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0章 名声不保,怒了(加更求票)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到哪里都会遇到她。

    叶凌月有种天要亡她的感觉,身后,雪峰弟子穷追不舍,而前方……

    叶凌月自然认出了和马昭在一起的那女子的身份。

    那是和小帝莘一样,少数的几个被选入内门的女弟子,她记得,对方应该叫绯月。

    那女人,天然对自己有敌意。

    木爽这蠢货,她这会儿还指望马昭会帮她,这女人的脑子,一定是被马踏过了,大面积脑损伤了。

    马昭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木爽。

    他自然也看到了木爽脸上的我见犹怜和期盼的神色,换成了以前,马昭很乐意在这种情况下,将她搂在怀里好好温存一番,可这会儿,自己的正牌心上人绯月就在身旁。

    这绯月,可是马昭从她一入门就盯上了的。

    绯月貌美,而且骨子里透着股妩媚,加之她又是月峰月长老的得意门生,她修炼的是轮回水之力,马昭是轮回金之力,两人若是能一起双修,也是相辅相成的很。

    所以马昭一直想方设法讨好绯月,早前他不惜纡尊降贵,到冶炼堂找木爽炼耳环,也是因为绯月的缘故。

    只可惜木爽是个有眼无珠的,一直没看破马昭的本质,反倒对马昭一见钟情了。

    木爽和绯月一比,那当真是云泥之别,是个男人都会选,更不用说马昭这种人了。

    他瞥了木爽一眼,就和身旁的洪明月说。

    “哦,是冶炼堂的一个女杂役,我早前在冶炼堂定制了一对耳环打算送给你,她应该是来送东西的。”

    三言两语间,显然是说他和木爽没有任何干系。

    木爽一听,心顿时凉了一半,呆愣在场,叶凌月想拉她都拉不动。

    “贱人,可是追到你们了。马师兄,绯月师姐,你们在就好,那两个贱人方才在山脚下,对我们几个出言不逊,还动了手,快把她们抓住。”

    火袄女子等人眼看叶凌月和木爽停在了山腰上,也怒气汹汹冲了上来。

    看到了火袄女子还有一干师弟师妹,马昭也猜出了什么。

    他也是暗暗叫苦,木爽这女人,惹上谁不好,偏偏就惹上了雪萱。

    雪萱是马昭的小师妹,也是雪峰长老的第二女,她自小骄纵,雪峰里除了长老和她的姐姐之外,大部分人都奈何她不得。

    她对马昭的心思,整个雪峰的人都知道。

    马昭顾念着雪长老,平日对她也都是牵扯不清。

    雪萱眼高于顶,除了绯月之外,凡是和马昭有关的女人,她一概都要欺辱一番。

    今日也是木爽运气差,在山脚就遇到了雪萱。

    火袄女子的话,似是刺激到了木爽。

    她忽的生出了一股勇气来,也不顾自己****半露的身子,一把绾起了自己的长发,露出了自己的耳朵来。

    “马师兄,你不认得我了嘛,我是木爽,早前你还送了这对耳环给我。我今日来,是来找你的。可是这女人,在山脚下就刁难我,还扯破了我的衣服。我根本没对她动手,是她先打的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木爽圆润的耳垂,被寒风吹得通红。

    可耳垂上,那一对精致的灵脂白玉耳环,却是分外刺眼。

    马昭身旁的洪明月,本还是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可在看到木爽的耳环时,她那张娇媚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那耳环,洪明月恰好死认得的。

    早前,马昭为了讨好她,送了她这对耳环。

    只是她嫌耳环太普通了,没要,马昭这才找了自己的兄长,讨来了一块古战场的灵石,据说是重新炼制去了。

    那灵脂白玉耳环,洪明月是不稀罕的。

    可就算是她不要的东西,她也不乐意白便宜了其他女人,尤其是那女人,还是个下贱至极的女杂役。

    火袄女子也看到了木爽耳垂上的耳环。

    她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差点没两眼喷出火来。

    那耳环,早前她就看到马昭师兄带在身旁,她当时眼馋,还讨要了几回。

    可师兄都说,那是他答应了送给别人的,不肯送她,哪里知道,马昭最后悔送给了这个冶炼堂的贱人。

    见火袄女子和绯月的神情骤变,木爽顿觉心里的恶气,狠狠地出了一口。

    叶凌月却是皱眉不止,因为她也看出了,在木爽露出耳环时,马昭的神态也变了。

    马昭有些尴尬,又有些恼怒。

    他在恼火木爽多事。

    他早前送耳环给木爽,是因为看出木爽对他有好感,想趁着机会,骗了木爽成了他的女人。

    等到他玩腻了就一脚踢开,哪知道区区一个杂役,还会惹出那么多事来。

    “马师兄,那耳环真的是你送给她的?”火袄女子气得直跺脚。

    马昭一时语塞,也不知如何回答。

    “那耳环看着好像有点眼熟,马师兄,我没看错的话,你不是你送给我的耳环嘛。我本想今日出来,戴在身上,可一找,发现不见了。咦,怎么就到了她的身上。”洪明月眸光流转,嘴角扬了扬,恶毒地看了眼木爽。

    洪明月的话,虽轻犹重,却是让形势一下子陡转直下。

    她这么一说,分明是说木爽偷了她的耳环。

    木爽脸上的得意之色,刹那间褪的一干二净。

    她瞪圆了眼,难以置信地望着马昭。

    马昭的眼沉了沉,却没有搭腔,显然是默认了洪明月的说法。

    原本恼怒的雪萱子也一下子如同打了鸡血似的。

    “好啊,我就说马昭师兄怎么会瞎了眼,把耳环送给你这种烂货。原来是你嫉妒绯月师姐,偷了她的耳环。”说罢,雪萱眼中,迸射出了杀机来。

    她忽的一抹腰上,就见她的腰间,一把如蛇似的软剑雪光一闪,轮回之力如猛虎般,扑面而来。

    手中剑光闪烁,却是盯着木爽的咽喉要害处,直刺而去。

    木爽目睹了马昭的无情,此时已经是心灰意冷。

    她也知背上了盗窃之名,自己的前程已经毁于一旦,面对雪萱的袭击,她惨笑一声,咬了咬牙,身子一倾,竟是笔直朝着雪萱的剑口撞去,眼看就要血溅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