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36章 不能说的秘密

    叶凌月一怔,鼎灵?

    “是它,主人我们要找的就是它,鼎圣大大!”

    乾鼎鼎灵听到了式神鼎的声音后,兴奋不已。

    它早就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一直无法和式神鼎直接沟通。

    再看看式神炼妖鼎惨叫连连的模样,叶凌月忙撤出了几根天罡竹。

    式神炼妖鼎这才停止了叫唤,可嘴里还是碎碎念着。

    “差点没烫死我,我说你是打哪里找来的天罡竹,怎么火之灵这么强。”

    叶凌月纳闷了,她可是照着紫堂宿所说,每日用定量的天罡竹助燃,照理不会有错才对,可她转念一想,明白了过来。

    她的天罡竹可不是天罡殿的那些天罡竹,经过了鸿蒙天栽培的天罡竹,火之灵更加浓郁。

    偏式神鼎是水之灵鼎,天罡竹里的火之灵太足,反倒适得其反。

    早前紫堂宿还在时,用他的精神黑火,倒还能勉强凑合。

    可紫堂宿走了之后,叶凌月的灰火加上天罡竹,当真是干柴遇上烈火,式神鼎一忍再忍实在是忍不住了,今天才显出了形来。

    “抱歉抱歉,式神鼎,我也不知道我的白火加上天罡竹会那么厉害。”

    叶凌月见那式神鼎脾气不大好的样子,忙赔起了不是来。

    “什么白火,你猪啊,居然把混沌火当成了白火,紫紫那么聪明,怎么就收了这么个猪脑袋当徒弟。”

    式神鼎骂骂咧咧着。

    紫紫?

    叶凌月一听,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

    式神鼎口中的紫紫不会是她的师父紫吧,这式神鼎居然管自家面瘫师父叫紫紫,她顿时全身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等等,方才式神鼎说她的精神火种,不是白火!

    “且慢,式神鼎,你说我的火不是最差的白火。”

    叶凌月愕然,她还一直以为,她的灰火就是白火。

    “当然不是,什么白、蓝、红、紫、黑那是最基本的区分火种的笨法子,混沌火是三界之外的火,怎么能用这种那种方法来辨别。哎呀呀,我干嘛要和你这个害人精说那么多,那是秘密!”

    式神鼎显然不大待见叶凌月,没说几句,就不想搭理叶凌月了。

    叶凌月猜测,其实式神鼎早前就是因为不喜欢她,才会一直不搭理她和乾鼎鼎灵。

    “等等,你开口闭口害人精,算是什么意思。还有混沌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若是不说,我继续加天罡竹。”

    叶凌月威胁着。

    “你这女人,真讨厌,和以前一样讨厌,你就是害人精,如果不是你,紫紫怎么会来到这种灵气稀缺的破地方,也就是他那种榆木脑袋,才会一等就等了那么多年。哎呀呀,我又多嘴了,那是秘密。”

    式神鼎的话,让叶凌月听得云里雾里。

    但有一点,叶凌月是大概听了个明白,就是她以前和师父紫以及式神鼎是认识的。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是说,是式神鼎记错了。

    叶凌月满肚子的疑惑,可是式神鼎是铁了心的,不愿意再多说。

    叶凌月于是又丢了几根天罡竹进去,加大了火力。

    “烫烫烫,你这害人精,想烫死我是吧,好好的不让人睡觉。就算是把我屁股上烧了个洞,我也不会告诉你的,都说了,那些是秘密。”

    式神鼎气得鼎身上,直冒青烟。

    叶凌月不禁莞尔,看式神鼎这般爱吵闹的性子,它平日里,是怎么和师父紫相处的,可再一想,没准师父根本就不知道式神鼎的存在。

    毕竟式神鼎的性子,和师父紫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式神鼎,你不想说,我就不问,我有另外一件事,需要问你。你放心,这件事和师父紫没关系。”

    “我干嘛要回答你的问题,都说了我讨厌你。你乐意帮你讨厌的人?”式神鼎不乐意道。

    “让我猜猜,师父紫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对吧?否则这么久以来,师父紫不会不告诉我。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把你的存在,告诉师父紫,以他的性格,一定不喜欢身旁有个那么爱吵闹的鼎灵。”

    叶凌月索性就赌一把。

    “不要!千万不能告诉紫紫我的存在。哎哎,你这害人精真讨厌,问吧,但是我不能保证我知道答案,如果我回答不上来,你也不准去打小报告。”

    式神鼎慌了。

    紫堂宿的性子很怪异,说难听点,那就是个自闭儿。

    当初刚到孤独天时,这一片山涧其实还是有很多其他灵兽的,全都被紫堂宿丢了出去,就连当时的孤月海的掌教送过来的服侍紫堂宿的童子,也不例外,只留了一头自小和紫堂宿为伴的三界鹰。

    至于式神鼎,紫堂宿还真不不知道,里面还有鼎灵,否则紫堂宿真的会把鼎也一并丢出去了。

    为了不让紫堂宿发现,式神鼎灵平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的,小部分时间,也只敢远距离偷窥紫堂宿。

    叶凌月可算是发现式神鼎灵的第一人。

    这也是为什么,早前紫堂宿在时,叶凌月一直没法子和式神鼎沟通的缘故。

    这么多年来,能在紫堂宿耳边叽里呱啦说一大堆,没有被当垃圾丢出去的,独一无二,也就一个叶凌月了。

    式神鼎可不愿意冒这个险。

    原来师父紫真的连自己的鼎有鼎灵了都不知道,还真是迟钝的紧啊。

    叶凌月在心底,又默默地给自己师父多了一个迟钝紫的绰号。

    “放心,你既然能从一个鼎灵,进阶成鼎圣,你一定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想问的,是修炼元神之法。我有一个朋友……他因为某些缘故,元神四分五裂,如今在他的体内,只有一小部分的元神,他为此,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叶凌月问完之后,就屏息闭气,等待着式神鼎的答案。

    她来孤月海的初衷,就是为了找到让小帝莘迅速恢复元神的法子。

    式神鼎的回答,非常之关键。

    “你那朋友,是妖?”

    哪知式神鼎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警惕地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不错,他是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