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2章 洗服儿的事就是他的事

    就在叶凌月和木爽走出没几步。

    叶凌月忽的眉头一颤。

    “小心,让开。”

    她神色大变,猛地将木爽推开。

    身后一股滔天的威压扑面而来,雪长老从天而降,一掌拍向了叶凌月等人。

    “冰封手。”

    雪长老掌心蓝光阵阵,一股森寒的冰息重重地劈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凛眉,一手将雪萱挡在了身前。

    雪长老猛地一抓,将雪萱抢在了手上,就在这电闪雷鸣之间,叶凌月已然化掌为指。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

    小无量指第三指冰封天下已然使出。

    “萤火之光妄想和明月争辉,死去吧。”

    雪长老冷冷一笑,手臂一震,浩然掌里绵绵不断,朝着叶凌月轰去。

    雪长老的修为,岂止数倍于叶凌月,他这一掌落下。

    空气陡然间都被冰冻住般,叶凌月只觉得脏腑震动,脚下更是被逼退了数十步,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好不容易,她才将涌上喉头的那一口鲜血强吞了下去。

    那一边,雪长老一掌逼退了叶凌月后,本欲再下杀手。

    可就在这时,他的掌心传来了一阵酥麻感,刚才击退叶凌月的那只右手,就如麻痹了般,一时竟无法凝聚元力,整只手,就如废了般连抬都抬不起来。

    更可怕的是,雪长老的手,就在方才那一会儿功夫里,一下子缩水了一大圈,皮肤干皱,肌肉都开始萎缩。

    雪长老大骇。

    “你对老夫的手做了什么!”

    “呵~”

    叶凌月嗤笑了一声。

    “你就是雪长老吧,我早就跟你那宝贝女儿说过了,我就算是死,也要找个垫背的。”

    雪长老的修为,远超过她,她之所以貌似都要和他对一掌,就是为了这一指。

    她终于领悟了鬼门十三针中的第五针封脉。

    说起这鬼门十三针,不愧是玉手毒尊的最高绝学。

    叶凌月初学时还很容易,可越到了后头,尤其是领悟了第四针冰封天下之后,她就一直没法子领悟第五针。

    直到她两年前,为了加入孤月海,炼制了封脉丹,她才渐渐领悟了第五针封脉。

    这封脉阵,却是将鬼门十三针的针法化为元力,逼入人的身体,封死人的血脉。

    比起普通的点穴,封脉无疑更加恶毒。

    一旦脉搏被封,血气不顺,那人体很快就会萎靡不振,直至最后变成植物人。

    但由于早前元力不够的缘故,叶凌月只能领悟,却一直没法子实施这一针。

    这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独孤天的一番特殊训练,亦或者是到了危机关头,潜力爆发,叶凌月居然一下子使出了封脉。

    “贱人,本长老先杀了你。”

    雪长老怒极,他怒红着眼,用另一只手抽出了身上的佩刀,刀光一闪,一圈圈刀芒劲浪,卷向了叶凌月。

    “老匹夫,不许伤害洗服儿。”

    就在这时,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

    叶凌月的身前,蹿出了个人来,却是小帝莘执着雄剑九龙吟挡在了叶凌月的面前。

    原来,小帝莘得了秦小川的消息后,急巴巴就来找人。

    哪知恰好就看到了雪长老行凶的一幕。

    小帝莘的眉眼里,涌起了凶戾之色,俊逸的脸上,因为愤怒变得有几分狰狞,握着九龙吟的那只手上,青筋跳动。

    九龙吟里,如淤泥般翻涌出一缕缕的黑色气息,一点点钻入了小帝莘的体内。

    雪长老看到小帝莘时,也是吃了一惊。

    他虽是恨极了叶凌月,可小帝莘却是无涯掌教的爱徒,他是万万不能下杀手的。

    “住手。”

    忽听得一阵雷霆怒喝,响彻云霄。

    小帝莘和雪长老只觉得脑中一阵清明,两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九龙吟上的黑气,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涯掌教从屋子里快步走了出来。

    就在无涯掌教出现的前后,马昭洪明月也到了。

    和他们差不多时辰抵达的,还有钓鱼叟,熊管事一行人。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无涯掌教听到了外头的声响,正欲出门查看,哪知却见了小帝莘和雪长老相互对持着。

    “掌教,这两个杂役偷盗在前,后又挟持了小女雪萱,罪大恶极,我正欲清理门户。”雪长老恶人先告状,当即将叶凌月和木爽在雪峰闹事打伤雪萱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掌教,这件事一定是有所误会。叶凌月和木爽都是我冶炼堂的人,她们俩的人品,我信得过。”

    熊管事一听,大惊失色。

    他也没想到,仅仅是让两人送东西过来,就会惹出那么大的祸事。

    可熊管事没有质问两人,反倒是在无涯掌教面前,担保她们俩一定不会偷东西。

    “熊力,你的意思,是说雪某人说了谎话,还是你觉得,萱儿,马昭还有绯月几人联合起来撒谎,诬陷你们冶炼堂的两个杂役?”

    雪长老一拂衣袖,他的一只手,至今无法聚力,一想起叶凌月对自己下了暗手,雪长老就恨不得一掌劈死她。

    “长老,属下不是这个意思。而是……”熊管事苍白着脸。

    他区区一个外门管事,人言甚微。

    “师傅,她们没有偷东西。”就在熊管事和雪长老各持一词时,小帝莘上前一步,重重说道。

    “小六,这里没你的事。”无涯掌教正头疼着,被小帝莘这么一打岔,他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会没我的事,师傅,您还是不是我师傅?”小帝莘忽然蹦出了一句。

    “当然是。我说你小子,退到一边去。”无涯掌教更头疼了。

    看来以后必须管管小六,不能老让他跟着老四鬼混,看看,这都学坏了。

    “师傅,这事我必须管。她是我洗服儿,您是我师傅,算起来,洗服儿也得管您叫一句师傅。她被人冤枉了,这事,您必须要管。”小帝莘说话跟绕口令似的,听到了最后,无涯掌教和其他众人也都懵了。

    亏了秦小川机灵,忙在无涯掌教耳边一阵耳语。

    无涯掌教陡然明白了过来。

    “你说这小杂役就是小六的那个童养媳‘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