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1章 找掌教主持公道

    雪萱手中的那剑,名叫冰息,是一把天阶初品的宝剑。

    是雪长老为了爱女,用自己的内力凝聚而成。

    此剑寒气逼人,携带着冰寒毒,人若是沾到一点,就会血液冰冻,全身僵硬,不过半个时辰,脏腑碎裂而死。

    木爽一日遭遇了两次屈辱,心灰意冷,已经生了寻死的心。

    哪知就是这时,耳边一声利啸,叶凌月的身形一瞬,快若惊鸿。

    一掌迎上前去,掌心内,天地之力喷涌而出,那股里,浑厚之中,带着几分阴柔,和任何一种五行之力都大不相同。

    雪萱的冰息剑已然划过了叶凌月的帽子,剑脱手而出,手腕发出了卡擦脱臼的声响。

    一阵钝疼钻心般袭来,雪萱已经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咽喉被叶凌月的锁住。

    帽子跌落在地,叶凌月露出了真容来。

    “怎么是你?”洪明月没料到,和木爽同来的竟是叶凌月。

    “贱……”雪萱破口就骂,还没骂出口,叶凌月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掌可是携了天地之力的,一个耳光打下去,雪萱的口腔里,一阵发麻,几颗门牙硬生生被扇断了。

    马昭也变了脸色,他万万没想到,叶凌月会如此大胆。

    “大胆,还不放了我师妹。”他眼中寒芒立闪而过,脚下一踏,如一只雄鹰般展翅而起,没顶欺向了叶凌月。

    “谁敢妄动,我就杀了她,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身法快,还是我的手快。”

    叶凌月一把抓起了冰息剑,抵在了雪萱的下巴上。

    冰冷的剑息把雪萱的皮肤冻成了青紫色,她的身子也止不住颤了起来。

    马昭见状,在半空中一滞,只得是撤回了元力。

    “师兄,这贱……女人是疯子,你不要乱来,她真的会杀了我的,快找我爹来救我。”

    雪萱被打得花容惨淡,她可算是发现了,这个看似默不吭声的女杂役,她就是个疯子。

    她压根不管自己是什么身份,她真会杀了自己的。

    “师妹,你不要怕,为兄会救你的。”马昭也沉着脸,看了眼在旁呆愣愣杵着的木爽。

    他声音柔和了些。

    “木姑娘,方才都是我小师妹不对。她年幼不懂事,你让你的同伴放开她,我待会就让她给你们赔礼道歉。”

    马昭的话,木爽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她怔怔看着叶凌月。

    “你救我干什么,我都说了,不用你救。这下子,我们俩都完了。”

    挟持雪峰长老的女儿,以她和叶凌月的身份,下场只会比被当成小偷更惨。

    “你这般轻贱自己性命,对得起你死去哥哥嘛。再说了,你死了,我们冶炼堂都要跟着你背黑锅,你死得起嘛?”

    叶凌月的话,让木爽的脸色变了,她喉头动了动,眼底的绝望,倏然散开。

    木爽抹了抹干涩的眼泪,猛地挺直了脊梁。

    “说的没错,就算是死,也得拉个垫背的。你们听着,要我们放了她也成,我不要见雪长老,我们要见掌教。”

    木爽的心中很明白,真要雪长老来了,她和叶凌月都得死。

    就算是回到了外门,熊管事也帮不了他们。

    如今能给她们洗脱罪名的,只有无涯掌教一个人。

    叶凌月赞许地点了点头,木爽这一次,倒是难得做了件正确的事。

    马昭和洪明月一听,有几分犹豫。

    叶凌月手一紧,冰息剑又探近了几分,雪萱顿时吓得哭了起来。

    “别,你别乱来。我身上有开启传送阵的令牌,你们要去哪里都可以,不要杀我。”

    叶凌月和木爽一听,挟起了雪萱,就往山下撤去。

    “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去通知雪长老。绯月,我们一起去无涯峰。”

    马昭也是郁闷的很,一个个都是不省心的。

    不过是一对耳环,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不过他早已想好了,就算是在无涯掌教面前对质,只要他和绯月统一口径,加上雪萱的身份,那两个女杂役,这一次也是非死不可。

    叶凌月和木爽拖着雪萱,找到了雪峰山脚下的传送阵。

    三人一起入了传送阵。

    身影才刚消失,雪峰上就有一股滔天的元力波动。

    一名黑须黑发的中年男子,怒气腾腾地冲了下来。

    “师傅。”马昭等人匆匆赶到。“弟子来迟一步,小师妹被冶炼堂的两人给抓走了。”

    “翻了天了,区区两个下贱的杂役,居然敢抓我的女儿。熊力那小子,真是太目无法纪了。让人把熊力找过来。本长老这一次不把那两个下贱种的脖子拧下来,我就不姓雪。”

    雪长老说罢,发出了一阵怒咆声,他甚至不用传送阵,径直破开了护山大阵,朝着无涯峰的方向飞掠而去。

    雪峰众弟子都是面露惊恐之色。

    唯独洪明月站在一旁,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来。

    叶凌月啊叶凌月,亏我这两年来,一直处心积虑要找机会陷害你,想不到,你自己不争气,先惹上了雪长老,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谁能保得住你。

    “绯月,我们也快些跟上去。”马昭催促着洪明月,两人也急急赶向了无涯峰。

    直到将雪萱带进了传送阵,木爽才开始后怕了。

    “叶凌月,我们是不是闯了大祸了?”

    “不闯也闯了,你冷静点,待会在无涯掌教面前,只要一切据实说就好。我想除了雪长老外,熊管事和钓鱼叟也会来,我们未必就会有事。”叶凌月思忖着。

    前方一阵光华闪动,叶凌月三人眼前一亮,一片宁静祥和的山林景象出现在面前。

    这是叶凌月二度光顾无涯峰,和上一次比起来,似乎这一次的处境还要糟糕的多。

    “告诉我们,无涯掌教住在哪里?”

    叶凌月推了推雪萱,后者只能是红着眼,指了指前方。

    两女使了个眼色,就往前赶去。

    就在叶凌月和木爽从传送阵走出来时,秦小川恰好经过了。

    “咦,那背影怎么看上去和六师弟的媳妇儿那么像?难道是来找六师弟的。”秦小川嘀咕着,他摸了摸脑袋,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通知小帝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