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6章 誓要雪耻

    天赋强是一回事,人聪明又是一回事。

    小帝莘要保护洗妇儿,可以不顾性命,可他也不傻啊,面对雪长老那么强大的对手,在自身实力不够强的前提下,他才不会去送命嘞。

    原来,小帝莘早就有备而来。

    日前,就在无涯掌教询问小帝莘,是否要参加门派大比后,小帝莘就恳请无涯掌教,传授他更加高明的武学。

    但高明的武学,一般都要求修炼多年,肉身达到了成年人的水准。

    无涯掌教权衡一番后,最终决定将孤月海的元神修炼之法,传授给小帝莘。

    他本意,是让小帝莘慢慢修炼,领悟元神之法,他日也许能派的上用场。

    哪里知道,小帝莘领悟力惊人,居然在第二天,就形成了元神。

    这件事,小帝莘甚至还没来得及禀告无涯掌教。

    恰好这时后,秦小川看到了叶凌月来到无涯峰。

    小帝莘得知后,连忙来找叶凌月,就与雪长老正面对上了。

    那时,小帝莘就知道,雪长老绝不会善罢甘休,他心中稍作权衡,就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在木爽等人身上时,悄悄让自己的元神来了个偷龙转凤。

    “所以,你小子根本就是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用元神来忽悠本长老?”

    雪长老这时,才想明白了过来。

    这小鬼,实在是太狡猾了,居然用元神分身。

    小帝莘的元神形成还没多久,若是用来攻击,威力几乎忽略不计,可若是用来当障眼法,却是和本尊一模一样。

    加之那时候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叶凌月等人身上,根本没人会去辨别小帝莘的元神和肉身。

    确切地说,包括无涯掌教在内,压根就没人会想到,一个入门两年的新弟子,居然能够炼出元神来。

    哪怕那元神,如今根本只是虚有其表。

    “雪长老,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六师弟只说了承你一掌,也没说是用元神还是本尊。”秦小川不乐意了,这雪长老还要不要脸,欺负完六师弟后,居然不认账?

    “这分明就是在作弊!”雪长老气得直瞪眼。

    “雪长老,我们倒是觉得,这事小帝莘没错。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机灵的很,毕竟不是任何比试,都要真刀真枪的比才算是比。”

    一旁的风长老和花长老也都看不过去了。

    这话,说白一点,就是夸奖小帝莘实力不够,胜在还有智商来补。

    雪长老被讽得七荤八素,又偏偏不能发作,只能是闷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带着众雪峰的弟子就要走。

    “慢着。”

    可就在这时,忽的听到一声娇叱。

    雪长老脚下一顿,身后众人也是疑惑地转过身来。

    “雪峰上下听着,我叶凌月在此起誓,今日所受冤屈,他朝必定奉还。倘若食言,如同此石。”

    叶凌月素手一挥,虹光闪过,只听得铿的一声巨响,有金石火光闪烁。

    雪长老身前寸许处,一块殿石应声而裂。

    嘶

    只听得一阵倒抽冷气的声响,满众哗然。

    小帝莘的脸上,却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来。

    他暗暗赞道。

    “洗妇儿好样的!”

    他就知道自己的洗妇儿不是那种甘心被男人保护,菟丝子似的女人。

    这次,雪长老是真的惹毛她了。

    “呵,好笑,真是太好笑了。本长老倒是要瞧瞧,你一个小小的杂役,要怎么一雪前耻。”雪长老虽是不认识叶凌月,可她既然是杂役,那必定是通不过门派测试的废物。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敢叫阵雪峰上下,在雪长老看来,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那可未必,数月之后,就是门派大比。洗妇儿只要打败了你们雪峰的人,自然就能一雪前耻了。”

    小帝莘不假思索道。

    “好,那我倒是要看看,她怎么打败我雪峰的人。本长老和雪峰上下,等着你。哈哈哈”

    雪长老大笑着,扬长而去。

    他门下的那些弟子们,也全都是像看笑话似的,看了眼叶凌月,鱼贯而出。

    雪长老一走,月长老和洪明月等人,也后脚离开了。

    洪明月在离开时,多看了叶凌月一眼,眼底满是讥讽之色。

    门派大比,叶凌月参加的话,再好不过,如此一来,她才能一雪前耻。

    大殿里,很快就只剩了无涯峰众人和熊管事、钓鱼叟等人。

    “凌月,你不会是真的想参加门派大比吧?”

    门派大比的事,熊管事也是略有耳闻的,但是他并不赞成冶炼堂的人去参加,甚至还刻意对内隐瞒了这件事,毕竟门派大比的竞争很是残酷,拳脚无言,哪怕是有长老们当评判,每年门派大比上的死伤,历来是很高的。

    叶凌月重重地点了点头。

    若是没有这次的事情,她也许还会留在冶炼堂,一心寻找让小帝莘元神增强之法。

    可是,今日蒙受不白之冤,加之小帝莘意外炼成了元神,这一系列的事,让她不得不改变计划。

    在看到小帝莘义无反顾地挡在她面前时,即使她已经被提醒,那只是小帝莘的元神,她的心还是止不住提到了半空中。

    她在冶炼堂默默无闻地呆了两年,不去招惹他人,可事实证明,你不招惹别人,别人依旧会招惹你。

    人善被人欺,也是时候,让那些看不起她,看不起冶炼堂,看不起外门成百上千的杂役们的那些人们,看一看了。

    她不仅要参加门派大比,她还要获胜,尤其是要让雪峰马昭那帮人也尝尝,被打败的滋味。

    熊管事求助式地看了眼钓鱼叟。

    哪知钓鱼叟却是沉吟了一声,走到了无涯掌教面前。

    “掌教,老夫在外门服役多年,从未开口求过您,这一次,老夫希望,掌教能给外门的杂役们一次机会,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请掌教允许,杂役们像其他正式弟子那样,参加门派大比。”

    钓鱼叟说罢,跪了下来,朝着无涯掌教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

    钓鱼叟明白,这次偷盗事情,已经将杂役们和内外门的矛盾激化到了无可避免的地步。

    而叶凌月和木爽,只不过是导火索而已。

    事已至此,无涯掌教也只能是颔首,允诺了钓鱼叟的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