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35章 又一个鼎灵(加更求票)

    叶凌月得了中级灵石后,解了燃眉之急。

    她还叮嘱小帝莘,以后有灵石,就不需要送给她了。

    小帝莘为此,还难过了一阵子,直到叶凌月告诉他自己灵石的来源后,小家伙才安了心。

    灵石足,叶凌月心情大好。

    即便是在独孤天扫地攀山壁都不忘哼着小曲儿。

    听得紫堂宿和三界鹰不禁侧目。

    在天地镯的帮助下,叶凌月如今完成这两项“艰巨”的任务,已经是手到擒来,只需要花费一两个时辰,她每天的看火时间,也大大增加了。

    “过来。”

    紫堂宿看了眼叶凌月,嘴角不禁扬了扬。

    “师父紫,你别又是想出了什么整人的新法子,祸害我吧?”

    叶凌月看了眼紫堂宿,一脸的心有余悸。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不在,你得负责鼎。”

    紫堂宿说罢,叶凌月数了数,流露出了震惊之色。

    “师父紫,你又进步了,这次一共说了十六个字哎。”

    见了叶凌月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模样,紫堂宿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一旁的三界鹰见了,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了。

    大事件,主人除了会笑之外,还会发愁了,它跟着主人几百年,见过的表情,都不如这几个月多。

    “师父紫,我只是开玩笑的,你尽管放心得去吧,我现在有了天罡竹,已经可以独立看火点火了。只是你要去什么地方,去多久?”

    叶凌月纳闷的是,自家师父这么少话、面瘫、外加宅的人,居然还有朋友。

    她却不知,就在她询问紫堂宿何时回来时,紫堂宿的心头,划过了一抹异样。

    那是一种,暖暖的感觉。

    他在孤月海,虽然身份尊贵,可素来都是独来独往,与他作伴的,只有三界鹰而已。

    从来没有人,像叶凌月这样,问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那种暖暖的感觉之后,就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紫堂宿竟有些舍不得离开了。

    他深深地看了眼叶凌月,像是要把她的模样,烙在了他的心里。

    “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月。”

    “那么久,那岂不是连门派大比都赶不上了?”

    叶凌月有些失望,她还指望着,紫堂宿能够亲自去观看她比试呢,虽然她也知道,自家师父这样的宅男,不大可能会去人那么多的地方,但想想也无妨不是嘛。

    “对了,师父紫,你那么健忘,一两个月不见,你会不会你徒弟我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叶凌月最担心的还是这点。

    叶凌月越是说话,紫堂宿就越有种难以离开的感觉。

    “走了。”

    为了压抑心中那种过于强烈的不舍感,紫堂宿索性吹了一声长哨,二话不说,落到了三界鹰的背上,一人一鹰,犹如箭矢般,直入长空。

    “哎,师父紫,你走归走,别忘了给你徒弟我带礼物啊。你第一次当师父,我怕你不懂规矩。记住,一定不要忘了啊。”

    叶凌月的声音,还在山涧里回荡着。

    身下,三界鹰翻了个白眼,女人果然是很麻烦的生灵,不过少了那女人的声音,只怕主人跟它都要寂寞了哦。

    紫堂宿沉默不语,半晌,他才说了一句。

    “不会忘。”

    那句话,在高空中,变得模糊不清。

    紫堂宿的手中,多了一幅画轴。

    风一吹画轴,画摊开了,露出了画来。

    那幅画看上去已经很有些年岁了,画纸都已经有些发黄了,画不大,大概也就只有巴掌大小。

    那是幅肖像画,在画上,是一名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小女孩有双很漂亮的新月眸,只是一笑,两眼就眯了起来。

    画的画工看上去并不少,但是画那小女孩,却是栩栩如生,可见作画之人,对画上的小女孩,很是在意。

    在肖像画的右下方,写着几个隽秀的字,仔细一看,却是“夜凌月”。

    ****夜夜对着的,又怎会忘记。

    嗯,他会尽快回去的。

    平生第一次,紫堂宿对于归期,有了种期盼。

    紫堂宿这一走,独孤天里,就只剩下叶凌月一个人了。

    不对,确切地说,还有一棵树永远落叶不尽的紫叶梧桐还有那口式神炼妖鼎。

    平日紫堂宿在的时候,叶凌月一直不敢认真研究那口鼎。

    可如今紫堂宿走了,叶凌月就有肆无恐了起来。

    除了不能打开鼎,叶凌月几乎是用了各种法子,但是无论是用精神力检查也好,还是敲打那口式神炼妖鼎,式神炼妖鼎都没有半点反应。

    叶凌月甚至开始怀疑,鼎灵的预感有没有出错。

    如此又过了十几天,紫堂宿离开也已经有半个月了。

    虽说紫堂宿不在,有些冷清,可叶凌月倒也是落了个清闲。

    看火的任务,比她想象的要轻松许多。

    她每天只用上午引火,余下的空档里,就可以自行离开,第二天再来引火即可。

    这一日,叶凌月像往常一样,先扫落叶,再攀山壁,等到她将一切都完成了后,她就取出了一些天罡竹,引火之后,丢在了式神炼药鼎下。

    事情都完成后,叶凌月正准备返回冶炼堂。

    这时,她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声音很是怪异,听上去像是有人在叫疼。

    可是独孤天里,怎么会有人?

    叶凌月不以为然着,断定了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她转身就走,这时,一个更加清晰的声音飘了过来。

    “嗷嗷,烫死了。”

    这次叶凌月可是听得很分明,实在是那声音大到,她像听不见都难。

    她猛地一回头,盯着声音的来源。

    声音竟然是从那口式神炼妖鼎里传出来的,更怪异的事紧接着又发生了。

    那口早前叶凌月挪都挪不动的式神炼药鼎居颤抖了起来,而且不时做出了类似于人类跳脚般的动作,在原地不停地上蹦下跳了起来。

    从鼎里面,飘出了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骂骂咧咧不止,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女子。

    “你这个蠢丫头,用那么多天罡竹,你是打算烫死我不成!”

    “你……你是煞魂还是……”

    叶凌月目瞪口呆着,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

    “煞你个头,我是鼎灵!你和你身上那个蠢得没变的破鼎灵,不是一直想找我嘛,还不过来,把火弄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