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38章 小帝莘的“异样”

    由于发现了式神炼妖鼎,叶凌月这一天,离开独孤天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几分钟。

    她原本打算直接回外门,临时想了起来,她答应了花长老,今日会送几件炼制好的天罡灵器让他过目。

    早前一忙,她险些给忘了。

    叶凌月想了想,决定今日就不用传送阵,从独孤天通行内门,绕道花峰。

    反正她和花峰建立了合作关系后,花长老送了面令牌给她,她已经有权利在内门通行了。

    叶凌月于是离开了独孤天,脚踩雌剑九龙吟。

    凌空飞行,内门的秀丽山景,一览全无。

    就是这时,叶凌月脚下的雌剑九龙吟不同寻常的颤了颤。

    “嗯?这种感觉?”

    叶凌月正诧异着,忽的,她看到了前方,有个熟悉的人影。

    “小帝莘?”

    夕阳余晖之下,小帝莘正踩着雄剑九龙吟,朝着某座不知名的山峰飞去。

    叶凌月到了孤月海,也有两年时间了,对过孤月海也算是很熟悉了。

    孤月海的内门很大,除了最主要的五座主峰以外,还有数十座不知名的山。

    这些山大部分环境清幽,还圈养着一些灵兽,但是由于灵气比起五大主峰来,稀薄很多,所以平日,都是由一些内门的非核心弟子居住。

    一般的弟子,都是可以自由进出的。

    但是像小帝莘这样的核心弟子,基本是不会踏足那一带的,尤其是这阵子,门派大比又要开始了,愈发不会有人,把时间浪费在闲逛这种荒山上。

    “那不是回小院的方向。小家伙独自一人,是要去干什么?”

    叶凌月纳闷着,她这才想起来,这个时辰,本该是小帝莘回去的时间。

    看小帝莘的样子,神神秘秘的。

    说起来,叶凌月意识到,这阵子小帝莘回来的时间,似乎迟了不少,而且每天睡觉时,也有些不对头,平日都事八爪鱼似的,抱着她不放,可这几日,每天都躲得远远的,缩在角落里。

    叶凌月想了想,决定先不惊动小帝莘,她摸出了一颗隐形丹,服用之后,就跟在了小帝莘身后。

    只见小帝莘飞过了几座山峦,最终落在了一座很偏僻的山间。

    这座山里,灵兽都很稀少,可以称得上是一座荒山。

    为了避免被小帝莘发现,叶凌月不敢跟得太紧。

    等到小帝莘落下之后没多久,她才沿着山路往上走。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前方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平地,周遭景色优美,红枫遍植。

    可是却没有看到小帝莘的影子。

    叶凌月正纳闷着,忽的她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再仔细一看,发现平地的尽头,有一个很隐蔽的山洞。

    山洞口,生长着茂密的树藤,若是不细看,根本就看不清那里还有个山洞。

    声音就是从山洞里传出来的。

    难道小帝莘就在里面?

    叶凌月困惑着,又往前走了几步。

    可等到她走到了洞口,里面的声音更响了,叶凌月仔细一听,脸上顿时如火烧云般,燃了起来。

    她虽是云英未嫁,可如今也已经十六岁了,这个年龄,在青洲大陆的其他地方,早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年龄了。

    山洞里的声音,分明是有男女在做那种事的声音。

    叶凌月正要退开,可猛地想起,小帝莘不见了。

    难不成,山洞里的会是小帝莘?

    恍若晴天一个霹雳,叶凌月的脸色青红相间。

    不可能,小帝莘还那么小,而且……可是若是他不是进了山洞,那这会儿人在哪里?

    叶凌月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想起了以前木爽在冶炼堂时的情形,木爽一直说,小帝莘年纪小,才会一直追着她这个“老未婚妻”跑,等到他长大之后,一定会不要她。

    毕竟孤月海里,各种美貌有天赋的女弟子,数不胜数。

    再加上,小帝莘的前身凤莘也是很得女子欢心的。

    叶凌月只觉得心中骤然一疼,她咬了咬牙,原本打算挪开的脚步,一点点往山洞方向靠近。

    她必须确认清楚,山洞里的,究竟是不是小帝莘。

    山洞里的男女,显然不知道,在这种荒山野地,还会有人。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叶凌月隔着藤条,迅速看了一眼。

    山洞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叶凌月一眼看过去,只看到了两具白花花的身子。

    就在叶凌月准备咬牙看清楚,那两人究竟是谁时,她的眼睛倏的备一双手给拦住了,随即身子往后一倾,被猛地拉到了一旁。

    叶凌月大惊,耳边一热,却是有人将唇压在了她的耳上。

    犹如有羽毛在轻轻擦过,叶凌月颤栗了一下,正欲说话。

    “洗妇儿,这种事不能看的,看多了会长针眼。”

    听到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叶凌月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被小帝莘自身后抱住了。

    她半蹲着,小帝莘却是站着,他用一只手蒙住了叶凌月的眼,另一只手,搂着叶凌月的腰。

    贴着薄薄的衣裳,叶凌月能清晰地感觉到小帝莘的是心跳声。

    小帝莘说罢,生怕惊动了山洞里的人,拉着叶凌月躲到了一旁的隐蔽处

    确定了里面的那对男女不会听到他们的声音后,两人才松了口气。

    叶凌月这才发现,小家伙这些日子又长高了些,竟已经到了她的下巴位置了,他的手,也不再像是小时候那样,软乎乎的,而是开始指节分明,变得修长有力了起来。

    “小帝莘,你早就知道我跟在你身旁?”叶凌月急忙吃了解药,露出了身形来。

    “那是,洗妇儿,你忘记了,你的九龙吟和我的九龙吟是一对,你靠近时,我的九龙吟就已经有反映了。”

    小帝莘嘿嘿笑了两声,在叶凌月的九龙吟有异动时,小帝莘就发现了自家洗妇儿跟在身后。

    只不过,他那时候急着去追踪那对狗男女,所以嘴上不好说破,索性就让叶凌月跟在了身后。

    叶凌月顿时无语,也怪她一时大意了,怎么就忘记了这一茬。

    “人小鬼大,好的不学学坏的,居然偷听……偷听这种事。”

    即便是隔了一段距离,山洞里的动静,还是时不时飘了过来,弄得叶凌月很是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