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4章 惊人之举

    见木爽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旁的马昭和洪明月也显得有些紧张。

    两人的神情变化,全都落到了一旁的月长老的眼中。

    和雪长老不同,月长老虽然也很护短,可她的心思可比做事鲁莽的雪长老细腻多了。

    尤其是,她也早就听闻,马昭这个人的风评不大好,看来这件事,十之八九是和叶凌月说的那样了。

    只是,若是事情真的真相大白,那自己的徒儿绯月和马昭就势必要遭受处罚,甚至会影响两人在即将举办的门派大比上的发挥。

    月长老眸间阴沉不定,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木爽身上。

    都怪这个女杂役,若非是她攀龙附凤,勾搭马昭,就不会惹出那么多事情来了。

    不行,她必须先下手为强。

    “木爽,我问你,耳环究竟是你偷的,还是马昭送的?“月长老忽的抢前一步,逼问起木爽来。

    木爽本就紧张,见了月长老咄咄逼人的口吻,吓得膝盖发软,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我没…“木爽想要像叶凌月求助,可就在这时,她看到了月长老眼镜。

    月长老是个长得保养的颇为良好的********,她的一双眼,秋水莹莹,很是美丽。

    而此刻,那双眼中,似乎有什么满溢出来般。

    有个梦幻般的声音,在木爽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说着。

    “耳环是你偷的,快承认了吧。否则,你的同伴要遭受不白之屈。你和你家族,也会没有好下场。你不过是个杂役,贱命一条,又何必拖累其他人。“

    月长老的声音,就如一只手,搅乱了木爽的心。

    她的眼中,出现了各种情绪。

    有恐惧、有迷惑、有屈辱,可慢慢的,她的眼睛变得浑浊,她悠悠说道。

    “都是我的错,那耳环是我偷的,我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冶炼堂,对不起我的家族。“木爽说着,忽然尖叫了一声,狂躁着冲向了前方的柱子冲去。

    “拦住她!“叶凌月意识到不对劲,她猛地推开小帝莘,冲向了木爽。

    可木爽的速度太快,叶凌月即便是拼了全力,也终究是太迟了。

    只听的撕拉一声,木爽那一件火狐袍的衣袖破裂开,她撞在了墙壁上,发出来沉闷的响声,墙上溅起的献血,染红了叶凌月的眼。

    场内一片哗然。

    熊管事大惊失色,忙走上前去查看。

    无涯掌教、花、风长老都是面色凝重,雪长老和雪萱、马昭、洪明月等人转忧为喜。

    月长老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熊管事查看了下木爽的情况,叹了一声,他拍了拍叶凌月的肩膀。

    早在来到无涯峰时,熊管事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这事情牵涉到月峰和雪峰,这两峰的长老,都是锱铢必较的主,叶凌月和木爽得罪了她们,今日能全身而退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少木爽把事情都担到了自己身上,至少叶凌月是保住了。

    “这下子可是真相大白了,这贱人畏罪自杀,可怨不得其他人。“雪长老满脸的幸灾乐祸。

    无涯掌教等人,却是略带不满的看了眼月长老。

    月长老是孤月海中,最擅长催心诀的人,这种功法,能让人神智错乱,为人所控。

    木爽早前还是好好的,可忽然发狂,这个中的原因,其他几位也都心里有数。

    只是事已至此,月长老又是长老之一,犯不着为了个杂役,让月长老下不了台,所以掌教在内的人,都默契的选择了不说话。

    这件事,也就这样了了。

    “咳咳,这件事到此…“无涯掌教刚要说话。

    “她没罪。“一个低低的声音,打断了无涯掌教的话。

    无涯掌教一愣。

    “木爽没有罪,她没有偷耳环。马昭、绯月,还有月长老,你们颠倒是非,尤其是你月长老,你身为孤月海长老,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即便是有罪,也是你们的罪。”叶凌月蹲下来,双手穿过了木爽的腰,小心翼翼的将她扶了起来。

    “木爽,我带你回去。“她轻声说着。

    熊管事眼一酸,走上前去,接过了木爽。

    叶凌月起了身,冷厉的目光,刀刻般剜过了在场每个人的脸。

    马昭和洪明月被她一看,有些心虚地别过头去。

    尤其是马昭,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么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他另一方面,还在内心安慰自己,不过是死了个杂役而已。

    再说了,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谁让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月长老的脸拉长了几分。

    她没想到,一个小杂役,居然能看穿她的伎俩,更让她恼火是,叶凌月居然还敢公然说出来。

    当真是不怕死的贱人,月长老的眼神,如毒蛇般。

    “掌教,你们都听到了。这个叶凌月就是天生反骨,她到这会儿都还不肯承认。我告诉你,那小贱人死了是她的事。你就算是没偷耳环,可是暗算本长老的事,本长老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雪长老说罢,衣袖一震,五指化爪,朝着叶凌月攻去。

    “老匹夫,不许伤我洗妇儿。“小帝莘见自家洗妇儿受了委屈,也是一肚子窝火,见雪长老还要逞凶,他小脸绷紧,手中的剑电掣般扫出。

    “够了。“只见两人又要起争端,无涯掌教一怒之下,发出了一声怒喝。

    小帝莘和雪长老同时往后退了几步。

    月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见无涯掌教一声逼退两人,都是暗暗心悸,暗暗道,看来掌教修为更进一步了。

    “小帝莘,雪长老是长辈,你不得无礼。雪长老,你也是孤月海长老,今日的事,冶炼堂也算是给了你一个交待了。你又何必一直咬住不放。“无涯掌教育虽然对叶凌月方才指证月长老的事有些微词,可是凭良心讲,他也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冶炼堂。

    只是他身为掌教,如今孤月海看似平静,可各峰之间,暗潮汹涌已经是由来已久。

    门派大比在即,他不得不顾全大局。

    “掌教,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姑且放过她一次,只是她必须给我磕头谢罪,本长老才会考虑原谅她。“雪长老傲慢的说道。

    叶凌月一听,眉头一跳,就欲发话。

    哪知一旁的小帝莘听了,小脸一黑。

    “呸,凭你也配。我洗妇儿没错,要赔礼道歉没门,大不了,我代她接你一掌,一人一掌,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