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17章 在沉默中爆发

    无涯峰上,雪峰众人出了大殿。

    “爹爹,你怎么能放过那个小贱人,女人今天差点就死在她手上了。”

    雪萱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仿佛上面还留着剑锋的寒气。

    雪萱这辈子还没受过那么大的委屈呢,而且对方还是个下贱的杂役。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我的女儿,居然被一个杂役用剑抵着脖子,雪峰的面子都被你丢光了!”

    雪长老这会儿右手还一阵酥麻,使不上劲,他心里也有些不踏实,加上刚才被小帝莘阴了,余怒难消,高声训斥着雪萱。

    雪萱自幼就被捧在手心上,还未被雪长老这么训斥过,登时就红了眼。

    雪峰众人也没见过雪长老这般严厉对待过雪萱,一时之间,都不敢说话了。

    不远处,月长老和洪明月走了过来。

    洪明月恰好听到了雪长老的话,她走上前去。

    “雪长老,这事不好怪雪萱小师妹,她年纪小,又没和人动过手。要怪就得怪那个叫做叶凌月。那女人,我也认识,她没来孤月海之前,就是个阴险狡诈的,喜欢用各种阴损手段,雪萱师妹哪里会是那种人的对手。她的娘是个抢人夫君的下贱女人,自己也学了一手勾搭男人的伎俩。想来无涯掌教的那个小弟子,也是受了她的魅惑。”

    雪萱一听,顿时破涕为笑。

    “是啊,爹爹,女儿当时都吓傻了。那女人,一定会什么邪门功夫,明明就连轮回之力都没有,身法和手法却出奇的古怪。女儿不知怎么的,就受了她的暗算。”

    雪长老听罢,再回想起叶凌月早前诡异的一掌和自己的发麻手臂,不禁也信了几分。

    “说得没错。雪长老,看在你我同为长老那么多年的份上,我还是劝你一句,那个叶凌月背后可是有掌教的宝贝徒弟撑腰的。”月长老在旁“好意”劝道。

    “笑话,月长老,你的意思,是觉得我雪峰的人还会怕一个杂役不成。我告诉你,这一次的门派大比,不仅是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就是无涯峰的人,我也不会看在眼里。”雪长老被这么一激,一股热血就往脑里冲。

    “不错,我们雪峰上下对这次的门派大比都是势在必得。”马昭等人,也齐声附和。

    见雪峰一干人等,个个踌躇满志的模样,月长老但笑不语。

    待到雪峰众人走开后,洪明月不明道。

    “师傅,你为什么要让我挑拨雪峰和无涯峰的矛盾?”

    月长老冷笑了一声。

    “傻徒儿,雪峰和无涯峰斗得越凶,对我们月峰只会越有利。尤其是你,你在月峰一干弟子中,天资最为卓绝为师希望你能趁着雪峰和无涯峰的这次矛盾,在大比上获得更好的成绩。”

    “弟子绝对不会辜负师傅的期望。”

    洪明月垂下眼来,眼底闪过一丝算计之光。

    尽管无涯掌教已经要求各长老和当天涉事的弟子三缄其口,可冶炼堂的人偷窃内门弟子的灵器的事,没过几天就在整个孤月海传播开了。

    而且事情越传越难听,更甚至于一些内外门的马昭的爱慕者们,直接跑到冶炼堂外闹事。

    但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要命的事,连叶凌月当着雪长老的面,发誓要雪峰的人“血债血偿”,自己要参加门派大比的事,也一并被传了出去。

    一夜之间,叶凌月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女杂役,变成了整个孤月海的“名人”。

    只是这个“名”却不是好名声。

    “臭不要脸的倒贴货,也不撒泡尿照照,敢诬陷马昭师兄。”

    “一个杂役,也敢说要参加门派大比,有本事就出来,和我们比划比划。”

    “奶妈子,奶妈子,每天搂着个奶娃娃,靠着奶娃娃上位的奶妈子。”

    “冶炼堂,滚出孤月海。”

    这几日一大早,冶炼堂才开门,就听到了外面一阵叫骂声。

    冶炼堂李,平日热火朝天的场面再也看不到了。

    熊管事坐在了炉鼎旁,抽着水烟。

    其他杂役们也个个垂头丧气着。

    那一天,木爽的尸体被带回来时,得知事情的经过时,大伙儿都红了眼。

    “我受不了了,我要告诉他们,冶炼堂是清白的,是马昭那禽兽害死了木爽,诬陷我们。”

    黄俊猛地一摔手中的锤子,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

    他猩红着眼,作势就要冲出去。

    每天听着那些人,颠倒是非,把莫须有的罪名往冶炼堂的头上扣,黄俊的心底,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烧。

    熊管事手中的水烟斗一砸,还燃着的烟灰落到了地上。

    “给我呆着,事情没消停前,谁也不许出去闹事,否则就是和我熊力过不去。”

    “管事!”黄俊气急。

    “是个男人,就不要逞一时之勇。你现在冲出去又能如何?只会让雪峰那帮人笑话,要洗脱罪名,就要拿出让人信服的证据来,可这会儿木爽已近死了。你们说再多又有何用。”熊管事的声音里,带着丝哽咽。

    冶炼堂就是他的家,这些杂役,也许在雪长老那些人眼中,都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在他眼底,这些十五六岁的少年,都是他的孩子。

    他比任何人都憋屈,可那又能怎样?

    “熊管事,木爽的棺木已经准备好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叶凌月走了进来,她的身旁,还站着钓鱼叟。

    门外的那群人一见了钓鱼叟,不敢闹事,全都溜走了。

    门外,放着木爽的棺木。

    大伙儿将她送出了冶炼堂,安葬木爽的地方,就在银河瀑旁,只因为木爽生前,曾经说过,银河瀑是她见过的最美的瀑布。

    黄俊看到了木爽的棺木时,忍不住痛哭失声了起来。

    他喜欢木爽,却一直没勇气说出口,木爽为人虽然心眼小,好嫉妒,可是黄俊刚来冶炼堂时,是她暗地里帮了他不少忙。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替木爽立了碑后,黄俊在墓碑前跪了很久,直到众人忍不住上前,劝他时,黄俊毅然擦干了泪。

    他走到了叶凌月面前,坚定无比地说道。

    “凌月,我想和你一起参加门派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