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20章 外遇事件

    在紫堂宿看来,所谓的师父,那都是像无涯掌教那样老气横秋的。

    只是,就在紫堂宿准备开口拒绝时,正在磕头的叶凌月一咕噜爬了起来,欢喜地抓住了他的手。

    “好了,从今往后,我也是有师父的人了。师父紫,你只许收我一个徒弟。从今以后,你可要保护徒儿,要是有人欺负我,你要第一个冲出来。平日也不许凶我,骂我。要有什么好东西,也要第一时间记起我这个好徒弟。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你永远是我的师父,我也永远是你的徒弟。”

    叶凌月噼里啪啦地讲了一大堆。

    想起了雪萱雪长老的嘴脸,还有马昭绯月那帮人,她就反胃。

    不就是仗着有爹有师傅撑腰嘛?

    她也有师傅了,而且论美貌,全大陆第一。

    那些什么雪长老、月长老全都滚一边,可惜的是,她的师傅孤僻了点,话也少了点,但至少炼器本领一流。

    一想到这些,叶凌月就觉得倍儿长脸,也丝毫没留意到,紫堂宿被她抓住了手后,浑身一僵。

    紫堂宿愣了愣,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抓住自己的手的那只柔荑上,少女暖暖的体温,让他的心,也跟着暖了起来,荡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和人这般碰触过了。

    上一次,也是她。

    只是这一次,却是叶凌月主动的。

    心跳有些加快,紫堂宿有种想甩开叶凌月的手的冲动,因为每次和她碰触到,他都会很不自在。

    可是他又有些舍不得。

    至于叶凌月说的那些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有最后的那句话,他是她的师父,她是他的徒弟。

    他的……嗯,这个字眼,他很喜欢。

    “好。”

    最终,紫堂宿也只是点了点头。

    却不知,这一个点头,换来的却是永生永世的承诺。

    顿了顿后,紫堂宿皱了皱眉。

    “谁欺负你?”

    “还不就是月峰和雪峰的那两老家伙,仗着自己自己是长老就颠倒是非,栽赃嫁祸。不过师父紫你放心,这次的门派大比上,我一定会找回场子的,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叶凌月比了比的拳头。

    她隐隐有预感,自己的天地之力应该已经到达到了天地劫第三重的瓶颈了。

    若是这两个月能够突破,那门派大比上,她打败雪峰甚至是月峰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不少。

    雪峰和月峰?

    紫堂宿是不知道这两座峰的长老是谁,但是有人欺负叶凌月,光是听到这件事,就让紫堂宿很是不快。

    也许,他呆在独孤天的确太久了些。

    门派大比,好像无涯那老头子说起过,而且还邀请他前往。

    他当时,只说了“无聊”,就把无涯给打发了,嗯,如果徒弟月参加的话,那就不无聊了。

    “师父紫,方才你说道天罡竹生长在天罡殿,是不是只要我进入了三十六天罡殿,就能找到天罡竹。”叶凌月哪里知道,紫堂宿心中在想什么。

    她如愿拜了紫堂宿为师后,心中偷乐着,这意味着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作为紫堂宿唯一的弟子,紫堂宿要是有什么修炼元神之法,早晚都会是要教给她的。

    但前提是,她必须得让紫堂宿信任她,甚至是把式神炼妖鼎交给她来看管,这样她才有机会,和式神炼妖鼎的鼎灵解触。

    既然灰火不够,那只能是找到天罡竹了。

    反正叶凌月如今也已经控制了七十二地煞狱,她早晚也是要杀上天罡殿的。

    只是她一直避忌着自己的实力不够,不敢贸然行动。

    “带上它。”

    紫堂宿指了指三界鹰,三界鹰打了个激灵,虽然不大懂主人和叶凌月在说啥,可三界鹰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它好像被自家主人给卖了?

    “它?”

    三界鹰还能进入天地阵?

    叶凌月转念一想,也对,早前的小乌丫和小吱哟,也是得到了她的许可后,就可以进入天地阵的,想来三界鹰也是如此。

    只不过,在进入天地阵之前,她还得想法子,安抚下小帝莘,毕竟她初闯天罡殿,也不知自己能否一切顺利。

    叶凌月返回了小院后,还未踏进小院,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

    叶凌月不禁莞尔,不用看,她也知道小帝莘回来了。

    小帝莘身上,有凤莘和巫重的影子。

    譬如做饭这件事,凤莘喜欢为叶凌月下厨,虽然每次他都是手忙脚乱的。

    至于巫重,看似冷冰冰的,却有一手好手艺。

    小帝莘算得上是完美结合了两人的优点,在他的个头还不够灶台高的时候,他就懂得自己踩个小板凳做菜了,而且手艺颇好。

    叶凌月摆好了碗筷后没多久,小帝莘就走了出来。

    过去的一个月,小帝莘又长高了不少,叶凌月才发现,他的个头已经到了自己的胸口位置了。

    至于五官,也渐渐消去了婴儿肥,多了几份英挺。

    叶凌月才刚坐下,她的饭碗里就堆起了一座小山。

    小帝莘就像是头喂食的小母鸡似的,一个劲往叶凌月的碗里堆菜。

    “小帝莘,我要和你说说件事,我明日开始,要出远门。”小帝莘长这么大,鲜少和叶凌月分开过,最久的一次,也就是火影貂那次的一天一夜。

    “出远门?洗妇儿,你要去哪里,需要多久?”

    小帝莘一听,愣了愣,吃饭的胃口都没了。

    “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也说不上,不过你放心,我每天都会和你联络的,你忘了你身上还有凤令。”

    叶凌月抚了抚小帝莘的脑袋。

    小帝莘眼光一闪,留意到了叶凌月手上的那一对天镯,他的眸子沉了沉,有些泄气地迸出了一句话。

    “洗妇儿,你是不是有外遇了。”

    “噗。”叶凌月正准备喝汤,小帝莘这么一问,她一口汤喷了出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谁告诉你这些东西的。”叶凌月擦了擦嘴。

    “四师兄说的,四师兄说他会看面相,说洗妇儿你长了张桃花脸。”

    小帝莘也发现了,这阵子洗妇儿每天回来都很迟。

    她手上的手镯,也不是一般的手镯,绝对不是冶炼堂出品。

    他的洗妇儿,真的有外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