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26章 天罡竹之秘

    叶凌月走出了正殿,身后,混元老祖还在和天魁殿主寒暄着。

    断断续续,有说话声从背后传来。

    按照计划,叶凌月失手打破了茶盏,混元老祖就会趁机喝退叶凌月,她就应该去查找天罡竹的下落。

    可叶凌月却乱了计划,她的思绪纷乱的很,如一个被扯乱的线球,怎么也理不清楚。

    她有些出神地望着自己的手背,上面还留着茶水烫红的一块印子。

    她这是怎么了?

    烫伤处不疼,心抽搐般地疼了起来。

    “北境神尊才是真正的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成了神尊,老祖你能成为他的亲信足以证明,老祖也是主神中的佼佼者啊。”

    恭维的话,徐徐传来。

    听天魁殿主的意思,混元老祖是北境神尊的手下,他(她)就是那个要让她魂飞魄散的人。

    她与那北境神尊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对方竟会用那么恶毒的手段残害她。

    叶凌月在心底咆哮着,可是却没人给她答案。

    手不知觉握紧,直至指甲刺入了手心中,叶凌月咬了咬唇,眼中涌动着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猩红色。

    一股前所未有的恨意,如暴风雨般,充斥在她的胸膛内,仇恨,让叶凌月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前所未有的失控时,叶凌月吃了一惊。

    她松开了手,看到了自己的手心里,留下的五个月牙形的指甲痕,她竟会因为寥寥几句话,那么仇恨一个人。

    甚至比洪放,那个害了她母女俩一辈子的男人,还要仇恨的多。

    叶凌月深吸了几口气,强迫着自己挪动脚步,她深知,再多逗留一会儿,听到更多关于那个北境神尊的事,她的情绪就会失控。

    神界,太遥远。

    即便是要报仇,也要等她羽翼丰满之时,总有一日,她要亲自杀上神界,问问那高高在上神尊,为何要至她于死地。

    用鼎息简单治疗了伤势后,叶凌月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在天魁殿里走动了起来。

    天傀殿不大,比起叶凌月曾经去过的北青皇宫和大夏宫都要小一些,格局和一般的皇家园林相比,要简单许多。

    但是这里的一切建筑,都是用最上等的材料修建而成,地砖是崂山的白玉石,墙壁上镶嵌的是等大的鲛珠,就连柱子,也是叶凌月不知道的珍贵矿石打磨而成,更不用说这里栽种的灵花异草,全都是芳香扑鼻,一年四季常开了。

    整个天魁殿大概能在半个时辰逛完,叶凌月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哨卡,只是偶尔会遇到几名巡逻的天罡战士,见她是客人,那些天罡战士也就没有过多的盘问。

    这时,叶凌月拐过了一个弯道。

    眼前顿觉一亮,但见视野所及之处,出现了一片金光熠熠的竹林。

    那竹叶璀璨如晨星,但最让叶凌月为之叹服的,却是一节一节,长势正好的竹子。

    在竹子的竹身上,还跳动着一团团小小的火簇,那就是蕴含着丰富火之灵力的天罡竹。

    竹林的大小,正如早前混元老祖打听到的那样,大概有两亩地左右。

    天罡竹的数量,约莫有一百多颗。

    就在叶凌月打算走近一些看时,忽听到了雷霆般的呵斥声。

    “大胆,这里是天魁殿重地,闲杂人等,不得擅入。”

    话音才落,就见两队天罡战士从南北双向包抄而来,数量竟达百人之多,竟是比叶凌月方才一路走过来遇到的兵士还要多。

    显而易见,天魁殿主在这一带,埋伏了重兵,若非是叶凌月是客人,只怕不消提醒,就已经被这些兵士击杀了。

    “诸位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下是来做客的,一不留神就闯到了这里。”叶凌月边嘴上应付着,心中暗想着。

    看来这天罡竹很重要,难不成,除了做柴禾外,还有其他什么作用?

    师父紫之前,也没说天罡竹有其他作用啊?

    叶凌月这话,若是被天魁殿主听到了,只怕会吐血不止,把天罡竹做柴禾,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败家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了。

    “不行,我得想法子,问出这些天罡竹的真正作用来。”

    叶凌月暗暗盘算着,她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着,怎样才能趁着天魁殿主不在时,打听出天罡竹的用途。

    “看你是客人的份上,立刻离开,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

    那些天罡战士见叶凌月长得娇俏美艳,一双眸子清澈无比,也没料到,她此刻心底正暗怀鬼胎。

    “我这就走,这位侍卫长大哥,我这人记性不大好,来时就是因为迷路才到了这里的,你能不能送我回正殿,我师祖正在那里和天魁殿主议事。”

    叶凌月正欲转身,忽的流露出为难的神色来,她美眸流转,定定地盯着一名侍卫长模样的天罡战士。

    叶凌月本就长得美,再加之她刻意为之,那战士被叶凌月这般“含情脉脉”地望着,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轻了,魂儿都要飞了,二话不说,就单独护送着叶凌月往回走。

    走出了一小段距离后,直到身后看不到其他战士时,叶凌月悄然将早前用卦牛的魂魄炼制的那枚“惑心鼓”来。

    早前她就听鼎灵说,“惑心鼓”能够控人心魂,她早前一直没机会试。

    只见叶凌月轻轻一击惑心鼓,鼓面微微一震。

    叶凌月感觉到,有一股奇异的精神力波动,从鼓励传出。

    正往前走的那名天罡战士,被那股精神力波动锁慑,倏地就顿住了脚。

    他迟疑着,转过了身来,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见状,手中又连击了数声,那鼓声,扣人心弦,竟是直接沉入人的心底。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越来越迷茫,到了最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了起来。

    “听着,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那天罡战士诺了一声。

    叶凌月看了看四周,迅速问道。

    “那天罡竹有何用途,为何天魁殿主会如此重视,还有,天魁殿主和神界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