摸小帝莘的头,哪知道,手还没碰到,小帝莘忽的一蹿,在她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洗服儿,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