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3章 人神共愤的渣们

    无涯掌教满脸的诧然,看看满脸维护的小帝莘再看看有些尴尬的叶凌月。

    他虽然早就知道,小六和外门的杂役定了亲,可他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无涯掌教以为,那只是小帝莘年幼不懂事一时的眷顾。

    等到他长大后,进入古战场,有机会前往更广阔的天地时,自然会遗忘了那杂役的。

    直到今日小帝莘为了此女甘心犯众怒,更是不惜于辈分和修为都数倍于自己的雪长老为敌,无涯掌教菜意识到严重性。

    此时此刻,无涯掌教不得不正眼多看了叶凌月几眼,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女人,迷得小六神魂颠倒。

    无涯掌教看了眼小帝莘身后的叶凌月,又是一愣。

    只见此女虽穿着破烂,可面容极美,但那些都是其次。

    即便是万夫所指的此刻,她依旧是坦坦荡荡,一双清眸晶莹剔透,没有半分慌乱。

    这样的女子,竟是个杂役?

    同样吃惊的还有木爽马昭等人。

    这个小杂役是掌教弟子的媳妇?

    孤月海和南无山、瑶池仙榭不同,孤月海内的弟子是可以成婚的,甚至宗门内还鼓励有潜质的男女弟子一起双修炼。

    但像是小帝莘这么小年纪,就已经定亲,而且身份差异这么大的,还真是宗门历史上第一个。

    见无涯掌教迟迟不语,雪长老的手臂又越来越麻,他再也按捺不住。

    “掌教,太子犯法都与同庶民同罪。难道掌教要袒护这两个小贱人。更何况,她以下犯上,刚还暗算了本长老,今日,若是不给我们雪峰一个交代,雪某人就算是请动其他几位长老,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说着雪长老就怒气冲冲,命令着门下弟子去请风、花、月长老。

    雪长老也明白,无涯掌教对小帝莘疼爱的很,事情涉及到了小帝莘,他想要处置叶凌月,就必须请出其他几位长老。

    没过多久,其他三位长老也赶了过来,她们看到了雪长老的模样,再看看母鸡护小鸡似乎的小帝莘,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什么时候,外门的杂役气焰竟比我们内门的弟子还要嚣张了。掌教,这事涉及雪峰、月峰的弟子,您还需秉公办理,否则只怕会寒了我们两峰底子的心。“月长老见了爱徒也在场,又听了雪长老的片面之词,心底自然是偏袒自己的弟子。

    加之雪、月两峰关系素来交好,月长老自然更加偏袒雪长老了。

    言下之意,却是已经表明了立场。

    “月长老,眼下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又岂能擅自下定论。“风长老和叶凌月打过交道,又和钓鱼叟关系好,自然是偏袒叶凌月和木爽的。

    四位长老,三位已经表明了态度,剩下来的也就只有花长老了。

    花长老恰好又是负责戒律的戒律长老,是孤月海里出了名的刚正不阿。

    无涯掌教见他一直沉默不语,忙求助似的,看向了花长老。

    “花长老,你怎么看?“

    在场的多双眼睛也唰唰看向花长老。

    尤其是小帝莘,他紧张盯着花长老,在心底默念,老家伙,你敢说我洗妇儿的坏话,我一定要你好看。

    花长老顶着所有人的压力,他沉吟了片刻,终于开了口。

    “掌教,这件事,单听片面之词显然是不对的。雪长老和月长老的弟子,都已经说过了。涉事的另外两人,叶凌月和木爽你们可有话要说?“

    叶凌月也有些意外,花长老不愧是戒律长老,他虽然还没有下定论,可至少态度上还是公正。

    叶凌月看看木爽,见她脸色发白,知道她紧张,这会儿根本说不出话来。

    “花长老,我们是被冤枉的。木爽的耳环,并非是偷的,而是马昭送的。你们若是不信,可以找冶炼堂的任何一个兄弟,马昭送耳环时,我们大伙儿都听到了。至于劫持雪萱,那就得问问我们的雪大小姐,对木爽做了什么。“叶凌月愤恨着,看向了雪萱。

    “她不顾有男人在场,当众脱木爽的衣裙,毁人名节。试问女子的名节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她还想逼着我助纣为虐。若是我不答应,就让我和木爽一样的下场。泥人都有三分脾气,若是换成了在场其他师姐,你们会甘心受辱?“叶凌月一字一句的控诉,让雪萱脸色一点点变白。

    在场的其他女弟子,尤其是无涯掌教手下的几名女弟子,这时候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叶凌月的话听的她们点头不止,换成了她们任何人,遇到了这样的事,都不会放过雪萱。

    小帝莘更恼,要不是叶凌月拉住他的手,只怕他会立刻冲上去和姓雪的父女俩理论。

    “掌教、花长老在场的诸位,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叶凌月说罢,就在雪峰众人,月长老和洪明月的怒视中,退到了一旁。

    “马昭,叶凌月方才说的话,可是真的,那耳环是你送的,还是木爽偷的?“花长老看了眼马昭。

    整个事情,说来说去,起因就在马昭身上,最关键一部分,就是马昭的那对耳环,是送,还是被偷。

    马昭这会儿,还真是骑虎难下。

    他的耳环,的确就是他送出去的,可是眼下让他改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马昭只能是硬着头皮。

    “花长老,您不能听她们胡言乱语。耳环就是被偷的,冶炼堂的人可以作证,当日陪同我一起去冶炼堂的几位师弟也能替我作证。“

    马昭这话一出口,木爽如遭遇雷击,她盯着马昭那张俊美的脸。

    如今看来,那张脸是那么的丑恶让人作呕。

    这个男人的一句话,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你呢,可还有话要说?“马昭的一口咬定,让花长老一时难做判断。

    木爽支支吾吾着,她心中恨极了马昭,努力想要告诉众人,马昭的丑陋面貌。

    可越是紧张,她反倒越说不出话来。

    木爽从未在这么多人面前当面对质过,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