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048章 五百年的心痛

    数日之后,因为冒牌事件,被天魁殿主暴打了一顿的北境神使终于养好了伤。

    他一养好伤就迫不及待传召了天魁殿主,质问他关于那一百颗天罡竹和混元老祖的下落。

    “北境神使大人,早前是卑职疏忽了,才会让混元老祖和地煞狱的人有机可乘。你尽管放心,我已经将派兵踏平了地煞狱,还杀了混元老祖那叛徒,那一百颗天罡竹,也都已经准备就绪。神使大人随时都可以回北境复命。”

    天魁殿主满脸的歉意,除了天罡竹之外,天魁殿主还准备了数目丰富的灵石,送给北境神使。

    神使见了灵石,脸色才好看了些。

    “哼,既然人已经杀了,东西也找回来了,本神使也不是小气之人,这件事,可以姑且不论。但你鱼目混珠,险些铸成大错的事,我还是会据实禀告给神尊大人的。记住,天罡竹和天罡殿的事,绝不允许有任何第三方势力知道,否则,秘密泄露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那神使得了灵石和天罡竹之后,很满意地离开了天罡殿。

    事情就这样暂时被压了下来,那神使根本没有发现,天魁殿主和天罡战士们的额头,多了一个信徒烙印。

    北境神使,匆匆赶回了北境。

    神座之上,奚九夜面露不悦。

    “神使,你好大的胆子,你明知本尊急需天罡竹,你却耽误了一月有余!”

    这些年来,奚九夜一直在苦心寻找,暗杀自己的杀父仇人八荒神尊夜北溟的法子。

    奚九夜的实力,即便是在神界神尊之中,也是当仁不让,可唯独面对八荒神尊夜北溟时,尤其是对方强横无比的麒麟神体束手无策。

    为了击杀夜北溟,奚九夜处心积虑,终于在爱妃兰儿的帮助下,打听到,只要找到一名修为高深的方仙,在用千年天罡竹就能炼制出打破夜北溟麒麟神体的戮神箭。

    虽得了这个法子,可神界之内,能有如此炼器水准的方仙却是可遇不可求。

    奚九夜寻找了数百年,在几月前,终于找到了一名在外云游的方仙。

    奚九夜用了重金,也终于说动了对方,帮他看看天罡竹是否能炼箭,奚九夜好不容易,把人请到了北境,哪知道在天罡竹上却出了篓子。

    神使迟迟不归,那方仙等了几日,不见天罡竹,脾气一上来,甩袖子走人了,更扬言以后再也不会和奚九夜这种言而无信的人合作。

    奚九夜错失良机,自然是一肚子的怨气。

    奚九夜震怒,周身的神威就如滚滚怒浪,袭向了神使。

    神使只觉得犹如胸口遭了重击,闷哼了一声,得膝盖一软,已经跪倒在地。

    “神尊大人饶命,小的不敢,这事说来话长。”

    神使顿时投入捣蒜,将事情的来由经过,说了一遍。

    “都怪那叛徒混元老祖,他投奔了地煞狱后,骗取了天罡竹。天魁殿主事后追查,这才找回了天罡竹。”

    神使才刚说完,脖子猛的一紧,抬头一看,顿时吓得肝胆欲裂。

    奚九夜高大是身影,已然站在了他的身前。

    有力的手扼住了他的咽喉,就如老鹰抓小鸡般,他眸里闪动着的怒火,已经被一种更加强烈情绪所代替。

    那神情,似是紧张,又似在期盼。

    “你说的叛徒是谁,混元老祖?他人在哪里,本尊要见他。”

    奚九夜手下的主神,人数不下上千,他能记得住的名字的,委实不多,就连眼前这名神使都不例外。

    可混元老祖的名字,他却有点印象,只因为奚九夜记得,早前他打发去九洲未免的打听“那个人”的下落的,正是混元老祖。

    混元老祖一去杳无音讯,奚九夜还曾命人去找他,但都犹如石沉大海,乜有半点消息。

    “是他,可是神尊,混元老祖已经被天魁殿主给杀了,听说连尸体都挫骨扬灰,丢入地煞狱了。”神使被奚九夜的这副模样吓到了。

    北境的这一位,年幼时遭遇过家族变故,年少时又在成名于沙场,如今又因为娶了神帝的私生女为妃的缘故,在神界颇有威名。

    见过了各种风雨的北境神尊,素来不喜将个人情绪过于外露,可今日又是怎么了?

    神使诧异而又敬畏的目光,让奚九夜回过了神来。

    人已经死了?

    奚九夜说不出是什么心情,他手一松,将那名神使丢到了一旁。

    “把天罡竹留下,滚。”

    一声冷喝,那名神使如释重负,连滚带爬就退了下去。

    走到了门外时,恰好遇上了神妃兰楚楚。

    “九夜哥哥,什么事惹得你发那么大的脾气。”兰楚楚妆容秀美,长发如云,用了一根明月簪挽着,淡黄色的罗裙衬得她整个人更加清丽动人。

    奚九夜见了她,露出了丝笑来,将她轻揽入怀。

    “兰儿,你怎么来了,既是说身子不舒服,那就好好养着,天罡竹的事,我会解决。”

    “九夜哥哥,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兰楚楚红着脸,微微低下了头来,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比胭脂还要红的红晕。“我有了你的骨肉,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兰楚楚说罢,奚九夜嘴角的笑微微一滞,揽着兰楚楚的手,手指不觉收紧了几分。

    “有了?你不是一直有服用避子丹,怎么会有了?”

    奚九夜的话,让兰楚楚有些不满了,她一把推开了他的手。

    “九夜哥哥,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你可知,我和你成婚五百年来,一直未曾有子嗣,神界里早有谣言,说我是个不能下蛋的母鸡。你……你是不是一直还放不下夜凌月,否则你怎么会在那次我流产之后,一直不愿意让我再怀孩子。

    说着,她红起了眼眶,嘤咛了起来。

    听到了那三个字时,奚九夜的心中,某一处,钝钝地疼了起来,一种犹如火燎般的痛楚,瞬间席卷他的全身。

    可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漠的模样。

    “兰儿,你胡说些什么。我之所以不要孩子,原因早已经与你说过了。我身怀血海深仇,大仇一日不报,我就一日不该有子嗣。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没有爹爹。等到我杀了夜北溟夫妇,替我爹和奚族报了仇,我们就可以,养育属于我们的孩子了。”