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07章 眼红是种病

    独孤天外,夕阳无限好,晚霞的金光柔软如羽毛般,轻轻落在了两人身上。

    “送她回去。”

    紫堂宿才一落地,三界鹰就追随着他,一并落了下来。

    在把叶凌月放在三界鹰的背上时,紫堂宿眸光闪动,留意到了叶凌月的手腕脚腕位置,都被锋利的山石给割破了。

    他眉头微乎其微的皱了皱。

    叶凌月到独孤天的第一天,就这般惨淡的结束了,她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返回了小院。

    趁着小帝莘还没回来,叶凌月换洗了下衣服,将伤口也处理好了,刚清洗好,就听到小帝莘进门的声音。

    “洗服儿?看看我给你做的新衣服。”

    小帝莘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献宝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件刚炼制好的衣服。

    那衣袍是按照叶凌月的尺寸定制的,用影火貂皮制作而成,样式做工全都是上成,是小帝莘求了自己手巧的五师姐,连夜赶制而成的,叫做影火袍,也是一件介乎于地阶和天阶衣袍,攻守俱佳。

    叶凌月捏了捏衣服,发现比起她早前穿过的北青云锦还要轻柔几分,就是炼制手法还稍差了些,她打算稍后再重新用灰火炼制,应该能够将影火袍的品质再提高一阶,达到天阶左右。

    “洗服儿,再过两个月,就是你的生辰了,到时候我要给你一个更大的惊喜。”

    小帝莘神秘兮兮地说道。

    叶凌月看了看他红扑扑的脸和汗津津的额头,笑了笑,对于她而言,小帝莘的存在,就已经是上苍给她最大的惊喜了。

    入了夜后,无涯峰内。

    无涯掌教才刚闭眼,忽的,睁开了眼。

    有人入侵!

    岂有此理,这些刺客,一个接着一个来,还真以为,他无涯峰是那么好欺负的。

    可就在无涯掌教震怒之时,一道紫影出现在他面前。

    看到了来人时,无涯掌教脸上的怒气,立马跑光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欢喜之色。

    “紫堂尊上,是您,您怎么来了?难道说,妖界又有什么异动?”

    说完之后,无涯掌教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看他这张嘴。

    紫堂尊上难得来,他来,那就意味着他的心情好些了。

    紫堂宿看了眼无涯掌教,见他脸上堆满了笑容,只是由于早阵子的鼻青脸肿还没褪下去,看上去有些搞笑。

    紫堂宿没有说话,只是衣袖一挥,一页纸落到了无涯掌教的手上。

    无涯掌教看清了纸上的东西后,愣了愣。

    纸上是一些炼器材料,分别是缙云水鲛纱、长生棉、灵蛟筋、灵心草等等,一共是十种材料,这些材料,全都是稀罕至极。

    “紫堂尊上,您这是要炼器?”无涯掌教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紫堂宿可是青洲大陆上,极其少数的丹器双修的天纵之才。

    他鲜少动手炼器,但是炼制出来的,必定是绝佳的灵器甚至是神器,这一点,看他持有式神炼妖鼎和寂灭塔两大神就能看出来。

    “有?没有?”

    紫堂宿蹦出了三个字。

    “这些材料都是稀世之材,晚辈手头也没法子凑齐,不过我想其他四位长老的手上,也许有,我需要点时间。”

    紫堂尊上开了口,无涯掌教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得凑齐给紫堂尊上啊。

    就是不知道,紫堂尊上耗费那么多材料,究竟是要炼制什么新的神器?

    “明晚。”

    说罢,紫堂宿身影一逝,没了影。

    无涯掌教一激灵,连打坐也不打坐了,紧急召集了四大长老……

    第二天,叶凌月在小帝莘的强迫下,换上了新的影火袍,去冶炼堂上工。

    才进入冶炼堂,就见木爽穿着她那身火狐袍很是招摇地从她面前走过。

    自打木爽有了这身火狐袍后,隔三岔五都要在叶凌月面前炫耀一番。

    平常,叶凌月基本是选择无视的,在她看来,冶炼堂热得跟火炉似的,一身火狐皮,一天下来,简直就是洗桑拿。

    可她身上的这一身影火袍就不同了,可谓是冬暖夏凉,穿在身上不仅贴身,而且不冷不热,刚刚好。

    木爽也发现了,叶凌月今日身上,竟然穿了一身新袍子。

    而且那袍子,非但样式好看,颜色鲜艳,还很修身,将叶凌月一身曲线勾勒的愈发妖娆,一众冶炼堂的男杂役们都时不时偷瞄着叶凌月。

    “叶凌月,你这身衣服哪里来的?”

    木爽一看,眼珠子都要看掉下来了。

    她不满着,拦着叶凌月,逼问起来。

    “不偷不抢的,我的衣服,管你什么事。”

    叶凌月撇嘴,懒得理会木爽,想起了昨天那么丢脸,连被谁送回来都不知道,她今个儿一定要快点完成冶炼堂的工作。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比昨天更进一步,至少不能在力乏昏睡过去。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是影火貂的皮。这种貂极其稀少,整个大陆都不超过十只,至少也要上千灵石才能买到一件,以你的月俸,根本不可能买得起那么贵的影火袍。”

    木爽不依不饶着,光是为了买她身上的这件火狐袍,木爽就花光了她这两年的积蓄。

    叶凌月比她来的还迟,还倒贴钱养了个小未婚夫,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叶凌月懒得和木爽争吵,直接去完成今天的矿石任务去了。

    “木爽,别闹了,那件袍子我听说了,是别人送给凌月的。你的那一对耳环,我已经查看过了,做工上乘,没什么问题,可以完工了。”熊力一大早进门,就听到木爽的吵闹声,很是头大的揉了揉太阳穴。

    他和钓鱼叟的关系好,早就已经从钓鱼叟口中得知,叶凌月的小未婚夫是无涯掌教座下最受宠的弟子。

    那影火袍,应该也是那小孩用了手段得来的。

    木爽一听耳环没问题,面上飞起了一抹羞红。

    “熊管事,那我送过去给马师兄。”

    耳环在叶凌月和熊管事的帮助下,提早完工了。

    早前马昭约定了日子回来取,木爽却是迫不及待,想要亲自送过去,目的就是为了多见心上人一面。

    深夜剧场:

    小帝莘:紫堂宿是什么鬼!

    悲催芙:有种生物叫男配。

    小帝莘:人气没我高,长得没窝萌,还专学人老牛啃嫩草(傲娇状)

    悲催芙:……(我就看看不说话)

    小帝莘:摔,砍他戏份,否则窝不帮你要月票!

    女王芙:德行,老娘自己要~么么哒,爱傲娇莘的请投票,爱尊上的也请投票,爱大芙子的更要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