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32章 意外的客人

    花长老看上去面色凝重,不时询问着那名马脸女武者。

    “挽云,你确定,月市这种地方,有厉害的炼器师?”

    也不怪花长老会那么问,身为戒律长老,花峰的花长老是个极为循规蹈矩的人。

    在他看来,月市管理不严,还时不时有黑市,属于孤月海的异类,混迹在月市里面的,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大哥,我还能骗你不成,你也看到了我的那玉簪了,这么多年了,内门都无人能修复,就连月峰那月沐白都无能为力。可唯独那为小姑娘,给我修复了,而且品质比起以前更胜一筹。我敢打包票,你的难题,她想来也有法子帮你解决。”

    原来,这位和叶凌月打过交道的马脸女武者,竟是花长老的胞妹,她本名花挽云,花峰的第二号实权人物。

    她虽在门派中,握有重权,可性格和其他长老乃至内门的核心弟子不同,花挽云性格不羁,平日混迹在月市里,和那些普通弟子们厮混得不错,也没多少人真正知道她的身份,还以为她只是个内门弟子。

    花长老将信且信,孤月海里厉害的炼器师,他都是知道的。

    他眼下面临的那个难题,恐怕只有独孤天的那位才能帮忙解决。

    可独孤天的那位的性子,乌鸦掌教都捉摸不透更不用说他这么个长老了。

    他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跟着花挽云在月市里走了一圈,可到了平日叶凌月摆摊的老地方,花挽云也没看到叶凌月的身影。

    “怪了,平日都在这里的。怎么今日就不见了人影,难道是太迟了,人已经走了?”

    花挽云四下寻找了一圈,懊恼着。

    她哪里知道,叶凌月因为冶炼堂的缘故,今日没有在老地方摆摊,而是选了一个位置更大的摊位。

    就在这时,有几名弟子从花长老和花挽云身旁走过,看那打扮,却是雪峰的人。

    其中一个人正说着。

    “你看到了没有,冶炼堂的人居然落魄到来月市摆地摊了,真是好笑。我就说了,得罪了我们雪峰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可不是嘛,没东西炼了,居然还说自己能炼什么天罡灵器。那是什么玩意,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

    哪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旁的花长老一听,三步并作两步,抢上前去,抓住了说话之人的衣襟。

    “说清楚,你刚才说谁能炼制天罡灵器?”

    那弟子刚要发作,一看眼前的人乃是戒律堂的花长老,顿时慌了神,结巴了起来。

    “戒律长老,小的小的没做错什么啊。您老是在问天罡灵器?冶炼堂的人在前面摆了个摊位,说是炼制什么天罡灵器。”

    他语无伦次,还未说清楚,就被花长老丢开了。

    花长老连花挽云都顾不上了,快步就往前方走去。

    花挽云也有些意外,什么时候,月市里出了那么厉害的炼器师?

    等到花长老赶到时,不由一愣。

    怎么会是他们?

    花挽云也随后赶了过来。

    “怎么是你?”

    “花长老,花师姐,你们怎么来了。冶炼堂这阵子生意冷清,我只能是带着手下的人,来这里摆个摊,看看能不能有些买卖。”

    一看到花长老和花挽云,熊管事他们还有些受宠若惊。

    尤其是熊管事,素来粗犷的他,在看到花挽云时,脸上竟是罕见地现出了一抹红晕来,惹得叶凌月和黄俊侧目不已。

    按照规矩,月市只有外门弟子才能入内,熊管事身为管事,自然是有资格进入的,但是叶凌月和黄俊等杂役,是没权进入的。

    他还以为,花管事是来训问的。

    “大哥,你们认识?”

    花挽云见兄长的模样,显然是认得叶凌月的,不免也有几分奇怪。

    “她?挽云,你可知她是谁。她就是早前我跟你提过的,掌教新收的弟子的未婚妻。”

    花长老面露不豫,叶凌月将雪峰长老狠狠教训了一通,还扬言在门派大比上,一定要雪峰血债血偿,这件事,在孤月海也算是闹得人尽皆知。

    只是花挽云没有想到,那人就是叶凌月。

    “你就是那个厉害的女杂役?哈哈,做的好,能让雪长老和月长老那对不要脸的难堪,叶凌月,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花挽云显然也和月长老雪长老不对盘。“对了,大哥,她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名厉害的炼器师。”

    “她?”饶是花长老这般平日不苟言笑的,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也是不由目瞪口呆。“简直是胡闹。”

    花长老再看看熊管事。

    “老熊,你们冶炼堂什么时候能炼制天罡灵器了?你在月市摆摊的事我可以不过问,可为了买卖,随意挂出天罡令器的招牌,这可是讹人的把戏,我不得不管。”

    花长老还有些小郁闷,本以为妹妹花挽云真能帮他找到解决办法的人,想不到,那人居然会是叶凌月。

    叶凌月是个连轮回之力都不懂的,花长老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是个厉害的炼器师。

    至于冶炼堂的炼器水平,花长老也是知道的,他们不可能有人能炼制得出天罡灵器来。

    “花长老,我们没有讹人。凌月她可以炼制天罡武器,不信,你看看这把刀。”

    熊管事一听急了,连忙拿出了叶凌月早前炼制的那把弯刀。

    看到了那把弯刀时,花长老脸上的不快很快就被震惊之色代替了。

    他不禁失声说道。

    “叶凌月,这刀是你炼制的?”

    叶凌月点了点头。

    “大哥,这里说话有些不方便,我看我们还是先到冶炼堂再说。”

    花挽云看了看四周,小心提醒着。

    花长老看了眼熊管事,命他几人收拾了东西,一起往了冶炼堂走去。

    到了冶炼堂之后,花长老命令叶凌月重新锻造了一次。

    叶凌月也就没有保留,又重新用天罡锻,炼制成了一把新的灵器。

    在确信叶凌月能够炼制出带有天罡之力的灵器后,花长老终于相信了叶凌月有这个本事。

    他沉吟了下。

    “这事,其实还要从我的一名弟子身上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